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353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老闷慢慢在烟灰缸里掐灭了烟头,盯着陆鸣低声道:“你这个消息可靠吗?”
  陆鸣见陆老闷的脸渐渐狰狞起来,忍不住有点紧张,稳稳心神说道:“上午来抽你血的那个女丨警丨察曾经跟我分析过当时的情况,如果没有人提前通知东江市警方,他们不可能这么准确地在海上拦截财神一家……”
  陆媛原本遵照陆老闷的命令坐在那里静静地听,这时忍不住插嘴道:“我就知道你认识那个女人,她究竟是谁?”
  陆老闷喝道:“再说话就滚出去!”
  陆媛哼了一声,噘着嘴果然不敢出声了。
  “你有什么结论吗?”陆老闷回头盯着陆鸣问道。
  陆鸣摇摇头说道:“没有结论,只有一点线索,还是因为财神的一句话联想到的……”

  “说说看。”陆老闷有点上一支烟说道。
  陆鸣犹豫了一下说道:“财神在后来给我的一份遗嘱中提到过东江市一个大老板,名叫吴法名,财神一家逃跑的快艇就是他提供的。
  如果走漏了消息,那也肯定在这个环节,就看这件事有几个知情人,吴法名是不是向什么人透露过消息,查起来应该很复杂……”
  “吴法名,他有这个胆子吗……”陆老闷似自言自语地说道。
  陆鸣惊讶道:“怎么?难道你认识吴法名?”
  陆老闷没回答,说道:“我还是想听听你的猜测,老二究竟是自杀还是被人害死的?”
  陆鸣对这个问题感到两难,因为,如果他说财神是自杀的话,会觉得昧良心,可如果说财神是被谋害的话,凭着陆老闷的脾性有担心他惹麻烦。
  毕竟,目前,他已经和陆老闷成了“一家人”,今后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协助呢,所以,自然不希望他去冒险,可陆老闷一双三角眼盯着他充满了期待,由不得他不说。
  “我怕的怀疑跟你一样,应该是谋杀……实际上,他死的时候我还没有出来,当时看守所内部就开始查一种违禁药,财神就是过量服食这种药死亡的……
  他们怀疑有人偷偷带进了这种药,并且替换了财神日常吃的药,所以直接导致了他的死亡,但是,许多接受审查的人最终都放出来了……”
  陆老闷咬牙切齿地说道:“我就知道……老二是不可能自杀的,就算坐牢他也能坐出滋味……”

  陆鸣劝道:“眼下东江市公丨安丨局还没有对这个案子下定论,说明他们还在查,所以,你也不必心急,先等他们的结果出来再说……”
  陆老闷恨声道:“都一年了,一点消息都没有,他们显然是拖延时间,指望我们会忘掉这件事呢。”
  陆鸣说道:“有些事我也是出来之后才有深切的体验,说实话,财神的案子水太深,情况太复杂……W市这边的丨警丨察不是查了好几年了吗,结果查出什么名堂了吗?还是等等吧,财神可不希望我们冒险,不然,他的一番苦心不是白费了吗?”
  陆老闷似乎被陆鸣说服了,不过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如果老二是被人害死的,这个仇一定要报,否则,哪有脸说自己是陆大将军的后人?”
  陆鸣听了觉得好笑,嘴里却说道:“其实,谋害财神的也不是某个特定的人,而是一个利益集团,说白了就是他过去的的某些朋友,你应该对他的案子有所了解吧。”
  陆老闷摇摇头说道:“在我们几个兄弟中,虽然我和老二关系最好,但因为我没有文化,所以他很少跟我谈工作上的事情,不过,我知道背后有人在搞他,要不然也不至于送了命……”

  这时,坐在一边的陆媛又忍不住插嘴道:“哎呀,这还用说吗?肯定是大洋集团的杨毅在搞鬼……连我都听说了,我二伯和阿明哥出事之后,获益最大的就是他,要不然,二伯创下这么大的家业哪儿去了……”
  这一次陆老闷没有训斥女儿,反而问道:“我听说阿明以前不是跟他关系最好吗?”
  陆媛哼了一声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肯定是眼红二伯的家产,所以才起了黑心……”
  陆鸣这才明白陆老闷确实只是陆家镇的土财主,对外界的情况一点都不了解,甚至连财神和以前的那些狐朋狗友的关系都不是很清楚,更不要说他们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了。
  而陆媛当然只是向着自家人说话,她还以为财神父子是好人呢,殊不知财神的东窗事发多半是狗咬狗或者利益分赃不均引起的内讧,只是杨毅父子有权有势,最终把财神弄进了监狱。

  不过,陆鸣一直奇怪一件事情,直到现在,陆老闷竟然一直没有提到过陆建岳,难道他还不知道老大已经被抓的消息?或者对自己大哥被抓无动于衷?
  “陆叔,你家老大已经被丨警丨察抓了,你对这件事怎么看?”陆鸣小心翼翼地问道。
  陆老闷端起酒杯干了一杯,板着脸说道:“我就这么大的能耐,连老二的事情都帮不上忙,哪有本事管他的事情……他不是手眼通天吗?怎么会落到丨警丨察的手里?”
  陆媛哼了一声道:“什么手眼通天,就是欺负自家人的本事……”

  陆鸣一听,惊讶道:“他怎么欺负你们了?”
  陆媛瞥了一眼陆老闷没有出声。
  陆老闷愤愤地说道:“虽说家丑不可外扬,可你现在也不算外人了,告诉你也无妨……说实话,还真被老二猜着了……
  老大竟然干出欺负孤儿寡母的事情,那天要不是丨警丨察刚好去抓他,丹菲几乎就遭了他的手,妈的,什么女人不好搞,偏偏要对自己的侄媳妇下手,简直畜生不如……”
  陆鸣听了陆老闷的话,顿时恍然大悟,忍不住吃惊地说道:“什么?那些照片是……是陆建岳拍的?”
  不过,刚说完就后悔了,但已经来不及了,陆老闷疑惑道:“什么照片?”
  陆鸣没办法,只好说道:“丨警丨察手里有一些……陈丹菲的不雅照……肯定是陆建岳拍的……”
  说到这里,脑子里忽然想起上午徐晓丹和陈丹菲之间几句简单的对话,一瞬间什么都明白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不用说,徐晓帆这次专门来陆家镇找陈丹菲肯定是想让她出面指控陆建岳,而陈丹菲却不愿意。
  听她那意思好像是说她是自愿让陆建岳拍了那些照片,但绝对不是真心话,肯定是害怕陆家父子报复,所以才躲到陆老闷这里想息事宁人。
  “这么说,你们都知道徐晓帆今天找上门来的意图?”陆鸣问道。
  陆老闷点点头说道:“丨警丨察自然想让丹菲出面告老大**……”
  “你不同意她出面指控陆建岳?”陆鸣问道。
  陆老闷还没回答,陆媛就抢先说道:“你肯定巴不得她出面指控我大伯是不是?”
  陆老闷摆摆手说道:“家丑不可外扬,虽然老大是个白眼狼,但我陆老闷也不会让自家人窝里斗,何况,这件事还牵扯到丹菲的名声,再说,她本人也不愿意……”
  陆鸣点上一支烟,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难道你希望丹菲给丨警丨察当证人?”陆老闷瞪着陆鸣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