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7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静笑了,看了彭长宜一眼,发现彭长宜正在看着自己,就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端起杯喝了一口。
  彭长宜拿起桌上一双没有用过的筷子,开始给陈静夹菜,放到她面前的小碟里,说道:“别光和酸奶,很容易饱的。”
  陈静说:“饱好,少吃,减肥。”
  彭长宜笑了:“女孩子不要随便减肥,再说,你也不肥,再减就成竹竿了。”
  陈静笑了,说道:“如果我放开了吃,三天就胖上去了。”
  “呵呵,你就多吃,我吧信三天就能长胖。”说着,又给她夹菜。
  “谢谢,我自己来吧。”陈静说道。
  老顾低着头,吃完一碗面条后说道:“我先给老齐去送车,然后我回单位等您。”
  彭长宜说:“着什么急,一块走。”
  陈静也说:“一块走吧,我吃饱了。”
  老顾笑了,说:“你几乎还没动筷子呢,饿了半天了,慢慢吃,不急,我先走,一会让彭书记把你送回去就是。”说着,他拿起桌上齐祥车的钥匙,跟陈静摆摆手就走了。
  陈静很有礼貌地站起身,送老顾到房间门口,老顾回头说道:“快去吃吧,多吃点。”
  陈静笑笑就走了回来。
  彭长宜发现陈静今天是经过特意打扮过的。
  陈静坐下后,低头喝了一口酸奶,放下杯子后,就扯了扯蝙蝠衫的衣领,此时此刻,他觉得她太美了,恨不得咬她一口……
  发现彭长宜眼睛直直地看着自己,小姑娘就笑了,说道:“看什么呢?吃菜呀?”
  彭长宜被她的天真都笑了,说道:“看你呐。”

  小姑娘说:“我不好看,别看了,吃菜吧。”说着,就用刚才彭长宜用过的那双筷子,给他夹了一点菜,放在他的小盘里。
  彭长宜一冲动,就握住了她夹菜的手,感觉她的小手软软的,热乎乎的,说:“你很好看,身上也很香。”
  小姑娘脸红了,说道:“呵呵,那是你喝多了,喝多了人眼睛就不好使。我刚洗完澡,是浴液的香味。”说完,就抽回自己的手。
  彭长宜双肘放在桌上,前倾着身子问她:“你们单位知道你出来跟我吃饭吗?”
  小姑娘乐了,说道:“干嘛?”
  彭长宜笑了,说道:“不干嘛,我就是问问。”
  小姑娘抿着嘴说道:“不知道,我没跟别人说。”
  彭长宜有意试探小姑娘,就故意逗她说道:“你干嘛不跟别人说?”
  小姑娘说:“我干嘛要跟别人说?她们知道就该炸了。”
  “她们知道干嘛要炸呀?”
  小姑娘有些不好意思了,看着彭长宜,说道:“你知道我的意思,还问。”
  彭长宜认真地说“我不知道。”
  小姑娘说:“她们要是知道县委书记请我,指不定会说什么呢,我听说,当年黑院长跟邬书记就是这么好上的,邬书记请她看病,大家就嚼舌根,后来被黑院长知道了,索性就跟邬书记好上了……”
  彭长宜伸出一根手指,竖在自己嘴边,小声说道:“他不是书记了。”

  小姑娘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吃吃地笑了,说道:“叫习惯了。”
  彭长宜说道:“你是不是也怕别人这样说你?”
  小姑娘红了脸,说道“那是,谁不怕呀?”
  彭长宜笑了,说道:“怕还来见我?”
  小姑娘的脸更红了,低下头,小声说道:“想见。”

  彭长宜的心一跳,说道:“你什么时候想见,就给我打电话。”
  小姑娘笑了,说道:“我不,你那么忙,哪有时间见我。”
  “我今天晚上也忙,不是有时间见了吗?”彭长宜温柔地说着,就给她夹了菜,说道:“吃吧,你今晚还没怎么吃东西呢。”
  小姑娘就低头吃他夹过来的菜,刚把菜送到嘴边又放下了,抬头看着彭长宜。

  彭长宜一扬眉,说道:“怎不吃了?”
  小姑娘说道:“我还没搞清楚你刚才问的话是什么意思呢?”
  “嗯?什么什么意思?”
  “我要是跟别人说了你请我怎么了?”

  “哈哈。”彭长宜被她的话逗乐了,他感到小姑娘很单纯,尽管有自己的小心眼,但仍然单纯,单纯的可爱,就像一张白纸,没有被任何涂料浸染的那样,他伸手摸了一下小姑娘的脸蛋,说道:“傻丫头,没怎么,你没跟别人说我就放心了。”
  小姑娘明白了彭长宜的意思,脸就有些微红,赶忙低下头吃了一小口,放下筷子,慢慢地嚼着。嚼着嚼着就长出了一口气。
  彭长宜知道小姑娘有了心理活动,她紧张了,就说道:“叹什么气?”
  小姑娘一愣,咽下嘴里的东西,看着他没有说话。
  彭长宜又给她的杯里倒满了酸奶,小姑娘低头连着喝下了半杯,彭长宜说:“酸奶喝多了你就吃不下别的了。”

  似乎这话提醒了她,她直起腰,拍着自己的肚子说:“难怪饱了,原来我不是吃饱的,是喝饱了。”
  她的这个动作,让彭长宜再次想到了丁一,就冲动地伸出手,说道:“来。”
  小姑娘看看他的手,说道:“干嘛?”
  彭长宜说:“过来。”

  小姑娘想起书记在山坡上吻自己,她的脸又有些微红,摇摇头,说道:“不。”
  彭长宜缩回了手,说道:“怎么了?”
  小姑娘看了看门口,说道:“怕人家看见。”
  彭长宜再次伸出手,说:“放心,你顾大叔找的地方绝对安全,没有人敢偷看咱们,来。”
  小姑娘还是摇摇头。
  彭长宜眼睛突然盯着她的脸左看看右看看,似乎发现了什么不该发现的东西。
  小姑娘说:“看什么?”
  彭长宜说:“你脸上似乎有一块脏啧。”
  彭长宜指指自己的脸,说道:“这儿。”
  小姑娘一听,赶紧用手去摸脸,说道:“还有吗?”
  小姑娘又去使劲摸了摸,说道:“现在呢?”
  “还有,你过来,我给你弄。”
  小姑娘这才起身,走到他的跟前。
  彭长宜一下就拽住了小姑娘的手,就势把她拉入怀中,就抱住了她……
  但是,他突然停住了……
  他看了看门口,又看了看拉上厚厚窗帘的窗户,他想到了这里会不会有人在监视自己,要知道,邬友福集团垮了,可是葛兆国还在,尽管下野回家,但他肯定会不甘心,恨彭长宜恨得牙痒痒,此时,正是他仕途顺利的时候,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因小失大,不能只顾眼前快活,而置自己的前程于不顾!何况眼下部长也出事了,他失去了一个政治智囊,而且他的家还需要自己关照,如果他再出事,那么王家真的就没有人能照顾了……

  想到这里,他轻轻地将她扶正,让她坐在他的里侧,温柔地说道:“喝点水吧,我嗓子有些干。”说着,就站起来,从旁边的茶水柜上取过茶壶,给自己和陈静各到了一杯水,咕咚两口就喝干了,心头的欲。火这才慢慢地熄灭了,感觉自己平静了许多。
  陈静不解地看着他,说道:“怎么了?”
  彭长宜笑了,坐在对面刚才她坐的位置,说道:“你是个可爱的女孩子,我不忍心,怕伤害了你……”
  “我喜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