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359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奇怪的是那扇木门并没有上锁,而是半掩着,陆鸣伸手轻轻一推,只听吱呀一声木门就开了,一阵微风吹来,禁有些许凉意,附近没有一个人影,只有阳光和树林里不时传来的鸟鸣。
  陆鸣溜出了后院,在树林里穿梭了一会儿,前方不远处那片茂密的毛竹林果然还在,正要往那边走,忽然微风中传来一丝若隐若现的呻吟。
  陆鸣早就不是菜鸟了,那一丝声音刚刚传进耳朵,就意识到竹林里有男女在做那种事情,心里不禁一跳,心想,佛门净地怎么会有人干这种事,未免也太大胆了吧。
  不过,陆鸣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他不但没有躲避,而是猫着腰悄悄朝着毛竹林走过去,一心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在这里快活。
  “哎呀……师傅……快点完了吧……会被人看见的……”只听一个女人好像极力压抑着嗓子哼哼道。
  又听一个老男人气喘吁吁地说道:“快了……就来了……”
  陆鸣听得面红耳赤,借着树木的掩护又往前靠近了一点,终于,在透过茂密的毛竹,隐约看见了两个人坐在抱在一起,背朝着他的应该是一个女人,衣服的下摆露出不断扭动的屁股,只是看不见两个人的脸。
  陆鸣已经有些时间不知肉滋味了,顿时就有点控制不住,气息也变得此种起来,结果不小心脚滑了一下,一块松动的石头朝着山下滚落下去,惊飞了附近几只觅食的鸟。
  “啊……不好……有人来了……”只听女人惊呼一声,马上从男人怀里挣脱出来,三两下就提起了裤子,回头朝陆鸣这边瞥了一眼,然后迅速跑进前面的树林里不见了。

  男人似乎正在紧要关头,反应稍微慢一点,等他提上裤子站起身来的时候,陆鸣已经站在距离他五六米之处。
  老男人在稍稍惊慌了一下之后,发现站在那里的是一个年轻的陌生人,还以为是外地的游客,居然咧嘴一笑道:“施主是不是迷路了,这里已经没有什么风景可看了……”
  陆鸣定睛一看,只见面前的老男人竟然剃着光头,从竹林上面落下的斑驳的光影在他的光头上不停地跳跃,而身上却穿着一件宽大的僧袍,一看就是一个和尚,只是看不出他的年龄,既像是五六十岁,又像是有一百岁了。
  “好哇,出家人竟然不守清规戒律,在这里乱搞民女,你这和尚真是大胆包天……”陆鸣一脸愤慨地训斥道。
  没想到老和尚并不害怕,反而朝着陆鸣走进几步,哈哈笑道:“不守清规戒律是真,乱搞民女可就冤枉老衲了,那个女子是老衲的相好……”
  陆鸣一听,顿时哭笑不得,训斥道:“胡说,出家人哪来的相好?”
  老和尚满不在乎地说道:“出家人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怎么就不能有相好,难道你没有看新闻吗?少林的方丈都有女儿呢……佛教协会的会长也有老婆,凭什么老衲就不能有相好……”

  陆鸣一时语塞,站在那里怔怔的说不出话,心想,也不奇怪,陆家的家庙也算不上严格意义上的寺庙,自然是个藏污纳垢之地,只是不明白那个女子为什么甘愿委身一个老和尚,难道是为了钱财?
  这时,老和尚眯着眼睛将陆鸣仔细打量了一番,忽然问道:“你是陆家的人?”
  陆鸣含糊道:“怎么?难道你只怕陆家的人?陆老闷正在庙里面呢。”
  陆鸣的本意是想吓唬一下和尚,毕竟,这些和尚受陆老闷的供养,没想到老和尚听了陆老闷的名字,不但不害怕,反而气愤道:“孽子,孽子……从陆建岳到陆老闷全是孽子……他来了又怎么样?难道他还有脸来见我?”
  陆鸣没想到老和尚听了陆老闷的名字竟然有这么大的反应,并且顺带着把他们兄弟几个都骂了,惊讶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大白天干出这种事还有理了?”
  老和尚又朝着陆鸣走进几步,一双眼睛紧盯着他打量了几眼,忽然问道:“陆家四兄弟,你是谁的儿子?”
  陆鸣笑道:“怎么?难道陆家的子弟你都认识?”
  老和尚在一块石头上坐下来,居然从口袋摸出一支烟,当着陆鸣的面点着了,然后斜着眼睛盯着陆鸣说道:“你只要能说出名字,我就知道你是哪个孽子的兔崽子。”
  陆鸣先前听说了陆老闷二大爷的往事,心想,这个和尚该如果是他的徒子徒孙吧,知道陆家几兄弟的后代倒也没什么可奇怪的,可心里面还是有点不信,说道:“怎么?难道陆家的子弟你如认识?”
  老和尚摇头晃脑地说道:“就算不认识,我也知道他们的名字,陆家的家谱就在我的脑子里……”
  陆鸣惊讶道:“这么说,你也是陆家的人了?”
  老和尚不屑地说道:“我虽然姓陆,可跟陆家镇的陆家没有一点关系,你们都想做大将军的后裔,说起来可笑之极,大将军要是知道自己出了这么多孽子,非活活气死不可……”
  陆鸣奇怪道:“既然你不是陆家子弟,这么关心陆家的族谱干什么?”
  老和尚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然后缓缓喷出一口浓烟,说道:“谁关心他们家的族谱,不过是闲得无聊打发时间而已。
  当初我大哥当主持的时候,我从来不用念经,可后来那个老秃驴逼着我念经,没办法,我只好拿了一本陆家的族谱念念有词,时间长了,自然就全部记住了。
  说实在的,念族谱可比念经有意思多了,起码知道谁搞了谁,然后谁生了谁,不像那些经文,念一百年也不知道里面说些什么。”
  陆鸣听了好笑,不过还是好奇地问道:“这么说,只要说出名字,你就知道他是陆家的第几代?”

  老和尚不屑地撇撇嘴,说道:“陆家那几个龟孙子,我用脚趾头都能数清楚……哎,我说的可是我大哥以后的人啊,我大哥可是个好人……”
  陆鸣被老和尚勾起了兴致,干脆走过坐在他的身边,拿出一支烟递过去,老和尚毫不客气接过去,然后用手里的烟头对上火,说道:
  “你说……你叫什么?反正你是陆家的子弟是不会错了,凡是所谓大将军的后裔,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哎,我说的可是比我大哥小一辈的人啊,我大哥可是好人……”
  陆鸣听老和尚一再维护所谓的大哥,猜测这个大哥多半就是陆老闷的二大爷,没想到在陆老闷眼里一钱不值的二大爷,竟然被徒子徒孙称为好人,也不知道好在什么地方。
  “既然你一眼就认定我是陆家的子弟,那我告诉你我的名字,你看看我是陆家谁的儿子?”
  老和尚一摆手说道:“你只管说名字吧,我要是没有这点能耐,早就被陆建华赶出寺庙了……”
  陆鸣不禁又想起了步行街跟他一起喝过酒的陆伯,心想,这两个人倒是爱好相同,不仅喜欢研究陆家的族谱,并且好像还一次为荣,只是看起来这个老和尚好像比陆伯研究的更深一点。
  “我叫陆鸣,你说说,我是谁的儿子?”陆鸣好像有点期待地问道。
  老和尚哈哈一笑,说道:“我就知道自己没看错,原来你是陆建民的儿子……”
  说到这里,老和尚忽然眉头一皱,又把陆鸣仔细打量了几眼,摇摇头疑惑地说道:不对呀,五年前我见过他,不像,不像,年龄也不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