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358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老闷说道:“这是我们家族的一个秘密,实际上陆家镇的人没几个人知道我们兄弟还有一个二大爷,我们也从来不提他……”
  “为什么?”陆鸣惊讶道。

  陆老闷看看左右无人,小声道:“既然你已经入了陆家祠堂,告诉你也无妨……我这位二大爷年轻的时候不务正业,游手好闲,三十岁左右在陆家镇犯下了案子,然后就跑出去音信全无。
  当时我父亲他们都以为他死在了外面,可没想到在他六十多岁的时候却突然回来了,虽然陆家镇几乎已经没人记得他了,可他毕竟犯过事,所以家里人都没敢声张,让他刮了个光头在慧教禅寺出家当了和尚。
  在他八十六岁那年突然瘫痪了,生活不能自理,家里人就悄悄把他从寺庙里接出来住在祠堂的这个小房间里,还专门找了一个乡下的婆娘服侍他,没想到第二年就死了……”
  陆鸣想了一下,忽然说道:“哎呀,我小的时候好像见过他……”
  陆老闷惊讶道:“我们都不经常见到他,你在哪里见到过?”
  陆鸣说道:“我妈是个吃斋念佛的人,我小时候经常带我到灵山的庙里面玩耍,有个老和尚总是给我果子吃……不过。我记得他的样子长得挺凶的,我总是吓得不敢要……”

  陆老闷笑道:“那倒是稀奇,他在庙里面当了和尚之后,一般不见外人,要么一个人偷偷躲在什么地方喝酒,要么就是到处转悠,平常哪能见到他的身影……哎呀,时间不早了,我们上山吧。”
  陆鸣跟着陆老闷乘车一直来到了灵山脚下,然后沿着一条石板铺就的羊肠小道前往山顶的慧教禅寺。
  “现在庙里面的主持也是陆家的子弟吗?”陆鸣问道。
  陆老闷上了年纪,爬山路显得很吃力,喘息道:“我也搞不清楚了,反正都是我二大爷的徒子徒孙,主持倒是姓陆,只是来历不明……
  现在应该也有八来岁了吧,跟我二大爷一样也是个野和尚,酒色财气样样少不了,要不是看在我二大爷的面子上,早就把他赶走了,好在这两年很少见到他,庙里的事务都是我一个本家在打理……”
  陆鸣说道:“我小的时候跟我妈来寺庙那阵,记得连路都没有,很容易在树林里迷路……这条路也是你出钱修建的吧?”
  陆老闷说道:“准确点说是老二出钱修的,我们几个兄弟里面,老二最迷信,他不仅出钱修了这条路,山上的寺庙也是在他的主持下扩建的。
  这个工程历时三年,耗资一千多万,我们兄弟几个都出了钱,老二出的最多,不过他毕竟是政府官员,所以都是以我的名义出的,但没想到他却是最倒霉的一个,看来烧香拜佛也没屁用啊……”
  陆鸣说道:“不管怎么说,财神也算是为陆家镇的老百姓做了一件好事,人们来这里烧香拜佛的时候总是会想起他,他的目的也算达到了……”

  陆老闷笑道:“当年庙宇落成举行开光典礼的那天,老二为了和老大争功德碑上排名的先后还大吵了一架,两人互不相让,差点连开光典礼都搞不成。
  没办法,最后只好让我这个出钱最多的人排第一个,我就把这个荣誉让给了老二,结果,老大老三就把我恨上了……”
  陆鸣笑道:“我就想不通,你们兄弟几个互相之间好像总是憋着一股劲,好像不争出个胜负就不罢休似的,若论血缘关系,你们差不多也就是亲兄弟……”
  陆老闷说道:“正因为家里兄弟多,所以从小就互相竞争,谁也不服谁……并且我们从小也没有怎么在一起。
  当年,老大十几岁就出去当兵了,老二老三一直在城里面上学,只有我没文化,在家里守祖业,除了老二之外,老大他们可是从骨子里看不起我啊……”
  陆鸣小声问道:“那你和财神是同父异母兄弟的事情他们都知道吗?”
  陆老闷哼了一声道:“怎么不知道?这也是我们兄弟之间不和的根源所在。”

  陆鸣奇怪道:“不管怎么说,你们要么是同父异母,要么是同母异父,怎么说也是一家人啊,总比陌生人亲密多了吧,怎么会互相仇恨呢?”
  陆老闷没好气地说道:“假如我老子偷了你娘,我们就是同母异父,你心里会舒服吗?老大总觉得这是一种耻辱……别扯这些闹心事了,我警告你啊,这可是我们陆家的丑闻,可别传出去啊……”
  陆鸣心里暗笑,心想,老闷还当这是秘密呢,岂不知连朱雅仙都知道,也许镇上还有一些老人知道这件事,只是碍于陆家兄弟的权势不敢说罢了。
  由于是旅游的淡季,所以游客和香客并不多,路上碰见三三两两的行人多半是陆家镇本地人,显然都认识陆老闷,看见他走来,度纷纷躲在一边让道,脸上一副敬畏的神情。
  陆鸣忍不住想起小时候母亲带他来庙里上香的情景,心中不禁万分感慨,想想母亲因为自己而丧命,顿时情绪低落,一直到半山腰的大殿门前,再也没有说过话。
  陆老闷来这里之前可能已经打过电话,两个马仔个几个和尚早就等在那里了,看见他们到了,马上迎上来,一个马仔说道:“老大,斋饭已经准备好了,先吃饭还是先上香?”
  陆老闷骂道:“你他妈怎么一点规矩度不懂,哪里有先吃饭的道理,当然是先上香了?”
  几个和尚赶紧引导着陆鸣和陆老闷进入大殿,进入第一道门就看见一尊高大的陆大将军鎏金塑像,双眼炯炯有神低俯视着脚下的信徒。
  只不过并没有骑马,而是一手举着宝剑,一手还捧着一本书,象征着陆大将军的文治武功,不过,在后人的眼里,他显然已经成神了。
  寺庙里面除了陆大将军这个主神之外,还供奉着如来菩萨等十几个神像,陆老闷一脸虔诚的样子一个个拜过去。
  香烛纸钱都是现成的,陆鸣跟在后面,只要陆老闷停下来参拜,他也举着香对着神像三鞠躬,等到大小神像度参拜过之后,已经是中午时分。
  用过斋饭之后,陆老闷觉得有点疲倦,决定在一间清静的禅房中小憩片刻,让陆鸣自己在庙里面转转。
  陆鸣也不让人陪同,一个人在庙里面前后转悠了一阵,虽然寺庙比以前扩大了好几倍,可后仍然能够根据儿时的记忆寻找到一些熟悉的场景。
  当他来到寺庙的后院的时候,就想起当年母亲来这里上香的时候总是让他在后院中玩耍,等到母亲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就会有果子和酥饼吃,那时候对他来说这些东西无异于美味佳肴。
  所以,只要母亲来寺庙上香,他总是纠缠着要一起来,不过,他记得上中学之后,除了过年过节,母亲就很少来寺庙上香了,而他也再没有来过。

  转眼十几年过去了,没想到母亲竟然已经作古,可置身于寺庙之中,儿时的情景却历历在目,这让他感到难过的同时,体验到一种无法抑制的忧伤。
  后院的西北角有一扇小门,陆鸣记得从那里出去就是后山,附近有一大片毛竹林,在这里只能风声和鸟叫声,置身其中就像是与世隔绝的一般,也不知道那片毛竹林现在还有没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