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7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到这里,彭长宜说:“那好,谢谢您。”彭长宜知道,如果戴俊苹想“留意”,她就会留意,如果她不想“留意”,你就是想让她“留意”也是不可能的。于是就说道:“戴阿姨,一切随便,不要特意打听。”
  戴俊苹说:“我心里有数。”
  第二天早上,彭长宜接到了陈乐的电话,陈乐告诉他,他的看守所人满为患了,市委市政府对牛关屯采取了行动,动用了四五百警力,其中还有锦安的防爆大队……
  彭长宜知道就是因为这次行动,王家栋才辞职被纪委人带走的,听完后,他气愤地说了一句:“瞎闹,简直是瞎闹!”
  第二天下午,彭长宜在回三源的时候,他特地让老顾沿着绕道牛关屯,当他来到牛关屯村耕地的时候,就见成片成片的玉米被推土机推倒、碾平,远处,十多辆挖掘机正在轰轰隆隆地施工,有一种劫难后的悲凉景象。即将成熟的庄稼被毁,任谁看到这情景心情都会沉重。他下了车,走到地里,从地下抠出了一个玉米穗,剥开后,用手掐了一下。
  老顾也扒出一个玉米穗,说道:“这样的晒几天都能磨面吃了,可惜了!”
  这时,有一个老农背着筐,在捡玉米,彭长宜走了过去,说道:“大爷,您看今年这收成一亩地能产多少斤?”

  老人伸出一个手指头。
  “一千斤?”
  老人说:“我们村里这几百亩地是肥地,我说一千斤还保守了呢,哪年都过一千,不像那几个村子的地,他们那几个村地里产的粮食,哪年顶不过我们村这块地,这也是我们村老百姓对征地有意见的真正原因。”
  老人又说:“从低指标过来的人,看见粮食就有心疼,我看着可惜,就想过来捡捡,可是越捡越闹心,不捡了,地都没了,捡这么几根苞米又有什么用?”老人说,就把手里的苞米扔在了地上。
  彭长宜知道这是老人此时的痛,也是全村人的痛,他也不知道该怎样安慰老人,就说了一句废话:“村里也没人来捡吗?”
  老人梗着脖子说道:“捡什么捡?上午来了那么多丨警丨察,抓走了好几十人,谁还有心情捡这个呀,哎,庄稼人,也是有尊严的啊——”说着,一赌气,就把筐踢倒,里面的苞米也被踢了出去。
  彭长宜看见老人的眼圈红了。

  老人接着说道:“你说如今这老百姓是不是就该死?就该受欺负?”
  彭长宜说道:“不会的,相信政府会妥善解决这件事的。”
  “政府?解决?经过今天这事,政府还能让我们相信吗?傻子才会信啊!”
  是啊,就是政府派人剿了他们,把他们的口粮夺走,把他们的土地占有。他不由皱着眉,小心地问道:“有人受伤吗?”
  “有人吗?”老人瞪圆了眼说道:“死了两个,伤了无数。前前后后抓走了我们村一百多人了!”老人很激动。
  “有那么多?”彭长宜吃惊地问道。
  “有啊!昨天去北京告状的就二十多人,一个都没回来,听说都没关在亢州本地。前起儿去北京的那批人多,有一百多人,现在还有十多个没放回来,说还在给他们办学习班。”
  “为什么要上北京反应问题呢,锦安不行还有省里?”彭长宜问道。
  “省里?省里要管就不去北京了?”
  据老人介绍,村民们已经多次向锦安和省里反映这个问题,但是一直都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他们认为事情已经很难在京州省解决了,就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中央政府身上。于是,一百多村民离开牛关屯,第一次到北京集体上丨访丨,可是刚到新华门,就被亢州派来的两辆大轿车接回,这些人全部被送进了学习班,后来陆续放出,只有少部分人没有回来。此后,市政府就开始动用人力车力,日夜看守牛关屯村的各个出口,防止集体上丨访丨事件的再次发生。

  这次二十多人,是分头走的,他们在一个地点汇合后,便再次去北京上丨访丨,又被政府接回,这次,全部被送到外地看守所。
  老人说:“反正横也是死,竖也是死”,他们就坚持着不妥协。他们认为中央政府迟早会出面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没想到发生了早上的一幕……
  老人说完,叹了一口气就走了,他扶好背筐,背在肩上就走了,地上,是他踢出的那几根剥好的黄灿灿的玉米……
  彭长宜望着老人弯曲的背影,他又向远方正在施工的地方看了一眼,也扭头上了车,回三源去了。

  也许,让所有人都感到意外的是,这场官民冲突,不仅没有因为政府强制执行而缓解,反而还有加重的趋势。两天后,牛关屯村18五十岁以上的老党员联名给乡丨党丨委写信,要求集体退党!
  18名党员还是老党员集体退党,这是建国以来从来没有过的大事!
  五十岁以上的老党员,平均党龄都是二十多年往上、具有很高政治觉悟的老党员,显然,他们退党不是一时冲动的行为,而是另有隐情。
  这件事立刻惊动了中央,惊动了总书记,总书记对这件事作出了重要批示,责令京州省彻查此事,中。组。部和中。纪。委各派出专人督导。

  京州省立刻组成省市两级联合调查组,直接进驻了亢州牛关屯村,深入到农户,挨家挨户地走访调查,在走访调查期间,严令禁止地方政府干涉。
  这个消息是戴俊苹告诉彭长宜的,彭长宜听后先是惊讶,后是欣慰,他惊讶的是,18名老党员退党,这个动静足以惊动中央,他欣慰的是,省地联合调查组肯定能够妥善解决这次的征地事件,肯定会认为亢州政府采取的过激行动是错误的,至少是不妥的,那么,王家栋正是阻止这次行动才提出的辞职,从而激怒了某些人而被双规的,如果这次事件从根本上错了,那么王家栋肯定会被释放回来,也肯定能官复原职的。

  彭长宜把这个消息立刻告诉了雯雯,雯雯激动得说道:“太好了,那我家王子奇又能看到爷爷了……”话没说完,就在电话那头嘤嘤地哭开了……
  雯雯这句话,也让彭长宜这个大男人眼睛湿润了,试想,雯雯一个弱女子,挑起了这个多难的家庭,上有老,下有小,而且婆婆还身患绝症,许多话还不能跟她说,既要一个人忍受孤独、恐惧和煎熬,还要照顾好孩子和老人,还要处理王圆遗留下的各种生意上的问题,以往,有王家栋在,这些都不成问题,现在,家里的主心骨没有了,可想而知,雯雯面临的压力该有多大?
  这时,就听王圆妈妈说道:“雯雯,你哭什么,怎么了,你爸爸出了什么事……谁的电话?”
  雯雯一时说不出话来,还在哭……
  彭长宜心想雯雯太不谨慎了,这下老太太知道了。还没容他多想,电话里就传来王圆妈妈的声音,她说道:“喂,谁呀?”
  彭长宜赶紧揉揉眼睛,说道:“阿姨,是我,长宜。”
  “哦,长宜啊,雯雯怎么哭了,长宜,告诉我实话,你叔儿到底去哪儿了?他出什么事了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