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6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庄稼道很窄,勉强可以通过,但是车身往往会刮到探出头的玉米秸秆,小司机小心缓慢地向前行驶着。
  突然,他们看到前面有四五个手握镐柄、锄头、铁锨的人站在路中比划着什么,神情很激动的样子,看见他们的车过来了,他们便下意识地握紧了手里的工具。
  小司机说道:“不好。”他的声音都哆嗦了。
  温庆轩的心也在突突跳,但是他强装镇静,说道:“没事,保持车速,千万别熄火。”说着,他伸手就将小司机放在驾驶室里横幅扔到了脚底下,并且用脚踢到了最里面。然后把扩音器也搬到了脚底下,脚便踩在了上面。
  那几个人并没有立刻给车子让开路,他们瞪着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这辆车,快到跟前了,温庆轩摇下玻璃,探出头说道:“劳驾几位,让下路。”
  几个人见温庆轩面带微笑,一看就他们一老一小的两个人,就闪到了玉米地里,汽车便开了过去,温庆轩赶紧摇上车窗,冲他们摆摆手,表示感谢。
  小司机的汗就下来了,他也微笑着冲他们点点头,眼睛却时刻盯着左右,温庆轩也用眼睛余光监视着那几个人。
  温庆轩小声说道:“别紧张,加速前进。”
  车子就在他们的注目下,慢慢地向前驶去。
  待车过去之后,后面的人突然指着他们说道:“好像是宣传车,奶奶的,截住他们!打丫的……”
  小司机一听,下意识地踩下油门,汽车便不顾一切地向前冲去,也不管什么玉米秸秆了,反正这车也不怕刮蹭,他们不顾一切地驶出了庄稼路,驶上了一条水泥路,后面的人见怎么也追不上了,其中一个用铁锨从地上锄起一铁锨泥土,冲着他们的后面抛掷,就听咣咚一声,砸到了车的后帮上……
  驶上了水泥路,温庆轩和小司机都长长出了一口气。

  司机说道:“我的妈呀,吓死我了。”
  温庆轩也出了一身冷汗。
  顺着这条水泥路一路疾驰,牛关屯村便被他们甩在了后面,绕了一大圈后,才驶上了回城的路。
  后来,温庆轩得知,他们回来的时候,这场“战斗”早就结束了,牛关屯共计有五十多人被抓,牛宝林等几个骨干分子全部被抓,驻守在庄稼地里的村民被驱散,抓的抓,伤的伤,他们搭建的卧铺被捣毁,村民们挖的壕沟也被填平,紧接着,早已经等在外围的施工方几十辆作业车从不同的方向一齐进入庄稼地,大片的庄稼被推倒……
  在这场混战中,多名公丨安丨干警受伤,有一名武警战士**受伤,一公丨安丨干警因为砖头击中头部,造成颅内出血……六七辆警车受损严重,其中,一辆防爆指挥车被砸。在抓捕闹事分子的混战过程中,公丨安丨干警曾经一度遭到村民的围攻,为驱散近乎疯狂的人们,警方释放了催泪瓦斯,并鸣枪,这也就是小司机听到枪声的原因所在。
  有一村民大腿内侧的动脉被塑料弹壳击穿,在送往医院的过程中流血过多死亡,还有两个伤势比较严重者,其中一个到医院后抢救无效死亡,另一个仍未脱离危险,至于骨折、擦破皮的流血者,不计其数……
  彭长宜回来后,他给雯雯打了电话,雯雯在电话里哭了,她说:“彭叔儿,怎么会是这样啊?王圆出事,我尽管也担心,但是因为有爸爸在,我心里有底,可是,我爸爸他也……这让我怎么办?”

  彭长宜很同情雯雯,就说道:“雯雯,你别哭,让你婆婆听到。”
  雯雯说:“我从来都不敢当着他们的面哭,现在就我一人在家,婆婆去超市买东西去了,彭叔儿,你说我爸爸会有事吗?”
  彭长宜的心也收紧了,被纪委带走的人,没有不弄出点事的,有错抓,没错放,就是这个道理,何况王家栋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被纪委带走的,没事都得整出事情来。再说了,王家栋从政几十年,哪能没有事?这次,肯定是陈谷子烂芝麻的一起抖落了。所以,对于这次双规,王家栋凶多吉少。但是他万万不能把这话告诉雯雯的,他只能安慰她说道:
  “雯雯,放心,你爸爸的为人我知道,他不会有什么问题的,要说问题,就是这次不配合市委的行动,除此之外,他什么问题也不会有。”
  雯雯轻声抽泣了一下说道:“我知道,爸爸肯定不会有问题,但是,搁不住别有用心的人鸡蛋里挑骨头的找问题,他们既然敢这么做,就是想置我爸于死地的。”雯雯毕竟是在市委机关工作的人,大小也是个领导,又在王家栋的身边耳濡目染,官场上的事她是知道一些的。
  “雯雯,别想那么多了,你还在哺乳期,你该知道,孩子,是你爸爸的心尖儿,所以,带好孩子,照顾好你婆婆,才是你最打紧的事儿。还有,不管你爸爸有没有事,不管你爸爸回不回来,你都要撑起这个家,另外,我还是那句话,你爸爸的事,是你爸爸的事,你绝对不能掺和,不能向任何人打听,不能向任何人抱怨,什么话都不要说,这个家,你不能再出事了……”
  雯雯点点头说道:“好的。彭叔儿。”
  晚上,彭长宜住在金盾宾馆里,他给女儿打了一个电话,自从娜娜知道父母离婚的消息后,他打电话的次数明显比以前多了起来,他跟女儿说了几句话后,就挂了电话,他没有告诉女儿自己回来的消息。

  九点钟的时候,他给樊文良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了王家栋被双规的消息,樊文良显然很吃惊,他就大致把自己掌握的情况跟樊文良说了一遍,樊文良说道:“长宜,如果锦安有比较知近的人打听一下,如果没有知近的人就不要乱打听。”
  彭长宜说:“明白,?我想想办法吧。”
  彭长宜放下樊文良的电话后,他就想到了戴俊苹,他想给她打电话问一下,但总觉得电话说不清楚,就想着去一趟,想起樊文良说的话,觉着还是打电话隐秘一些,他看了看表,觉得这会戴俊苹应该在家,他就直接拨了戴俊苹家的电话。
  电话是靳老师接的,靳老师每个双休日都会回来,彭长宜跟老师寒暄了几句后,说道:“老师,您给我找下阿姨,我跟她打听点事。”

  靳老师说道:“我就知道你小子找的不是我。”
  彭长宜“嘿嘿”笑了几声。
  戴俊苹过来接电话,当彭长宜跟她说了王家栋的事后,戴俊苹就是一惊,她不知道王家栋被双规的事。
  这件事她不知道也属正常,因为纪委有的时候是独立办案,双规一个县级市的领导,也就是纪委会决定,报请一把手后批准,就可以实施了。没有必要让常委们都知道。但是王家栋是一个县级市的人大主任,这个动静也不算小啊?即便是小道消息,戴俊苹也该是能听到的。
  戴俊苹说:“长宜,这样,明天上班我留意一下这件事。”
  彭长宜发现戴俊苹说话比较谨慎,她没有说“打听”,而是说“留意”,本来,戴俊苹即便是一名常委,但双规的事,是非常敏感的事,纪委有独立办案的权限,是不能随便打听的,何况,这个问题向来都是敏感的事情,有时,也是唯恐避之不及的事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