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7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康斌说:“我就知道我下不了岗。他们来是不是还得搞个欢迎仪式?”
  “这事交给宣传部和文联了,会有一个仪式,到时候咱们出席一下,三源还仰仗着他们向外界给咱们推销呢,所以,千万不能小瞧了这一张张小照片,它的宣传力度和有可能带来的隐形资源是不可估量的。”
  康斌笑了,说道:“嗯,您不用做工作了,明天我继续上岗战斗。”
  彭长宜也笑了,说道:“有的地方老百姓还编段子寒碜党政干部喝酒,说喝坏了党风喝坏了胃,这酒,谁要是想喝谁就是王八蛋,我们这些人,没一个到家还馋酒的,没一个不是谈酒色变的,可是不喝行吗?不喝真他妈的办不了事。”
  康斌感到彭长宜今天心情不错,前一段,他的心情很不好,尽管康斌听说他离婚了,但是彭长宜没有主动跟自己说,也不便问,毕竟那是他的隐私,他不说就有不说的道理。紧接着亢州王家栋被双规,众所周知,王家栋是他的恩师,王家栋出事他彭长宜如果心情还好的话那就不是彭长宜了。其实,这次锦安市委的联查联看活动,说白了,重点就是排查征地中出现的问题,防止像亢州那样事件的发生。想到这里,他就说道:

  “亢州那场事影响不小,省里都知道了,中午喝酒的时候他们还说起这件事情来着呢。”
  一听康斌说这个,彭长宜刚刚好起来的心情就黯淡下去了,他点点头,说:“联查联看去了吴冠奇那里了吗?”
  “咱们这里只有老吴涉及得到这个问题,其它的都没有什么。老吴不会有问题,他征地的所有过程,都是在咱们政府监督下进行的,这个我心里有数。”
  晚上,彭长宜出席了接待省发改办的领导们,然后又转战联查联看领导小组这里,大概喝了七八两后,才开着齐祥的车,赶到省财政厅招待所,老顾在这里请陈静吃饭。

  当彭长宜走进一个装修豪华时尚的小雅间时,就见满桌子饭菜根本就没动,小姑娘只是在喝杯里的酸奶,很明显,他们在等他。
  彭长宜进来后,看了陈静一样,就见小姑娘穿着一件淡粉色的蝙蝠衫,平时习惯梳着的马尾辫不见了,头发散在肩上,从耳后随意地抽取两缕,用一个粉色的有着两个毛绒小球的发带固定在脑后,细长的白白的脖颈,干净透明,没有任何瑕疵,今晚的她,和那个机灵活泼的小姑娘相比,有了几分女性的妩媚和沉静。
  看见他盯着自己看,小姑娘的脸有点红,她赶忙站起,叫了一声“彭书记。”
  彭长宜笑着说:“坐下,坐下,咦,你们怎么没动筷?”
  老顾说:“小陈不吃,说等你来再吃。”
  彭长宜说:“你傻呀?干嘛饿着肚子等我?我在那边早就酒足饭没饱。”
  小姑娘笑了,说道:“酒足饭没饱,就说明我们等对了……”话没说完,就伸出一跟手指,堵在了鼻子下面。
  彭长宜说道:“怎么了?是不是有酒味?”

  “不是酒味,是酒气,烟味。”陈静说道。
  彭长宜揪起自己的衣服闻了闻,说道:“真是,怎么这么大的烟味?”
  老顾笑了,心说,您哪天身上没有烟味,怎么就今天闻到了?但他什么都没说,就给彭长宜倒了一杯水。
  小姑娘说:“酒后不要喝茶水,喝酸奶吧,酸奶有解酒作用。”说着,就给他倒了一杯酸奶。
  彭长宜接过酸奶杯子,却端起了茶水,说道:“我先去漱漱口,免得一会熏倒一个。”
  小姑娘赶忙说道:“不用,不用,我现在闻不到了。”
  但是彭长宜已经站了起来,端着水杯进了里面的洗手间。
  小姑娘有些不好意思了,跟老顾说道:“其实我没闻到什么,就是开始他进来的时候有点。”
  老顾笑了,说道:“没事,你该吃了吧?”

  小姑娘说:“等等吧。”
  老顾说:“你等吧,我是饿了,看着菜不能吃,难受。”说着,就开始去夹菜。老顾心说,我吃饱了好腾地方。
  等彭长宜漱完口进来后,老顾指着桌上的车钥匙,说道“开谁的车来的?”
  彭长宜说:“老齐的。”

  “那他开什么?”
  “我还管那么多,我有的开就行了。”彭长宜说着就看了一眼陈静。
  小姑娘被他的不说理逗笑了。
  老顾说:“这样,我先吃,吃完后把车给他送回去。”
  彭长宜说:“急什么,他且完不了事呢。来,小陈,要不咱们以茶不,以奶代酒,谢谢你的芦根水,自从喝了你的芦根水,我是腰不疼了,腿不酸了,脚也不抽筋了,也不失眠了,是吃嘛嘛香。”
  老顾一听,刚吃进嘴里的饭差点没喷出来了,他赶紧跳开,到旁边咳嗽起来。

  小姑娘也被逗得咯咯笑个没完,端着杯跟彭长宜的杯碰了一下。
  彭长宜没有笑,他故作认真地说道:“我说的是真的,你这偏方的确不错,赶明儿你教教我,我自己熬,就不辛苦你了。”
  小姑娘忙说:“我不辛苦,只要没有影响到你就行。”
  彭长宜一愣,看着她说道:“影响到我什么?”

  小姑娘抿着嘴笑了,没有说话。
  彭长宜看着她,越发地感觉她的有些神态和动作很像丁一,眼就有些直了。
  老顾咳嗽完后,就坐下来,边吃边说:“小陈还后悔呢,说彭书记这么忙,她还给书记添乱,有些过意不去呢。”
  彭长宜感觉小姑娘挺懂事,就说道:“你没给我添乱,恰恰是你来,才解救了我,不然我还在那边往死里喝呐,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呢?”

  小姑娘看着他,笑着说道:“那么客气?”
  彭长宜很认真地说道:“当然。你看,一来,我住院期间,多亏了你的芦根水,让我恢复的这么快;二来呢,正因为你,我才有理由从那边撤出来,你说,我能不感谢你吗?”
  小姑娘想了想说道:“你这么一说,我感觉是有这么点,除去叔叔,我没有给过别人芦根水,怕人家不信,再说妈妈也没时间熬。”
  “所以,我要感谢你喽。”彭长宜说完,又端起杯跟她的酸奶杯相碰,彭长宜喝了一口酸奶,咧着嘴说道:“护士同志,咱们能商量个事儿吗?”
  陈静笑了,看着他。

  “这样,酸奶是女孩子喝的,我留给你喝,我还是喝茶水吧,多说酒后不饮茶,但是我习惯了,这酸奶喝下去太噎得慌。”
  陈静说:“喝茶对身体损伤是一个慢性过程,《本草纲目》里就说了,酒后饮茶伤肾脏,腰腿坠重,膀胱冷痛,兼患痰饮水肿!现在你年轻,身体壮不显,等老了就有感觉了。”
  彭长宜说道:“我还年轻?”
  小姑娘说:“当然年轻了,但就是再年轻,如果不加以注意的话,等老了,身体就该跟你算老账了。”
  彭长宜说:“吓唬我是吧?”
  小姑娘笑了。
  “我喝白开水行不?”

  小姑娘点点头,“嗯”了一声。
  老顾起身就给彭长宜倒了一杯白开水,冲着小陈竖起大拇指,说道:“小陈,还是你棒,我总说酒后不要喝茶,但就是不起作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