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349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顿时真的受宠若惊,坐下来说道:“这不是太客气了吗?”
  陆老闷淡淡地说道:“我家里平常也这样,没有什么稀奇的……”
  陆鸣笑道:“我倒是忘记了,陆叔可是陆家镇土豪级别的人物,生活品质自然与众不同,我就不客气了……”
  陆老闷冲陆媛说道:“阿媛,叫他们都来一起吃……”
  陆鸣一颗心砰砰乱跳,原本总觉得自己距离陈丹菲十万八千里,可没想到忽然间就在同一张桌上吃饭了,难道这不是缘分吗?

  不一会儿,一个年轻人从楼上下来坐在了陆鸣身边,陆老闷说道:“这是我儿子阿邦……”
  陆鸣瞥了一眼陆邦,只见年纪跟自己差不多,长得倒是挺帅气,不过,跟自己一样,眉目间多少有点猥琐的气质。
  妈的,不清楚这小子知不知道自己是朱雅仙的儿子,即便陆老闷不说,他这么大了,多少也应该听到点风言风语吧,多半是有奶便是娘的种。
  “听说阿邦兄弟刚刚从部队复员没多久?”陆鸣问道。
  没想到陆邦爱理不理地拿起筷子就夹了一块肉放进嘴里,瞥了陆鸣一眼,含糊道:“不错,你对我们家的事情倒是挺清楚啊……”
  陆老闷好像有点看不下去,训斥道:“阿邦,客人还没有动筷子呢,怎么这么没规矩……”
  陆邦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爸,至于吗?又不是什么正经的场合,不就是一顿便饭吗?”
  正说着,只听响起一阵手机铃声,陆邦掏出手机看了一眼,马上站起身来接电话,只说了两句,挂上电话跑过来用手抓起一块肉塞进嘴里,一边往外面跑,一边匆匆说道:“我有点事……你们慢慢吃啊……”
  陆媛好像对哥哥的行为也有点不满,哼了一声道:“肯定是被那个狐狸精勾跑了……”
  正说着,只见蒋碧云牵着陆南星从楼上下来,冲陆鸣微微一笑,说道:“陆先生,也没什么菜,别客气啊……”
  陆鸣先前见到蒋碧云的时候,就明白陆老闷为什么最终没有娶给他生了儿子的朱雅仙,虽然朱雅仙能说一口成语,可无论是容貌还是气质都跟竞争对手差了一筹。
  即便是现在蒋碧云已经是半老徐娘,可仍然显得雍容华贵,真不敢相信她唱起十八摸的时候该是一番怎么样的情景。
  陆老闷端起酒杯说道:“酒随意,能喝就喝一点……吃晚饭以后我们再慢慢聊……”
  陆鸣等了半天竟然没有见到陈丹菲,忍不住一阵失望,再看陆老闷的样子显然是没有打算让陈丹菲路面。
  不过,他来这里的时候早就拿定了主意,今天非要跟陈丹菲扯上点关系不可,要不然可比跑来看这家有钱人的脸色呢?

  “等等……”陆鸣一摆手说道。
  陆老闷一愣,放下了酒杯,惊讶道:“怎么?你这是……”
  陆鸣嘿嘿一笑,说道:“你儿子在不在这里我倒是无所谓,但今天这顿饭你侄媳妇必须要在场……”
  陆鸣一句话莫名其妙而又霸道的话让每个人都怔在哪里,陆老闷一双三角眼渐渐露出了凶光,蒋碧云胀红了脸,三小姐已经站起身来恶狠狠地等着她,只有陆南星左看看右看看,好像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过了一会儿,只听陆老闷冷冷说道:“陆鸣,你是不是太放肆了……咱们名人不说暗话,你对我侄媳妇那点心思别人不知道,我可是一清二楚……
  既然你不知天高地厚,我今天就把话说明白,虽然咱们姓陆的在女人方面名声都不太好,但你如果想染指丹菲,休怪我不客气……”

  陆老闷的话音刚落,陆媛气愤道:“我早就看出你接近我们不安好心,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
  “阿媛……”蒋碧云似乎嫌女儿的话粗俗,及时喝止了她。
  陆鸣心里也有点紧张,不过,他清楚自己手里握有杀手锏,所以在陆老闷一家人虎视眈眈之下倒也没有惊慌失措,而是端起面前的酒杯一干二净,随后嘿嘿一笑,说道:“陆叔,你该不会以为我今天来是向你侄媳妇求婚的吧?”
  陆老闷正自惊疑不定,只听陆南星嘻嘻笑道:“叔叔,我妈妈说了……她不喜欢你……”
  陆鸣一听,猜测这家人恐怕在背后没少议论自己,这么说来,陈丹菲还真对自己那点心思心知肚明,怪不得总是在自己面前表现出高傲冷漠的样子呢。
  “那你喜不喜欢我的毛绒玩具啊……”陆鸣冲陆南星笑道。

  陆南星仰头看看蒋碧云,小声道:“喜欢……可他们不让我玩……”
  陆鸣笑道:“只要你喜欢就行,我会让他们给你玩的……”
  陆媛娇叱道:“你少在小孩面前花言巧语……我爸今天叫你来是有话要问你,否则,你连门都进不来……”
  陆鸣尽管了解三小姐的脾性,可听了她的话仍然恼羞成怒,不过,隐忍着没有发作,而是冷笑一声道:“陆叔,我要想见陈丹菲,你也没有资格阻拦……这是我跟她的事情……”
  陆老闷见陆鸣话中有话,反倒冷静下来,点上一支烟,斜睨着陆鸣说道:“哦,那我倒要听听,你跟她之间到底有什么事情?”
  陆鸣正色说道:“事情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你把她叫来,趁着你们都在这里,我要当着她的面宣布财神的一道遗嘱。”
  陆鸣的一句话再次让陆老闷一家人大吃一惊,从他们的神情,他就知道他们已经想当然地猜到了遗嘱的内容。
  从而也说明,尽管陆老闷表面上从来都没有流露出对财神遗嘱的兴趣,而实际上不可能不想这件事情。
  而做为财神儿媳妇的陈丹菲就更不可能无动于衷了,只是不清楚他们是不是相信外界的那个传说。
  陆老闷就像是一个权臣忽然听到有人要宣布大行皇帝的遗照,再也霸道不起来了,冲还在呆呆发愣的陆媛催促道:“阿媛,快去叫你嫂子下来……”
  陆媛这次很听话,马上就站起身来准备上楼,可楼梯上已经传来了脚步声,陆鸣抬头一看,只见陈丹菲仍然穿着那套轻薄的绸衫已经缓缓从楼梯上下来,一双眼睛谁也不看,只是盯在他的脸上。
  原来一直躲在楼上偷听呢,可见她也跟自己一样互相惦记的紧呢,也许,得知自己今晚要来这里吃饭的消息,她的心里也有所期待吧,妈的,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丹菲,快坐下,你公公终于有遗嘱了,我就知道这小子……”陆老闷激动的声音都有点颤抖。
  等到一家人坐定,都眼巴巴等着陆鸣宣布遗嘱的时候,他反而不慌不忙地端起了酒杯,陆老闷也不自觉地端了起来,眼睛却一直盯着陆鸣。
  “陆叔,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非要你一家人在场的情况下才宣布财神的遗嘱?”陆鸣好像还想搞点悬念,盯着陆老闷问道。
  陆老闷疑惑道:“难道二哥也有话对我说?”
  陆鸣缓缓摇摇头说道:“你好像还是不明白财神的一片苦心……”
  陆老闷诚惶诚恐地说道:“我不明白……”
  陆鸣笑道:“因为财神最信任你,毕竟你们是亲兄弟啊……”

  陆老闷脸色一变,颤声道:“你这话是……是什么意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