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357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媛说道:“爸,要不然我带人每天在通往陆家镇的交通要道把守着,二姐要是再来,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陆鸣一听,有点哭笑不得,赶紧说道:“千万别干这种事,我们可不是黑社会……”
  说着,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陆叔,虽然你在陆家镇是个人物,可也有些不好听的传闻,有人说你是陆家镇的一霸,甚至还有人说你是黑社会头目呢……

  现在我们搞的是正经公司,以前的一些手段可不能用了,要不然说不定就被别有用心的人抓住了把柄,那时候可是对公司不利啊……”
  陆老闷气愤道:“这是那个欠揍的王八羔子胡说八道,我也知道,镇上有些红眼病,见我这几年发达了,就给我泼脏水,我陆老闷虽然眼里不含沙子,可也从来不干恃强凌弱、欺男霸女的事情……”
  陆鸣赶紧陪笑道:“我也不是说所有陆家镇的人,其实也有人说你是个仗义的人,我不过是提醒你一下,毕竟以后身份不一样了……”
  陆媛嗔道:“确实不一样了,以前人家还把我爸叫陆总,让你这么一折腾,什么都没有了,闲人一个……”
  陆老闷训斥道:“你懂个屁,少插嘴……你还赖在这里干什么,上楼睡觉去,我和阿鸣还有话说,记住了,今天说的话不许告诉任何人……”
  陆媛站起身来伸个懒腰,露出肚子上雪白的肌肤,嘴里嘟囔道:“我还懒得听呢……”说完,救上楼睡觉去了。
  陆老闷也站起身来说道:“要不要我带你去夜总会玩玩,虽说是小地方,可外省最近新来了几个妞,挺水灵的,你要是喜欢的话,今晚就算我请客了……”
  陆鸣急忙把脑袋摇得拨浪鼓似地说道:“不去不去……我不喜欢这种场所……”
  陆老闷惊讶道:“这就不像我们陆家人了,玩玩有什么要紧……也罢,既然你不想去,那咱们继续聊天,走,到我书房里喝茶……”
  陆鸣听说陆老闷还有书房,充满了好奇,等走进他的书房一看,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陆鸣本想第二天就会W市找蒋凝香商量入股的事情,但陆老闷非要让他再住一天,说是要带他出去转转。
  陆鸣虽然看似凑巧参与了陆老闷筹办股份公司的事情,但实际上心里比他还着急,因为这是他洗白大笔赃款的好机会,所以哪有心思在陆家镇转悠。
  “陆叔,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还是抓紧时间筹办公司的事情要紧,这陆家镇我又不是不熟悉,有什么好转的?”
  陆老闷说道:“你虽然是陆家镇人,也不见得了解这个地方,不过,我倒不是带你去游山玩水,而是去一趟陆家祠堂和灵山的慧教禅寺……”
  陆鸣惊讶道:“去哪儿干什么?”
  陆老闷拿出一个锦盒,严肃地说道:“老二死了这么久了,可他的牌位一直都没有供奉在祠堂和陆家宗庙里面。
  我原本想等南星再大几岁,然后让她亲自把牌位送到祠堂和宗庙,现在你既然是老二的干儿子,干脆就把这件事了了。
  从今以后你就挂在老二的门下,也算是替他接替香火了,等到宗庙祭祀的日子,我让他们把你的名字记到家谱路面……”
  里面一听,吃惊之余忍不住一阵兴奋,按照陆老闷的说法,自己今后岂不是成了陆大将军的后裔?只是有点名不正言顺啊。
  不过,想到财神不仅改变了自己的命运,而且真的让自己脱胎换骨了,尽点儿子的本分也是应该的。
  不管怎么样,自己的名字能够上陆家的家谱也算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情,母亲地下有知说不定也高兴呢,最重要的是,这样一来,自己就可以跟陆涛陆邦陆琪陆丽陆媛等人平起平坐了。
  这样一想,赶忙说道:“应该的,应该的……对了,你不是说去年到东江市替财神处理后事了吗?他的骨灰葬在什么地方,到时候我还要去给他烧点纸钱呢。”
  陆老闷说道:“骨灰就在祠堂,还没有下葬……”
  陆鸣惊讶道:“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下葬?应该让他入土为安呀……”
  陆老闷气愤地说道:“本来应该这样,但老大他们一直抽不出时间,总不能就敷衍了事把他葬了吧。
  前些日子我还给老大打电话,让他定个时间举行一个葬礼,可他说老二的案子还没有了结,现在那帮混蛋还在调查他,现在入土也能让他的灵魂安宁。
  所以,干脆等到案子了结之后再举行一个隆重的葬礼,反正他的骨灰在陆家祠堂,应该不会受到惊扰。”
  陆鸣知道陆建岳肯定是为了避嫌,以至于兄弟的葬礼都不想参加,干脆就找了一个借口,没想到陆老闷居然就信了,不过,像财神这样的人如果死后连个像样的葬礼都没有,多半会死不瞑目呢。
  陆家祠堂在陆家镇南郊,本来只剩下一点残垣断壁,陆家兄弟发达以后,以开发旅游为借口又在原址大兴土木,重新修建了陆家祠堂,里面供奉着族谱和历代祖先的牌位,每年春秋两季都要搞大型的祭祀活动,已经成了陆家镇的节日之一。
  在陆老闷和祠堂两个年长的族人主持下,陆鸣恭恭敬敬地把把财神的牌位供奉在陆家第二十八代子孙的位置上,又按规定给财神磕了几个头,就名正言顺地成了财神的继承人。
  “你以前来过这里吗?”陆老闷问道。

  陆鸣说道:“这个祠堂应该是在我上大学以后建立的,还没有来过呢……”
  “那我带你转转。”陆老闷说道。
  陆鸣觉得祠堂里面引起森森,本想马上离开,可又不好违逆陆老闷的兴致,只好跟在后面敷衍差使地听他吹嘘陆家历代子孙如何兴旺发达。
  在祠堂的东北角有一个单独的小房间,从门上挂着的那把锁就更看出来不是后来新建的,而是历史的遗迹。

  陆鸣凑到已经破损的窗户朝里面看俩一眼,发现里面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于是问道:“这个房间是谁住的?”
  陆老闷扭头看看四周无人,一脸神秘地小声说道:“我的二大爷曾经在这里住过,十年前死在了这里。
  后来这房子就给一个看守祠堂的老人住,听说有天晚上我二大爷的幽灵突然出现在小屋子里,并且问他讨酒喝,结果没过几天这个老人就死了,从那以后这扇门就一直锁着……”
  陆鸣惊讶道:“会有这种事?多半是编出来的吧?”
  陆老闷说道:“这谁知道,不过,我二大爷生前确实是个酒鬼,在山上庙里面当和尚的时候就经常偷偷喝酒……”
  陆鸣上次在步行街听陆伯说财神的家史,最早一代也只说到了财神的父亲陆秉钧、陆秉承兄弟俩,至于财神的爷爷辈则一句都没有提到过,现在听陆老闷说到他的二大爷,忍不住好奇。
  于是说道:“我只听说过你父亲是兄弟两个,从来没有听说过你爷爷这一辈的人。”
  陆老闷好像不愿意在这栋小房子附近逗留,一拉陆鸣的胳膊说道:“我爷爷去世的早,不像我二大爷活了八十七岁,只是他一辈子没结过婚,也没有后代,陆家镇也没人记得他……”
  陆鸣惊讶道:“你们陆家一直都是陆家镇的大户,你二大爷怎么会没结过婚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