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8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翟炳德点点头,说道:“尽管牛关屯是眼下的首要工作,但是其他方面的工作也不能懈怠、放松,尤其要在亢州进行一场勤政为民、廉洁自律的教育,教育我们的广大干部,牢固树立人民公仆的意识,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消除某些人的不良影响,排查一切不稳定因素,绝不能再出现一起越级上丨访丨事件,说道这儿,我可是跟你说清楚,这可是一票否决,如果再有进京或者进省告状的案件发生,我就撤你的职!”

  彭长宜一挺胸脯说道:“是,我保证。”
  翟炳德说:“新来的省委书记对牛关屯事件有个专门的批示,省里成立了专门调查组,你知道这次组长是谁吗?”
  彭长宜摇摇头,他真的不知道。
  “这次组长既不是纪委的人,也不是组织部的人,是省委书记的秘书关昊,这个秘书,可不是普通意义上的秘书,秘书督办,很耐人寻味,所以,你一定不能掉以轻心。”
  “长宜明白。”彭长宜看过报纸,知道他是省委书记的秘书、省委副秘书长。
  翟炳德又说:“我派你回亢州,也是经过深思熟虑后的决定,在全市,再也没有比你更合适的人选了,有人背后跟你叫救火干部,如果我手底下能多这么几个救火干部就好了。这次,希望你配合好省委调查组,真正把这把火安全地熄灭。”
  “请翟书记放心,我一定不辜负您对我的期望。”

  “你什么时候上任?”
  “刘部长让我明天上午十点报道。”
  “明天?明天,明天就明天吧。”翟炳德说道。
  彭长宜知道他巴不得现在牛关屯的火就熄灭呢,说道:“我回三源先简单地交接一下。”

  “嗯。”翟炳德仰头看着他说:“你看,谁接三源合适,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彭长宜就等着这句话呢,按说,每当调走一个地方的主要领导,都会有这么一个征求意见的程式,但征不征求,完全取决于上级领导的态度和一些实际情况。
  尽管彭长宜早就想好了应对的的话,但翟炳德问完后,他还是故意做了一个短暂思考的表情,想了想说道:“再次感谢您和组织上对我的的信任,那我也毫不保留地谈谈我个人的意见,三源这几年在市委和翟书记您的正确领导下,纳入了健康、规范的发展轨道,各项工作也都在按照既定的计划和方向有条不紊地推进着,我想跟您说的是,三源,不能再折腾了,如果从三源的稳定和工作的持续性上考虑,我认为还是让康斌接任,如果从外面调人,会有一段适应时期不说,能不能接受咱们原来固有的理念还是个问题,所以我认为康斌接任比较合适,这样,三源的工作不会有大的变动。”

  翟炳德点点头,他站起来说道:“组织会考虑你的意见的,希望你赶快交接,尽快去亢州上任。”
  彭长宜料到市委书记不会当场表态的,也站起来,表情坚定地地说道:“是。”
  翟炳德看了看彭长宜,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连手够没跟彭长宜握就走了出去。
  彭长宜似乎也读懂了他一瞬间的欲言又止,似乎,他也只能这样做。
  彭长宜再次临危受命,仓促上任。
  尽管仓促,但这次彭长宜没有像上次那样,仓促的连单位都没回,直接就跟着翟炳德去了三源矿难现场。他从常委楼出来后,给康斌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市委对自己的新任命,并把市委书记征求自己对三源班子意见时所说的话也都告诉了他,在这个问题上,彭长宜不想当无名英雄,也不想让康斌买自己的好,因为最终谁是下一任三源县的县委书记,他也不知道,也不是他能决定的事情。
  给康斌打完电话,老顾笑了,他说道:“我都接了好几个电话了,他们都跟我说咱们要回亢州啊,我说我不知道啊,看来,还真是这样啊?太好了,这次,咱们用不着驻守边关了。”
  彭长宜点点头,他头进常委楼的时候,就把两部电话都关机了,如今这年代,消息传播的非常快,肯定有人听到消息,给他打不通电话,知道老顾电话的,就都打给老顾了。
  老顾说:“咱们是回三源还是直接回亢州?”
  彭长宜说道:“回三源,你找个地方停车,我先打个电话。”
  说着,他就再次把电话打给了戴俊苹:“阿姨,我从上边下来后,去了您办公室,见您没在办公室,我就出来了。”
  戴秘书长说她的确没在办公室。彭长宜又说道:“阿姨,长宜想求您个事。”
  戴秘书长说道:“长宜,说吧,别客气。”
  “阿姨,跟锦安监狱有关系吗?”

  戴俊苹一听,愣了一下,说道:“长宜,你想去看王家栋吗?”
  “是。我不想等探视的时候去,再说我也不知道哪天能去,等我回亢州再去就不方便了,所以想现在就去。”
  戴俊苹说:“好吧,我跟你打个电话,你先过去吧。”
  彭长宜来到郊外的锦安监狱,这里,是省里的重点监狱,也是全省有名的模范监狱,关押着许多重刑犯罪分子。
  大门四周很空旷,也很冷清,没有任何摊点,就连从门前那条路经过的车辆都很少,看来,这里应该是被当下热闹的社会遗弃的地方。当彭长宜来到戒备森严的大门前,来到两名荷枪实弹的武警面前,刚要跟他们说话,里面的警卫室里就有人把窗子打开,一名警务人员探出头,说道:
  “你有什么事吗?”
  彭长宜就自报身份和姓名,这时,那名警务人员抬起手,看了看掌心上刚刚写上的名字,就冲他点点头,让他们履行完各种登记手续后才给他开开一道小门。
  彭长宜从这个小门进去了,他刚走进去,身后的小门就关上了。这个监狱,彭长宜来过一次,那是跟三源的同志来看周林的时候来过。高墙电网,是所以监狱共同的面貌,里面那种特有的威慑力,是监狱共同的气质。
  彭长宜刚进大门,就有一个年轻的警官等着他,在他的带领下,又经过两道不同的大门后,他才进入了监区的一间屋子,里面有一个上了年纪的警官,那个警官看了他一眼,只说了一句:“跟我来吧。”

  彭长宜就跟着他来到了一间空房子里,那个人小声说道:“由于不是探视时间,属于非常探视,只能在这个房子里见面。”
  这个规矩彭长宜懂,作为正规探视的房子,都有监控摄像,而且是和省里直通的。
  彭长宜站在房子里,按耐着心跳,紧张地等待着。他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只好面对着墙壁,看着墙上那些规章制度。
  不多时,就听到背后有缓慢凌乱的脚步声传来,彭长宜扭过身,就看到部长身穿狱服,在两个狱警的搀扶下,步履蹒跚而笨拙,双腿哆哆嗦嗦地、艰难地走了进来,在狱警的帮助下,才坐在了一把椅子上……

  那一刻,彭长宜惊骇了,眼圈立刻就红了……
  就见部长形容憔悴不说,而且非常消瘦,头发被剃光了,刚刚长出的头发茬整个都白了,一下子衰老了几十岁,非常虚弱,眼皮耷拉着,低着头,不住地揉着自己的双腿,如果在街上见到这么一个老人,彭长宜无论如何不敢跟他相认的,更不敢相信这就是那个谈笑自如、脚步平稳有力、心有万象的部长吗?
  旁边那个年纪大的警官凑到彭长宜跟前,小声说道:“彭书记,长话短说,他身体比较虚弱。”
  彭长宜吃惊地看着他,眼里含着泪,他刚要说什么,那名警官就和另外两名警官走了出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