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354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实,陆鸣此刻也充满了矛盾,一方面他巴不得陆建岳背上个**犯的罪名,但出于对陈丹菲的爱慕之情,又不忍让她颜面尽失。
  最重要的是,他对徐晓帆不禁一阵失望,他原本以为徐晓帆根据自己提供的周玉露的供词就能将陆建岳绳之以法。

  可没想到搞了半天竟然扯到了陈丹菲顿的身上,这已经足以证明周玉露的供词并不能将陆建岳置于死地,既然这样,就算是陈丹菲出面指控陆建岳,这个案子也有很大的变数。
  这么一想,他顿时就改变了主意,心有不甘地说道:“现在南星是我的女儿,我怎么能让她的母亲蒙羞呢,这事今后就别再提了……”
  陆媛马上说道:“这才是男子汉大丈夫,哼,你要是利用女人发泄自己对我大伯的仇恨,我就看不起你……”
  陆老闷似乎也赞同女儿的话,沉默了一会儿缓缓说道:“你怀疑老大害死了你娘,我看现在下这个结论为时尚早,丨警丨察都没有证据,你凭什么这么肯定?”
  陆鸣误以为陆老闷想包庇陆建岳,气愤道:“周玉露的话已经足够证明他有重大嫌疑,不管我妈是谁害死的,他都脱不了干系,要不然,他为什么向周玉露打听我妈关押的地点?”
  “既然这样,丨警丨察凭这一个案子就可以要了他的老命,为什么还跑到陆家镇来让丹菲指控他**呢?是杀人的罪重,还是**罪重?”

  陆鸣一阵愕然,怔怔的说不出话,最后勉强争辩道:“正因为杀人案是重罪,所以警方需要更确凿的证据……对了,豪客来宾馆是你开的,我不信这件事你一点不知情……”
  陆媛一听,跳起身来说道:“哎,你这人怎么回事?刚刚认了星儿做女儿,怎么就翻脸不认人呢?难道你上次冤枉我爸还不够吗?”
  陆老闷打断了女儿说道:“要说一点不知情也不可能,不过,那都是在事后了……实际上,丨警丨察带了一个女人关在宾馆地下室这件事,服务员一开始就告诉我了,我当时还以为是一般的案子,所以根本没在意……
  直到后来听说发生了命案,这才找宾馆的人了解了一下情况,根据朱雅仙的说法,中午的时候,几个丨警丨察带着一个婆娘在宾馆的一个房间问话,其中有两个丨警丨察是当地派出所的……
  一直到天快黑了,他们才决定让那个婆娘在宾馆住下来,第二天早晨,那个派出所女丨警丨察首先发现那个婆娘死在地下室的一个房间里。
  她找人把尸体移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然后就来了大批丨警丨察,至于那天晚上宾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也不知道……”
  “那个女丨警丨察为什么要把尸体移到二楼的房间?”陆鸣红着眼睛问道。
  陆老闷摇摇头说道:“这我哪儿知道?”
  陆鸣接着问道:“就算你不知道,可凶手进出宾馆总应该有人看见吧?”

  陆老闷笑道:“你是不是喝醉了?宾馆进进出出这么多人,服务生难道能认出谁是凶手?不过,凶手并不是从宾馆的大门进入的……
  宾馆后院有一道门直通地下室,不过,那扇门常年锁着,很少打开,那天晚上被人用管钳把铁链子夹断了……”
  “那这些事丨警丨察都知道吗?”陆鸣问道。
  陆老闷说道:“丨警丨察当然知道……我也听说你妈虽然是被人害死的,但是丨警丨察负有很大的责任,你不是已经拿了叁拾万块钱跟他们达成协议了吗?现在还提这件事干什么?”
  陆鸣涨红了脸,说道:“我不追究丨警丨察的责任,不代表放弃追查凶手,一切迹象都表明,陆建岳很清楚丨警丨察在抓我妈这件事上违反了规定,为了阻止我把财神的赃款交给丨警丨察,所以就害死我妈,让我和丨警丨察成为仇人……”

  陆媛说道:“冤有头债有主,丨警丨察可不是你的仇人吗?你应该首先找丨警丨察报仇,怎么拿了叁拾万块钱就闭嘴了,还好意思说追查凶手……”
  陆鸣被陆媛质问的哑口无言,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红着眼睛愤愤地说道:“你们站着说话不腰痛,我那时候是什么情况,别忘了我是个缓刑犯。
  如果敢和丨警丨察作对,他们就会把我关进监狱,再说,他们一直怀疑我知道财神赃款的秘密,要不是我妈突然死了,他们难道能轻易放过我?
  我要是把财神的钱都交给丨警丨察,你们还有个屁啊,我替你们陆家忍辱负重,你们竟然还说这些风凉话,你们还有点良心吗……”
  说完,心里又愧又后悔,忍不住哭起来,还借着酒劲用脑袋撞桌子。

  陆老闷瞪了女儿一眼,叹了口气,等到陆鸣脑袋支在桌子上不撞了,这才说道:“人都已经没了,何必自寻烦恼呢。
  我这个人一向恩怨分明,如果你娘真是老大害死的,你尽管找他报仇好了,既然你是老二的干儿子,又是南星的干爹,还是老二遗嘱的执行人,我怕不把你当外人,也绝不会替老大出头……”
  陆鸣抬起头来抹了一把眼泪,恨声道:“你明知道我现在斗不过陆建岳,所以才说这种便宜话,我现在要是用枪指着陆建岳的脑袋,就不信你会袖手旁观?”
  陆老闷笑道:“看来你还是有点自知之明,连丨警丨察都把老大没办法,你能把他怎么样?我几乎可以肯定,要不了多久,丨警丨察就会乖乖放了他。
  不过,我说话算话,别说你用枪指着他脑袋,只要你有证据证明他害死了你娘,就是当着我的面捅他刀子,我也不会插手,这倒不是我六亲不认,而是看在老二的面子上两不相帮……”
  陆鸣听了陆老闷的话心情稍微轻松了一点,说实话,他有自知之明,就凭他目前的实力,要想找陆建岳父子报仇几乎是痴人说梦,人家不来找他麻烦就谢天谢地了。

  再说,他现在手里也没有证据证明陆建岳父子是害死母亲的凶手,就算有机会杀了他们,不但仇报不了,反而搭上自己一条性命呢。
  所以,与其这样,还不如先积攒力量,等待机会,就像陆老闷说的那样,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即便陆建岳死了,还有他儿子呢,反正最终要替母亲的冤死找个说法。
  不过,今天用财神留给孙女的钱押宝算是押对了,很显然,陆老闷和陆建岳父子有矛盾,只要自己把利益和他绑在一起,即便他不会帮自己对付陆建岳父子,起码也不会成为对手。
  怪不得财神一再让自己找陆老闷帮忙,看来他早就算到陆老闷和陆建岳早晚有一天反目成仇,只不过自己必须想办法推他一下,否则他恐怕还下不了决心呢。

  想到这里。陆鸣端起酒杯说道:“陆叔,我佩服你是条汉子,我敬你一杯,今后我也不想再提这些伤心事了,还是说说征地的事情吧……”
  陆老闷和陆鸣碰了一杯,说道:“我听说你们毛竹园的村民这些日子都在种树,有些人家还在扩充宅基地,想征地的时候多弄几个钱,简直是幼稚啊……”
  陆鸣无奈地说道:“那有什么办法?政府都出面帮着有钱人,眼下也只能多弄一个算一个了……难道你还有什么好办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