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6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村里的广播车还在满村地广播着:牛宝林,你要识时务,不要以卵击石,不要拿全村的老百姓当赌注,更不要把全村的百姓带到邪路上去,你的行为,会连累全村的。你要主动出来自首。牛关屯的全体村民们,你们不要被别有用心的人所迷糊,所蛊惑,要认清形势,通过合法渠道反应问题,最终达到解决问题的目的……
  广播车战战兢兢地行驶在村街道上,在车的两侧,挂着两个红色的横幅,横幅上分别写着:保卫改革开放成果,维护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车厢里,一览无余,只有一个扩音器,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也许,就因为车里连一根木棍都没有,驾驶室里,只有两个人,这两个人不具备攻击力,所以,村民们开始并没有袭击广播车。
  此时,除去司机外,广播车的驾驶室里还坐着另外一个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市委宣传部部长温庆轩。
  温庆轩的表情肃穆、心情沉重,他不但目不斜视,而且有时还把眼睛闭上装睡觉,一幅谁愿打就打,谁愿砸就砸的劲头。
  温庆轩不是在常委会上辞职了吗?他怎么出现在广播车上了呢?而且还当了此次行动的先头兵?

  尽管温庆轩在常委会上也明确提出辞职,但他辞职的请求被上级驳回。
  作为班长,韩冰在会后跟温庆轩谈了话,话谈得很严肃,说温庆轩辞职,是觉悟不高、党性不强的问题,并代表组织,对他进行了严厉地批评,要他无条件地配合市里的这次行动。
  就这样,在没有王家栋的常委会上,温庆轩被指派连夜起草新《告牛关屯全体村民书》,另外负责押运宣传车,作为这次行动的先头兵,进入村中,反复宣传,用于瓦解群众对政府的敌意,唤醒群众的觉悟,不让他们跟着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起哄,更不要跟政府对着干?
  尽管很反感韩冰的用词,但是温庆轩没有反驳,他很无奈。散会后就闷在办公室起草《告牛关屯全体村民书》。温庆轩是市里有名的大笔杆子,也是省里理论界比较知名的人物,至今仍然是省“***思想理论研究会”的副秘书长,如果不是樊文良,他早就调走了。没想到,被寇京海笑称“鸿儒”的温庆轩,却要亲自起草这篇小小的《告牛关屯全体村民书》?

  别小看了这么一封告村民书,字字句句都能传达出政府的声音和态度。所以,温庆轩并没有把这个活儿交给别人,他也的确想自己亲自起草这封信,他更想通过这封《告牛关屯全体村民书》,向牛关屯的村民们传递出某种潜在的信息,传递出政府在某些问题上绝不妥协、绝不手软的决心,真心规劝那些闹事的村民们,千万要认清形势,不要跟政府硬碰硬,有什么问题,通过合法渠道解决,最终保护自己的权益不受侵害。

  温庆轩起草完《告牛关屯全体村民书》后,他敲开了市委书记韩冰的办公室,在经过走廊的时候,温庆轩发现,机关里所有领导的房间都亮着灯,也就是说,所有的领导都没有下班,几个主要科室的人也没有下班,有那么一种紧张的空气在弥漫,使人感到压抑。
  市委书记韩冰的办公室里,坐着范卫东、新来的公丨安丨局局长等人,他们在低头研究着什么,温庆轩一看,那是一张被单独放大了的牛关屯村的地形图,温庆轩隐约感到,他们要对牛关屯动手了。
  韩冰接过这封告全体村民的公开信,从头到尾看了一眼,抬头说道:“力度不够。”
  温庆轩笑了一下,没有说话,也没有拿回那张纸。

  韩冰见温庆轩没有说话,就低下头,从笔筒里抽出笔,亲自改稿,直改到符合自己的心意后才交给温庆轩,说道:“马上找广播局,连夜录制,制好磁带,并准备好宣传车待命。”
  这应该是市委书记对自己下的指示。温庆轩回到办公室,开始细心地揣摩市委书记亲自改的这篇稿子,就见上面加上了这样一段话:
  “鉴于当前形势,我们郑重声明:人民政府维护的是国家和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决不会满足少数人的非分之想;我们宽容的是受蒙蔽的群众,但决不容忍违法犯罪分子任意横行。我们警告那些仍在组织煽动群众闹事的不法分子,立即悬崖勒马,真正站在群众的利益上解决问题,不要在违法犯罪的泥潭中越陷越深,以免给自己和家庭造成无法挽回的悲剧……”
  温庆轩叹了一口气,就把这篇稿子交给一个副部长,让他亲自拿着去广播局录制磁带,并且指示这名副部长,安排好广播车的事宜。
  刚布置好这项工作,温庆轩就接到了市委办的电话,电话通知,所有领导不得下班,食宿在机关。
  温庆轩放下电话后,他就走出办公室,心想,你们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去吧,我要下班回家。
  他刚走出来,迎面就碰见了范卫东,范卫东趾高气扬地说道:“温部儿,干嘛去?”
  “回家!”温庆轩说道。

  范卫东看着他,说道:“市委办没有通知你吗?”
  温庆轩很不喜欢他说话的这种口气,就说道:“通知了,我回家喝碗粥再回来,最近几天胃病犯了,吃不了油腻的东西。”
  范卫东看了看他的脸色,说道:“嗯,你的脸色是不太好,多注意身体,有些心该操再操,有些不该操的心就不要**,我们毕竟都不年轻了。”
  温庆轩笑了一下说道:“我看范书记最近气色也不大好,也要注意身体,我们毕竟都不年轻了。”他最后也说了一句跟范卫东同样的话。
  范卫东摸了一下自己的秃脑门,说道:“最近一直失眠,从来没有过这个毛病,唉,真盼着这件闹心事早点过去,咱们好书归正传,该干嘛干嘛。”

  本来,温庆轩不想跟他探讨这个问题,但是看今晚这个阵势,似乎有必要再次表达一下自己的心境,就说道:“老范啊,韩书记年轻气盛,咱们可是年纪都不小了,尤其是你,要给韩书记当好参谋和助手,会上决定的那件事,不能做啊!尽管家栋说话偏激不好听,但是他说得有道理啊,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我们的枪口都不应该对准群众。老范,你呀,有必要给韩书记撤撤火,还是本着稳定大局,妥善地解决这次征地纠纷,不能武装进村……”

  范卫东看了一眼温庆轩,说道:“温部长,你怎么到现在还跟市委唱反调?不该对着这个不该对着那个的,都不该对着,我们要国家机器干嘛!再说了,那伙人还是群众性质吗?我说连着开了这么多次会议,你的觉悟和认识怎么就提高不到一定的位置呢?我这样跟你说吧,锦安增援的警力,后半夜就到亢州了,箭都在弦上了,你怎么还这么书生气?”?说完,就不再理他,咚咚地迈着脚步走了。

  温庆轩感觉范卫东就跟打了鸡血一样那么气壮山河,望着范卫东的背影,温庆轩的心里就凉透了,他心事重重地下了楼,回了家。吃完饭他跟家里人说:“有人打电话找我,就说我感冒发烧起不来。”说完,就闭门躺在床上睡觉去了……
  半夜的时候,他家的电话果然响了,是市委办,通知他马上到单位,说有紧急会议。他妻子说他病了,在发烧,这时,电话里就传来韩冰的声音,韩冰说道:“我是韩冰,让他十分钟之内赶到市委,这是纪律!”说完,啪地一声挂了电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