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360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难道是陆建民的私生子,可名字也不对啊……不过,从你一脸猥琐的样子来看,我确定你是陆家的子弟……”
  说到这里,忽然脸色一变,站起身来指着陆鸣吃惊道:“你……你是明天的明,还是鸟鸣的鸣?”

  陆鸣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一阵狂跳,说道:“你是不是以为我是陆明,其实我是鸟鸣的鸣,不是明天的明……难道你也听说过我的名字?”
  老和尚脸上阴晴不定,两只眼睛细细地打量着陆鸣,似乎想从他的遗传特征判断他的来历,良久才嘟囔道:“难道你是他的儿子?”
  陆鸣心中一动,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急忙问道:“我是谁的儿子?”
  老和尚不回答陆鸣的问题,而是问道:“你父亲是谁?”
  陆鸣似乎被搞糊涂了,问道:“你不是吹牛说只要告诉你名字就知道我是谁的儿子吗?你怎么问起我了?”
  老和尚盯着陆鸣看了半天,一脸激动地说道:“难道你是……是我大哥的儿子?”

  陆鸣觉得自己一颗心就要从心口跳出来,颤声问道:“你……你大哥是……是谁?”
  老和尚闭上眼睛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好一阵都没有出声,陆鸣只觉得自己的脑袋一片空白,玄幻中只是不停地闪现出母亲当年带他来庙里面上香的情景。
  “阿鸣,你就在这里玩啊,别跑远了……妈妈给你去拿果子吃……”
  陆鸣的耳边似乎听见了母亲遥远的回声,随即就被先前竹林里传出的呻吟所替代。
  而那一丝丝轻微的呻吟又穿越了时空,听上去竟然如此的熟悉,熟悉的有点让人心疼,朦胧中仿佛小的时候也隐隐约约听到过,只是当时他并不理解其中的含义而已。
  陆鸣期待着老和尚揭开谜底,可没想到他就像是入定一般闭着眼睛一言不发,手里的烟头都快烧到手指头了也浑然不觉。
  “和尚,你说话呀。”陆鸣忍不住催促道。
  老和尚慢慢睁开眼睛,盯着陆鸣注视了一会儿,忽然哈哈笑道:“你想知道我大哥是谁吗?”
  陆鸣点点头说道:“想。”
  老和尚一脸狡黠地小声道:“那我也不能白告诉你,你要是想知道,就给我弄五十斤荞麦烧酒,然后跪在地上给我磕三个响头,我倒是可以考虑告诉你……”
  陆鸣没想到老和尚竟然会提出这种无理的要求,五十斤荞麦烧酒也就罢了,但磕三个响头却无论如何不能答应,谁知道这个野和尚是什么来历。
  想到这里,故作无所谓地哼了一声道:“你不说就算了,我知道你那个大哥是谁,不过是陆家的一个孤魂野鬼,我看,你们是一路货色……”
  陆鸣话音未落,只见老和尚跳起身来,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脸上就被结结实实地扇了一巴掌,嘴里骂道:“你这孽子,竟然敢骂你老子是孤魂野鬼?畜生不如?”
  陆鸣被这一巴掌打的愣了一会儿,随即吓得朝着后面退了几步,一只手捂着脸,怒斥道:“你……你满嘴胡话……我这就告诉陆老闷,你做为和尚,竟然勾引郎家妇女,让他赶你出去……”
  老和尚一听,反倒冷静下来,重新坐在石头上,摸出一支烟点上,不屑地说道:“陆老闷算老几?我还怕他?
  不信你去告诉他,看他能把我怎么样?惹火了我就把他们家的族谱公布出去,看他们还有脸待在陆家镇……”
  陆鸣也不是一点没有脾气的人,按道理挨了这一个莫名其妙的耳光就算不跳起来拼命,起码也要讨个说法,可不知为什么,面对一个变过半百的老公和尚,就是不敢跟他动粗。

  嘴里哼哼道:“陆家的族谱就供在祠堂呢,你知道有什么了不起?你……你凭什么打我?”
  老和尚闭上眼睛沉默了一会儿,忽然睁开眼睛说道:“哎,你怎么还不走啊,你不是要去找陆老闷吗?”
  陆鸣此刻心里乱成了一团麻,哪里还有功夫跟和尚理会曲直,一心只想解开心里的谜团,别说自己离开,就是和尚再扇他几个耳光也打不走他。
  “师傅……你……你说我是你大哥的儿子,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陆鸣几乎低声下气地说道。
  老和尚似乎对陆鸣的忍耐精神很欣赏,犹豫了一下问道:“你是本地人还是外省的人?”
  陆鸣急忙说道:“本地人。”
  老和尚仰着脑袋皱着眉头想了半天,嘴里还不停地念念有词,就像是在念经一般,最后忽然说道:“我想起来了,那个婆娘是毛竹园人……”
  和尚的一句话让陆鸣腿软的顿时站不住,伸手扶着一颗榆树颤声道:“你……你怎么知道……”

  老和尚不怀好意地笑道:“你不是说我知道陆家的族谱没什么了不起吗?我告诉你,我的那本族谱可跟陆家祠堂的那本不一样,陆家祠堂的那本族谱是被那些孽子篡改过的。
  而我这一本才是陆家真正的族谱,不信你去祠堂看看,上面能不能找到你的名字,我这本就不一样了,我清楚的记得,你的名字应该在陆家第二十七代传人之中,并且还是真传……”
  “啊……”陆鸣惊叹一声,心里既惶恐又激动,心想,第二十七代传人?那自己岂不是比财神还要高出一个辈分?并且还是真传,难道还有假传?
  一想到自己竟然是财神、陆建岳、陆建伟、陆建华、陆老闷的叔叔,陆鸣顿时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这也到罢了,当他意识到自己竟然是陆涛陆琪陆丽陆媛陆邦,甚至是陈丹菲的二大爷的时候,那感觉简直就像是做梦一般。
  最要命的是,他昨天晚上刚刚当了重侄孙女的干爹,这简直要了他的命了。

  不过,他还是有点半信半疑,颤声道:“师傅……你……你没开玩笑吧……我……我真的是……是陆大将军的后人?”
  陆鸣的样子好像极大地满足了老和尚的虚荣心,摇头晃脑地说道:“我就说这么多,你要是想知道的话,就乖乖去给我弄五十斤荞麦烧酒,还不能让人知道……
  至于三个响头嘛,看在我大哥的面子上就算了,这样吧,一个响头十斤酒,总共八十斤荞麦烧酒,什么时候拿来,我就满足你的好奇心……”
  陆鸣此刻别说是八十斤荞麦烧酒,即便是让他割下几斤肉也在所不惜,他现在基本上已经隐约猜到了老和尚故事的结尾,但如果不是从他嘴里亲口说出来,那感觉就像是胸口压着一块大石头,非把他憋死不可。
  “师傅……别说八十斤荞麦烧酒,就是八百斤我也能给你弄来,我说话算话……但是……你……你必须把话说清楚……”陆鸣就差点没有给老和尚下跪了。

  老和尚翻着眼珠子想了半天,说道:“你们陆家人嘴里没有一句实话,我怎么能相信你,如果你拍拍屁股跑掉了,我找谁去?”
  陆鸣一着急,伸手就从口袋里掏出一叠纸币,说道:“师傅,这些钱足够买酒了,你尽管拿去,只要你实情相告,你这辈子的酒我都管了……”
  老和尚接过陆鸣手里的钱,吐口吐沫就开始点钱,点了一半,忽然揣进怀里,说道:“看来你也是一只迷途的羔羊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