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7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心想,反正部长也很快会回来,而且,看此情景,也瞒不过去了,就说道:“阿姨,王叔儿在这次对牛关屯的行动中,和市委市政府唱了反调,先是辞职,后来就被审查了,不过现在没事了,都过去了,过几天他老人家就会回来了,您放心吧,是虚惊一场。”

  王圆妈妈说:“哦,我说这十多天我的眼皮总是跳,原来雯雯有事瞒着我啊!嗨,你说这个傻孩子,家里就我们娘俩了,还有个吃屎的孩子,你还瞒我干什么呀?再说了,跟家栋这么多年了,好多事不懂也懂了,小圆当初就是这样,他们瞒着我,不让我知道,最后我不还是知道了?这么大的事哪能瞒得住啊!这个傻孩子,真是让心疼啊——”
  彭长宜说道:“阿姨,没事了,你放心吧,过不了几天,叔儿就会回来,雯雯怕您担心……”
  王圆妈妈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该担心就得担心,一家人,谁出了事都是全家的事,我说这孩子最近怎么这么瘦了,饭也吃不了多少,奶水都少了,原来,原来……是老头子又出事了……”
  彭长宜说:“马上就会回来的,已经过去了,您千万别着急。”

  王圆妈妈又说:“你们没有必要瞒着我,因为小圆的事,我后来就批评他,说儿子的事,你不该瞒我,我又不是一个糊涂的老太太,哎,这次又瞒着我了,我身体是有些不好,但还不是纸糊的,真的不用担心我。我说那天他给我打电话,怎么啰哩啰嗦的,好几十年都没这么跟我说过话,感情那次就出事了……”
  彭长宜说道:“阿姨,您放心,他马上就会回来,到时候我邀上几个小弟兄,到您家去吃饺子,给他压惊。”
  王圆妈妈哽咽着说道:“长宜,多亏了我们还有你……”她有些说不下去了。
  彭长宜说:“阿姨,当然了,没谁也得有我。”

  王圆妈妈说:“这两天我还纳闷呢,京海和黄金怎么换着班儿地来家里,不是送点这个就是送点那个的,敢情你们都是在安慰我呀?”
  “呵呵。”长宜笑了,说道:“他们都去着呀?”
  王圆妈妈说:“是啊,京海昨天晚上来着,送过来一筐蜜桔,说是新下树的,坐了一会,逗了一会王子奇就走了,我还纳闷呢,他怎么没提家栋?原来你们都知道,就我一人不知道啊?”
  彭长宜笑了,在王家栋这个问题上,彭长宜没有和他们任何人交换意见,因为毕竟王家栋是在那样一种情形下辞职的,又是在那样一种情形下被纪委带走的,他只需要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就是了,寇京海和黄金都是义气之人,他们这样做某种程度也是做给彭长宜看的,对此,彭长宜心里明镜似的。于是他说道:“呵呵,他们想部长,所以只好去家里看您去了,看见您了,就看见部长了。”
  “唉,我要是知道是这么回事,都不让他们来,这个节骨眼上,让人看见,对他们影响不好。”
  彭长宜笑了,说道:“您想多了,没事的,他们会小心的。”
  王圆妈妈说:“好了,没事就好,我就放心了,长宜,你还跟雯雯说话吗?”

  “不说了,您要保重自己啊。”
  “我没事,我怎么也得给家栋看好他的孙子,呵呵,头走的时候,还嘱咐我着呢,好了,我挂了,你看这雯雯只管哭,不管孩子了……”她话没说完就挂了。
  彭长宜在电话里也听到了孩子的哭声,他很感慨,一个家庭,在遇到危机的时候,就需要像部长一家人那样,齐心协力,互相扶携,共同度过危机。他感到雯雯做得就很好,当然,这和部长平时的言传身教、以身作则也有很大的关系。
  放下电话后,老顾进来了,彭长宜抬眼看着他,老顾平时很少上来,尽管是彭长宜的贴心人,但是他从来都在自己的位置上,不掺和他的任何政务,这个时间上来,肯定是有事。
  彭长宜问了一句:“有事?”
  老顾嘿嘿笑了两声,说道:“没什么事。”说完,就站在樊文良的书法作品前观看着,看完樊文良的字,又看着江帆是照片,最后又踱到丁一的小字跟前,似乎他从来都没有见过墙上的这些东西,似乎他上来就是为了欣赏他们的艺术作品来的。
  彭长宜见他这架势,就放下手里的笔,说道:“说吧,到底有什么事?”
  老顾这才说道:“小陈刚才给我打了一个电话。”

  “小陈?哪个小陈?”彭长宜问道。
  老顾笑了,说道:“陈静,医院护士,难怪这孩子不亲自来给你送芦根水,人家就怕你忘了她,不好往你跟前凑,敢情你还真把人家忘了。”
  彭长宜想了想,说道:“我最近事多,还真忘了,对了,她上次给我的芦根水,我早就喝完了。”
  老顾说:“何止上次你喝完了,中途我又去医院取过一次,你也喝完了,看来还真忘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呵呵,是啊,的确忘了她了。”
  老顾又说:“她刚才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是在电视上看到你讲话声音还是有点不利索,就给你熬了芦根水,让我有时间去医院取。”
  彭长宜下意识地咳嗽了一声,笑着说“去吧,我说最近几天好像缺了点什么,原来是芦根水没有了。”
  老顾说:“刚才我在电话里跟她开玩笑,说谢谢她,她说不用谢,如果彭书记觉得过意不去就请她吃顿饭吧。我说没问题,彭书记肯定请你。小丫头一听,高兴坏了。”
  彭长宜的眼前,就出现了那天在山上采野菊花的那个美好瞬间,那个眼睛酷似丁一的小姑娘,那个青春活泼,聪明可爱的小姑娘……想到这里,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你就给我找事吧?”
  老顾赶忙说道:“我没有彻底应她,我说最近彭书记比较忙,他肯定没有时间,如果他没有时间请你,今天晚上我请你。哪知人家小姑娘说,那就等彭书记有时间再请。说完,人家就笑着挂了电话。我就上来了。”
  彭长宜抬头看了老顾一眼,说道:“今天晚上建业书记那儿有客人,锦安联查联看的人在咱们这儿呢?”
  老顾说:“那您还亲自去陪呀?”
  彭长宜低头笑了一下,说道:“不陪我也得去见个面,这些老爷们,谁都不能得罪。”
  老顾说:“刚才我去西院呆了会,老齐说,康县长也有客人。”
  彭长宜说:“我知道。”
  “估计今天下午不走了,我感觉,自从咱们三源搞好了以后,这锦安市委市政府的人都愿意往这老山背后跑了,原来他们一年都不准来一次,现在是吃惯了嘴,跑惯了腿了。”
  彭长宜说:“这话不可以跟其他人说,有的时候,这也是工作内容的一部分,关系也是生产力。”
  彭长宜这话说得一点都不假,如今,在各级政府官员中,他们几乎有一半的时间是在应酬,在忙于应付各种关系,而在这些关系中,又有多一半的时间是在应付上级的关系。剩下干工作的时间也就不多了。如果把这不多的时间全部用于干工作,也是没有问题的,可是,有些官员,连这也做不到,所以,上级就出台了一系列的考核指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