《最高权力》
第128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康斌说:“那你说什么也赶不到了,我今天老早就从家里出来了,还以为你早不声不响地走了呢,结果一打电话,才知道你还在医院,就直接赶过来了。”
  “怪我,我只跟老顾说上午回亢州,没有跟他说几点回去。睡得死了。”
  彭长宜简单地洗了两把脸后,说道:“赶紧走,下来有什么事我们再联系。”他说着就开始换上自己的衣服。

  康斌说:“别急了,头中午能到就行了,锦安的领导中午肯定要在亢州就餐,所以,你晚会也没关系的。”
  “那还行!”彭长宜说道。
  康斌笑了,说:“不行也得行了,你一个多小时是赶不回去的。”
  老顾从外面进来,说道:“别回单位了,东西我昨晚都收拾好了,我们直接走。”
  这时,康斌接了个电话,他说了几句话后说道:“彭书记,看来你的确要耽搁了,赵丰来电话,市委大院来了好多老百姓,要给你送行,你怎么也要回去跟大家见个面再走。”
  “什么,他们怎么知道的?”彭长宜奇怪地说道。
  康斌摇摇头,说道:“你回亢州的事,昨天下午就都传开了,老百姓知道了很正常。”
  是啊,如今人事变动的消息是传得最快的消息。彭长宜看了看表,说道:“恐怕来不及了。”

  康斌说:“那也要见个面再走,别伤了大家的感情。”
  彭长宜想了想,就点点头,说道:“好吧。”
  等彭长宜坐着康斌的车,回到市委大院的时候,就看见许多人聚集在院子里,有的人手里举着纸,上面是用圆珠笔描写着“彭书记,不能走!彭书记,三源离不开您!”的字样。
  彭长宜回头跟康斌说:“老康,有点过了,这不好。”
  康斌说:“天地良心,这件事我真的不知道,三源的百姓对彭书记是有感情的,这种事,用不着谁发动。”

  的确是老百姓自发来送彭长宜的,他们听说后,就一传十,十传百,都想来送送他们的好书记。
  人们仨一群俩一伙的,陆续赶来,人越聚越多。刘建业和赵丰在跟老百姓说着什么,几个保安有些不安地站在大门口维持着秩序。
  不知谁眼见,立刻说道:“彭书记来了,彭书记来了。”
  立刻,人群骚动起来,向彭长宜涌来。
  彭长宜从政这么多年,还真没见过这阵仗,一时竟有些不知所措,他只从课本上,见过万人送焦裕禄的,但那是去世的县委书记,他还活着呢?看来,还是山区人民朴实,你对他们有一点的好,他们都记住了。
  这时,就听那个到锦安去告状的九道梁的高老汉,说道:“彭书记啊,听说你要调走,乡亲们一大早就赶过来了,想最后见你一面。”
  彭长宜握着他的说说:“谢谢大爷,乡亲们,这份情谊太重了,长宜担不起啊!劝大家回去吧。”
  高老汉说:“彭书记,我听说后一夜都没睡着觉,是不是我上次给您惹事了,要不为什么上级这么快就把您调走了?”
  “老高,调走彭书记是工作需要,别瞎说。”九道梁所在的乡镇丨党丨委书记梁青河也在人群里。
  这时,又过来许多人跟彭长宜握手,一位拄着拐的老人说道:“彭书记啊,要不是是你,我儿子的冤情还没地方去申呢?可能到现在连医药费都要不回来——”
  他的儿子还有几个人被葛二黑克扣工钱,还遭暴打,那个时候彭长宜还是县长,是他既唱黑脸又唱白脸地把这个问题解决了。

  这时,门口有好几辆车驶来,停在了外面,几个矿老板们下了车,走了进来,彭长宜看了看康斌,说道:“老康,闹大发了,快拦住大家。”
  康斌犹豫着,因为老板们已经进来了。
  其中一个老板握着他的手说道:“彭书记,听说你要走,我们来给你送行了,希望你有时间常回来看看我们,感谢你对我们工作的支持。”
  彭长宜刚想说什么,就见云中小学的老校长也来了,还有小窦,领着几名学生也来了,其中就有刘工头的儿子。彭长宜冲小窦皱起了眉头,意思是她不该来凑热闹。
  小窦冲着他调皮地笑了,她身边的两个学生就挤到彭长宜前面,高高把手举过头顶,向彭长宜行了一个少先队员礼,刘工头的儿子捧着红领巾,红着脸,憋了半天才说,说道:“这是我们云中小学全体少先队员送给您的礼物。”说着,就将红领巾高高举起,递到了他的手里,转身就想跑。
  旁边有人一下在拉住了他,说道:“给彭书记戴上啊。”
  彭长宜赶紧拱手说道:“不用了,不用了,谢谢同学们,这条红领巾我一定好好珍藏。”
  外面,还在有人进来,彭长宜低声跟康斌说了什么,就见康斌说道:“乡亲们,彭书记是奉上级指示,调到别处工作,他上午就要去新单位报道,他还要赶路,我们不能误了他的大事。我们现在请彭书记给大家讲几句话。”
  “好——”大家鼓起了掌。
  彭长宜有些激动,他站在台阶上,稳稳心神,站好,恭恭敬敬地冲大家鞠了一躬,他说:“乡亲们,今天这个场合我真的没想到,也没有经历过,像是在拍电影……”

  “哈哈。”听到他这么说,大家都笑了。
  彭长宜继续说:“我很激动,拍拍胸脯想想,我彭长宜没有为你们做什么啊——你们这份情谊太重了,长宜担不起啊!请大家回去吧。”
  “彭书记,舍不得你啊——”下面有人说道。
  这句话,立刻得到了大家的呼应,“彭书记,别走了。”、彭书记,我们舍不得你啊——”

  “彭书记,能不能跟上面说说,别调你走了,你走了,我们以后怎么办?”人群里的高老汉说道。
  彭长宜说:“请大家放心,我走了,谁来当这个书记也会接着干的,相信上级会为我们三源选一个思想合格、政治过硬,真心为民的好书记的,他会比我干的更好,也会更加真心实意地对大家的,大家放心吧——”
  这时,康斌手里的电话响了,他走出人群,捂着嘴,刚“喂”了一声,就听翟炳德在里面大声嚷道:“康斌,彭长宜哪儿去了?”
  康斌一下子就愣住了,不知如何回答,半天才支支吾吾地说道:“他走了。”
  “走什么走!省委调查组在亢州等他,锦安去的领导也在等他,他什么时候走的?我打电话他怎么不接!”
  康斌看了看彭长宜,就捂着嘴说道:“翟书记,是这样,他本来想早起走着,可是他昨天病了,发了一夜的高烧,天快亮才睡着,本来起得就有些晚了,结果三源的老百姓还有那些矿老板们听说他要调走,一大早就赶到市委,给他送行,跟他告别,结果他又耽误了半天,现在,刚上路不大一会儿。”
  “搞什么搞,纯粹是作秀!你想法让他跟我联系。”翟炳德说完,就气愤地挂了电话。
  康斌一愣,赶紧走到彭长宜跟前,跟他耳语了几句,然后跟大家说道:“乡亲们,散了吧,刚才锦安市委翟书记给我打电话,说省里和市里的领导都在亢州等彭书记,让他走吧,以后,彭书记还会回来看大家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