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994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参谋长陷入了沉思,米-171轰隆隆的降落在导演部所在的安镇武警边防大队营区草地……
  石磊在集结部队,他的快速突击队,现在也许是要用回原来的称呼——701团侦察排,确定要扩编为侦察连。
  他要等候团部的命令撤离。在导演部有最终结论之前,接到命令的部队已经开始向既定的地域集结,其他部队则原地待命。
  12旅有一个连的兵在对面的山坡那里坐着休息,双方都在等着导演部的命令,然后往后撤。
  701团侦察排的兵坐在自己的猎鹰车发动机盖,有的靠着车子,或在抽烟,或拿着开山刀在把玩,下巴高高抬着,根本不正眼去看那个12旅的步兵连。
  也许几个小时之前,701团的兵们还不太敢正视12旅的兵,因为彼此的差距实在是巨大。但是,经此一役,701团的兵发现——对面那帮叼人其实一般化,******他们也会害怕!

  因为,我们手里有刀!
  或者,有越来越多的701团士兵,甚至包括12旅的士兵深刻的认识到一点——不怕死的人有多么的可怕。
  那一边,12旅的后勤人员在清理现场。
  整个看去像是激战过后的战场。
  少兵带着虎穴营的一个连经过这里,看见了垂头丧气小媳妇似的不敢大胆去看701团侦察排的那个连的兵,脸子顿时拉了下来。
  拍了拍车顶,少兵让车队停下来。
  那个连的副连长跑过来,和少兵打招呼。虽然少兵只是个排长,但是虎穴营的军官,天生的自我感觉高人一等。
  “老林,你这些兵什么情况,霜打的茄子一样。”少兵很不满,哪怕是不打了,往那一坐,气势也绝对不能红军的低了去。
  副连长苦着一张无奈的脸说,“那能怎么样,701团这帮叼兵是活生生的跟土匪,流氓!他们根本不按规则来!真砍的啊!总不能去跟他们真的拼个你死我活吧?反正是挺吓人的。”
  他指着远处几台猛士车说,“你看,那几台后勤部的猛士车,被砸成这样。这帮王八蛋!”
  说着,他狠狠地瞪了一眼石磊那边。
  少兵这才注意到,远处后勤部的人正在给几辆运输型的猛士车拍照落实证据,车灯车窗什么的全都被砸烂了,发动机盖轮胎什么的,也不能幸免。

  “妈的!”
  副连长连忙拉住下车的少兵,说道,“别冲动。情况报去导演部了,你别去招他们,再弄出几个伤亡来,谁都没好果子吃。”
  少兵忿忿的瞪着石磊那边,终于还是用理智克服了冲动的情绪。
  但是他也感觉到了,这个连,胆气已经被打没了。
  又一架米-171降落在3777高地的时候,李牧刚刚下达了全团于主防御阵地集结的命令。

  几分钟前,导演部下达了指令,参演部队按照既定计划收拢部队恢复战场,按照计划往回撤。
  也是说,在导演部没有定出胜负之前,下达了参演部队回撤的命令,同时也意味着,这场别开生面的对抗演习划了句号。
  所有部队都要回填工事,把一切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做完这些工作,才能集合,然后组织回撤。
  李牧是下午两点整下达的命令,他只给部队五个小时的恢复战场时间,下午七点三十分全团主要防御阵地集合。
  而现在,又有领导来了。
  薛猛慌慌张张从指挥部里跑出来告诉李牧:“老李,是李唐义副参谋长!”
  来人是西北军区副参谋长李唐义少将。

  李牧把目光从慢慢降落的米-171挪回来,讶异道,“他怎么来了?”
  “我问过了,首长昨天到了安镇导演部。”薛猛苦笑着说,“也是说,咱们团的那些行为,他都亲眼看到了。”
  “早晚的。”
  李牧说着,急忙压着帽子大步迎去,米-171已经落下。

  黄友全过来,他大可不必多礼,黄友全也终究不敢在他面前摆架子,毕竟是挨过打的人。李唐义不一样了,若是战时,副参谋长绝对的可以位列首长的范畴之内。
  更何况,李牧还是大头兵的时候,人家已经是特战旅长了,资历甩他好几条街。况且,李唐义和陈韬还是老同学呢。
  “首长好!”
  李牧在旋翼下的风敬礼问好。
  李唐义抬了抬手,便微微弯着腰走过来。警卫参谋和他的机要秘书左右紧跟着,警卫参谋腰间挂着老式的牛皮快枪套,那里插着的手枪肯定是妥妥的了实弹的,而机要秘书则提着迷彩的公包,戴着眼镜,书生气较重。
  后面跟着好几位高级参谋和政工干事,随从并不少的。

  离开了直升机的影响,李唐义才站定脚步,打量着李牧,末了吐出一句:“行,出息了。”
  说着,他回头对一干参谋干事说,“去忙你们的。”
  参谋干事们乌泱泱的往701团指挥部去。
  李牧一下子急了,“首长,这是要干什么?”
  “查你的指挥部,怎么,没你的批准,你是不是也要拿开山刀砍我?”李唐义呵呵笑着问。
  李牧顿时囧了。
  挥了挥,李唐义走到了团旗下面,在李牧刚才做的沙滩椅坐下来,也选了个舒服的坐姿。
  他的机要秘书和警卫参谋不远不近的站在一边。
  李牧给薛猛打了个眼色,薛猛会神,连忙的进指挥部去了,李牧走到李唐义跟前站好,说,“首长,好久不见,您是越来越年轻了。”

  “少见,嗯,真少见。”李唐义打量了李牧好一阵子才说,“我记得,当年在西南,你区区一个小队,想灭了我。如果途不是遇着突发事件,你还想着斩我的首呢吧?拍马屁,可不是你的转长。”
  李牧有些烦躁,说,“首长,咱不绕着圈子说话行不。要杀要剐你一句话的事,你查我指挥部干什么,我的班子肯定是服从我的命令,他们执行我的命令有什么问题?”
  李唐义眯起眼睛,随即微微偏头,喊秘书,“清单拿过来,给李大团长看看。”
  机要秘书连忙取出一张清单走过来递给李牧。
  李牧拿在手里,仔细地看了一遍,是12旅在这次演习的损失清单,里面有很多是标红了的。他很轻易的能看出来,标红的项目,是没必要的损失。也是说,那些都是他李大团长“任性”所致的。

  饶是有着国陆军装甲最厚的脸皮,李牧此时此刻也有些脸微微发烫。损失,的确,有些,刺人眼球。其他零零碎碎的不算,光是弹药堆积场那些弹药,得好几百万元。
  让李牧都觉得有些意外的是,后面附的12旅的伤亡统计数据。
  没有人员阵亡,但是,12旅受伤的兵,有三十多人,其有七八个是重伤员。光是伤员救治以及后续的处理安置,是一大笔费用。尤其是几个重伤员,李牧再清楚不过,退回去,国家养一辈子,留下来,军队养一辈子,没得说的了。
  也许,光是军功章的准备,需要政治部门往常忙十倍,甚至不止。
  怎么处理李牧,李唐义头疼得很。你说他违反纪律,那是扯淡,你说他违反演习规则,也不现实——历次演习里,有哪一次是完完全全的按照规则来的。战前侦察打成一锅粥的情况还少见吗?
  日期:2017-05-30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