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058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醒来之后,虽说精神清爽,但身子总是有些疲累的,浑身乏力也就不想起床。进跟进在京城里的主要活动也都差不多完成,什么时候回省里去,此时也不知道。离开南方市后,感觉到一下子松闲下来,多少有些空落落的,只是在京城里也一直忙着,至少心里在寻思着昌水县的钒矿和什么时候到进跟进家里去一趟。
  此时躺在酒店的床上,也不会为昨晚的疯狂而兴奋,更不会为与何太太有一夜的那个在她那边就产生什么想法。过去了也就过去了,此时,想到沈贽的忠告与警示,才感觉到当真是好意。与何太太之间,只要稍微没有控制住自己**,就会产生种种从她身上谋取各种对自己有利的资源吧。而这种情形一旦出现,何太太也就会感觉到她自己的危险,在外面疯却是不行让自己陷入危险之境的,必然会有一些必要的防范措施把,自己自然是无法自保的。

  就算蒋国吉得知了,也不可能为他而得罪何太太及身后的人吧。
  对于昌水县的钒矿会落到何太太家里的人来运作,杨秀峰心里多少觉得安慰些,具体的详情也不会去关心。当然,也说不上话,自己的意志在这种层面上简直就是一个笑话的。
  钒矿的开采,对地方说来还是有着很丰厚的财政收入的。另外,地方上觊觎这利益回报的人只怕也不少,今后要做到工作会很多,也很复杂。这种利益要是能够尽量多地落在国家财富里而不是个人的私囊中,县里和市里多做些工作,也会理直气壮得多。具体在昌水县做工作是宋湘等人,但是里同样要有坚实的支持,县里的工作也才会执行得下去。今后的斗争也不会轻松,单为昌水县钒矿的利益,在县里的人事上的争斗就会异常地激烈吧。

  省里要是在这次运作中,的到一定量的话语权,今后的工作或许更好做些,要不,省里的一些压力就会给市里更沉重。
  不难设想,一些利益集团自然会在背后支持昌水县的一些地方势力,对钒矿进行疯狂的盗矿。随之而来的就是对昌水县钒矿的保护,自然牵涉到谁来主持这样的工作,肖建海等市委那边的人对此就有很足的发言权,甚至会对宋湘、陈超凡等县里主要领导的调任。将宋湘或陈超凡换走,杨秀峰在昌水县的控制力就会小很多,在县里也就会将和谐统一的思想之局面给破坏掉。
  有人此时要对昌水县的钒矿进行插手,也就有很好的机会。蒋国吉到京城里来运作昌水县钒矿的事,也不单单是为省里的经济发展,里面的斗争此时杨秀峰觉得也是有更深的领悟。
  而自己和领导之间的关系,如今算是定下来,今后在市里会有更多些的帮助吧。当然,这些帮助不是直接来自领导,而是从多个角度体系出来的。比如在人事任免问题,今后在溪回县、经开区、昌水县等地主要领导的任免调配上,省组织部那边自然会征求他的想法,按照他的意图来进行布局。这也就是周诚对他的支持了,就算明显一些,肖建海心里就算目标,那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官场里的事难以用表面的情状来看待问题,但这些迹象却又都有着暗示。今后,南方市的政局肯定会受到昌水县钒矿的影响,甚至,那钒矿的利益之争可能变成一些南方市大局的根源,此时,的好好地想一想,将一些事情想透了,处理这些将会遇上的问题,才会有足够的准备。
  按之前的设想,杨秀峰在南方市出任市长一职,主持南方市的经济建设工作,之后,随着蒋国吉在柳省的进展,升到柳省一把手后,杨秀峰在南方市或许会往前一步。这一步怎么走,什么时候能够跨出去,也都要看省里的大势。但从另一个角度说来,南方市的掌控迟早会落到杨秀峰的手里,那天也就会渐渐地进行布局,要为日后全局着想,那怕是在过程中有斗争,立场和角度却就有所不同的。

  钒矿给市里和县里都会带来很不错的经济效益,但作为一个十年内都要把握南方市的发展的人看来,钒矿的效益终究是资源生发的。对于市里的群众说来,这样的经济数据就没有多少实惠。而唯有将市里的经开区、各县的经济建设运作起来,才是真正地使得地区的经济效益涨起来,群众也才会真正地富起来。
  长期利益与短期的数据之间,作为一个有责任感的人来进行选择,自然是有着明确的偏向的。昌水县的钒矿会让南方市甚至柳省的经济,都会在短期里上升好几个台阶,但后继要有劲力,那就要将这些短期的效益,反过来支持经济建设工作的开展。从这个方面设想,钒矿在近期里要是能够开采,能够让市里得到最直接的实惠,对全市正起步的经济建设有着极好的助力。
  在床上躺着,不免会想到,今后会不会还见到何太太?昨晚的事情只能一而不可再的,这一点却是要明确。
  也不能够安心地睡,从市里打来电话,有人要汇报工作。杨秀峰自然不好解说时在京城里,而是说留在省里还有几天。给这样的电话岔开了,也就没有心情再睡。起来之后,找到宋湘,心里明白昌水县的钒矿会在短时期里就投入开采的,也就要和他先讨论一些问题。
  到京城来,宋湘在工作汇报上,几乎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将材料提着。需要之时,将材料拿出来转交给杨秀峰,随后再转交到京城的领导手里。包括杨秀峰在内,也都没有说几句话的,但他们到京城里来却是有着完全不同的意义的。这一点,宋湘自己心里也明白。
  两人在午餐前坐在酒店房间里,喝着茶,抽着烟,也就开始讨论昌水县那边今后要怎么做。在这样的问题上,宋湘自然更多地听,和对实际工作的设想。谈不上建议,也不会对等的。如今,对杨秀峰已经是完全地敬服了,也将自己的前途都放在这一阵营之中。
  “老宋,到京城来一时之间也不会就有结论,省里还要做多少努力也不得而知。可县里该怎么做,心里都有打算?”杨秀峰说着,看着宋湘。宋湘也是一个敏感的人,工作上也有不错的能力,虽说进行了阵营的选择,却不是那种靠钻营而上的无用之人。
  “市长,钒矿开采会不会拖上一两年或更久?”宋湘说,“如果两年后,情形自然就不同了的。”杨秀峰不会说从何太太那里得到的一些判断,省里对昌水县的钒矿会有什么样的决策,只怕都没有几个人得知的吧。蒋国吉到京城来,也是对钒矿利益上省里该占多大利益进行谋求的,谁也看不到京城会有什么决定。
  当然,省里的真正大佬,心里早都知道结果了吧。
  “不管是半年后,还是两年后,只要不是五年后,都是你老宋要伤神的事。县里在中国工作上,还是早进行规划,将县里这边的工作准备好,准备得越成熟,今后在实际工作上也就越少那些麻烦。”将自己的意思说出来,也不会就逼着宋湘跟他要结果。
  钒矿在开采过程中,县里肯定有收益,也肯定会有配合矿区的工作。
  日期:2018-05-20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