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8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静的眼泪不知为什么,顷刻间就流了出来,她说:“你想我着吗?”
  彭长宜笑了,说道:“呵呵,当然了。”
  “真的假的?”小丫头不放心的问道。
  彭长宜拉过她的手,放在自己胸口位置上,说道:“真的,不信,你问它。”
  陈静点点头,果真就把手放在了他宽阔的胸脯,抚摸着说道:“我刚才听说你要调走,是吗?”
  彭长宜闭上了眼睛,点点头。
  “可是,我以后要是想你了怎么办?”陈静的眼泪浸湿了彭长宜的衣服。
  “给我打电话。”
  陈静点点头,又说道:“我打电话你要是不接呢?”
  “我要是不接就是正在忙。”

  “你要是故意不接呢?”
  “那我就是故意在忙。”
  “呵呵。”小丫头被他逗乐了。又说道:“那你还从来都没有告诉过你的电话号码呢?”
  “好,你记下,1390……”

  “等等,我要用笔记下。”陈静说着,就去找笔。
  彭长宜说:“不用,用心记下。”于是,就将自己的私人电话号码告诉了她,又说道:“有事就给我打电话,这是我的私人号码,只有最亲最近的人才知道,三源知道的人不超过三个,不要把号码告诉别人。”
  小姑娘的点点头。
  “记住了吗?”
  “记住了。”说着,就给他复述了一遍电话号码。
  彭长宜笑了,伸出大手,摸着她的小脸说道:“你真聪明。”
  陈静一下握过他的大手,贴在自己的脸上,说道:“舍不得你走。”

  彭长宜知道小丫头对自己有意思了,就说道:“想我就打电话,想我就看书,除去医学书你看,其它的书也看,开卷有益,你还年轻,多学点东西没有坏处。”
  “嗯,你上次说的话去记住了,我下来就复习功课,争取考上医学院。”小姑娘乖巧地说道。
  彭长宜说道:“学习的途径有好多种,你们也可以上进修班吧,你们医疗口肯定都有定向培训的,你以后可以跟院长要求,当然,考上医学院是最好的,我怕你费劲。”
  “进修和培训的事我怕轮不上我,再说我是护士,不是医生。”
  “护士必须要懂医的,不然你只能做保姆,做不了护士。”彭长宜强调说。
  “呵呵,你怎么什么都懂?”
  彭长宜没有回答她这个幼稚的问题,说道:“如果你去进修,可以去找陈奎,让他跟院长说,不信他不答应。一般情况下,单位对好学上进的职工是鼓励和支持的。还是那句话,遇到困难,就给我打电话,在我面前,没有任何困难。”

  彭长宜忽然感觉自己说的话怎么这么熟悉啊,他记得,多年以前,他曾经不止一次地跟另一个女孩子说过同样类似的话……
  想到这里,彭长宜有些伤感,他扭过头,想去看看外面的天空,但却被窗帘遮住了……
  见他突然不说话了,陈静问道:“怎么了?”
  彭长宜说:“没怎么。”

  “那怎么突然不高兴了?”小姑娘露着两排整齐的牙齿,笑着看着他。
  彭长宜也看着她,一双漆黑的眸子如水般清澈,一张小嘴似花瓣般娇艳,他一冲动,就挺起上身,亲了一下她的小嘴,说道:“没有不高兴。”
  小丫头对彭长宜这个举动稍微怔了怔,当然不清楚这个男人的内心活动,摸了一下被他亲过的地方,又问道:“县委书记也有不开心的时候吗?”
  彭长宜笑了,头,重新躺在枕头上,说道:“县委书记不开心的时候多,开心的时候少。”
  她天真地问道:“那干嘛还有那么多人想当县委书记?”
  “哈哈,那是他们都想过不开心的日子,想不开呗。”
  “我不信,你在糊弄我。”小丫头撅着嘴说道。

  彭长宜笑了,说道:“想当书记的人,他们都过分放大了权力的作用,放大了当书记开心的程度,所以,他们从想当书记,我这样回答你满意吗?”
  陈静点点头,问道:”那你呐?”
  彭长宜想了想,说道:“我呀,是把开心的和不开心的事同时都放大了好几千倍。”
  小丫头笑了,说道:“有些费解。”
  “你还小,等你长大就懂了。”彭长宜伸手捏了一下她的脸蛋。
  小丫头说道:“我不小了,我的同学都有结婚生孩子的了。”
  彭长宜笑笑,不想跟她讨论这个幼稚的问题,就看了看窗帘,说道:“去,把窗帘拉开,让我看看外面。”
  小姑娘就走到窗户旁,拉开窗帘,说道:“看吧,现在是后半夜。”
  彭长宜就看到了外面黑漆漆的天空,愣了一会神,说道:“拉上吧。”
  小姑娘就拉上了,重新坐回他的床边,握起他的大手,说道:“为什么要看外面的黑天?”

  彭长宜叹了一口气,没有回答,也许,天亮后,自己就该离开三源了,也许,刚才他想到了不该想的人……他闭上眼睛,甩了一下头,。想到这里,说道:“你顾大叔什么时候走的?”
  “给你扎上针他就走了,让我好好照顾你,不让我离开。”
  彭长宜说:“你去睡觉去吧,我没事了。”
  “病房里有病人,我们是不允许睡觉的。”
  “那你去忙,我要想点事。”彭长宜没有心情跟她调情,他现在再次被放到了风口浪尖上,他没有时间和心情浪漫。

  小姑娘看着她?,有些失望地点点头,说道:“好吧。”说着,就三步一回头地走了出去,轻轻给他关上了房门。
  彭长宜支走了陈静,他要高度集中自己的精神,来思考亢州的工作该从何入手,但是,无论他怎样强迫自己,就是进入不了角色,眼前总是出现部长那苍颜白发、龙钟潦倒、形容枯槁的样子,就像刀刻般地印在自己的脑海,挥之不去。
  显然,他身上的伤是有特殊意味的,他的双腿也是有问题的,这些伤,肯定是外力造成的。彭长宜知道,对付犯人,让他们开口认罪,这些人有的是招术……只是可怜了部长,堂堂的王家栋,何时受过这样的冤屈?他又是怎样低下他那高傲的头颅?他又是怎样忍受那些非人的折磨?
  想到这里,彭长宜就是一阵揪心的疼痛,他跟部长的感情,早已经形同父子了……
  想起白天给樊文良打的电话,他依然是那样不慌不忙,依然是那句“我在想办法”,彭长宜不知道,他的办法能想到什么时候?部长的健康令他深深地担忧了……
  这时,他想起了一个人,这个人在牛关屯出事后,彭长宜给他打过电话,但是他带领他的特训基地的学员去外地集训去了,他声称不知道牛关屯的事。
  彭长宜掏出电话,心说,牛关屯的事你可以不知道,但是眼下这事你必须知道,必须要管。电话接通后,彭长宜叫了一声:“老兄,没打扰您老人家的好梦吧。”

  武荣培笑了,说道:“已经打扰了,还故作谦意,这种事也就是你彭打书记做得出来,你不看看,现在是几点?”
  “我不看,给你老兄打电话,我从来不挑时辰。老兄啊,有件事要求你了,除去你,没人能帮到你老弟,你也是别无选择了。”彭长宜赖赖地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