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347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晓帆笑道:“你看看就知道了,她看了这些东西之后虽然不一定就会对你另眼相看,但起码在你面前再也高傲不起来了……说不定你自己看了之后对她就没兴趣了呢……”

  说着,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又说道:“我怎么就忘记了呢,苏绣现在可是你的人了,要不要她留下来陪你?”
  陆鸣一听,急忙摆摆手说道:“不用不用,明天直接去商店就行了……”说完,一溜烟跑掉了。
  看着陆鸣远去的背影,苏绣撒娇似地说道:“姐,他就一个小店,你让我去干什么?再说,你看看他这样子,哪像是个大老板嘛……”
  徐晓帆嗔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知道?别看他现在只有一个小店,只要他愿意,马上就能开公司。
  说实话,我也能想办法把你安排到大点的公司上班,但凭你的性格,你一辈子只能做个文员,哪里会有前途?

  陆鸣可不一样了,只要你耐心熬下去,媳妇总能熬成婆,你不是喜欢钱吗?只要好好跟着他,将来肯定有花不完的钱……”
  苏绣噘着嘴说道:“可他好像一点都不喜欢我。”
  徐晓帆骂道:“你这死丫头,难道我是让你去卖吗?我是让你去好好替他工作,赢得他的信任,将来自然是元老级人物,难道你没看见?要不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他还不想要你呢,听我的,不会错……”
  苏绣好像动心了,不过还是嘟囔道:“那他现在每个月会给我开多少钱?”
  徐晓帆凑近苏绣笑道:“你看我这张脸有多大,他就会给你开多少钱,反正肯定比你当内勤的时候多……”
  离开徐晓帆之后,陆鸣第一件事情就是找了一家网吧,要了一台电脑,然后急匆匆把优盘插了进去。

  等到陈丹菲第一张喷血照片出现在面前的时候,吓得他一阵心惊肉跳,马上就关闭了窗口,直到确认附近没人偷看,这才又点开了第二张。
  然后就像是着了魔一般,一张张看下去,一张脸差点贴在显示器上,直到看完最后一张,发现自己早已硬邦邦了。
  妈的,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冷若冰霜的美人竟然拍摄这种不堪入目的照片?不过,双手被绑在床上,难道是被人强迫的?肯定是这样,陈丹菲还不至于堕落到这么不要脸。
  可问题是,徐晓帆这婆娘是从哪来搞来的这些照片?为什么要交给自己?她今天来找陈丹菲难道跟这些照片有关?
  陆鸣坐在那里一颗心砰砰乱跳,回想一下徐晓帆刚才在陆老闷家里和陈丹菲之间简短短的几句对话,觉得陈丹菲那句“我愿意”好像跟照片有关。
  难道这些照片真是在她心甘情愿之下拍摄的?但想想其他几句对话又好像不是在说照片的事情,但不管怎么样,这些照片怎么会了徐晓帆的手里呢?
  现在总算是搞清楚了,徐晓帆刚才分手的时候说的那句话显然是让自己用这些照片打击一下陈丹菲的嚣张气焰,说不定还有纵容自己用照片要挟她的意思呢。
  但她这么做绝对不是为了成人之美,多半是为了达到她自己的什么目的,很显然,陈丹菲很清楚徐晓帆今天来这里找她的意图,所以没有等她开口就果断拒绝了。
  徐晓帆没有达到目的自然不甘心,只是做为丨警丨察她不好用这些照片直接胁迫陈丹菲,所以就交给自己,想假借自己的手达到给陈丹菲施加压力的目的。
  陆鸣胡思乱想了一阵,最终还是无法摆脱那些照片的强烈诱惑,趁人不注意又偷偷看了一遍,这一次就看出了一些细节上传达出的信息。

  虽然陈丹菲平常也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可在每张照片中,她的脸上除了冷漠之外,显然还流露出愤怒和无奈。
  从夹紧的双腿,到尽量卷曲起来的身躯,都显示女人是在无比屈辱的情况下被人拍下的照片,从而证明,并不是出自她本人意愿。
  得出这个结论,冷漠的心情稍稍好了一点,可随即就被一种愤怒的情绪控制了,坐在那里猜测着谁会是拍摄这些照片的罪魁祸首,那感觉就像是有人羞辱了他的婆娘似的。
  妈的,肯定和陆建岳父子有关,别人也没有机会近距离接触陈丹菲,说不定这些照片是徐晓帆在抓捕陆建岳的时候从他家里搜出来的呢。

  这样一想,陈丹菲的形象不但没有受到损害,反而让他产生了无比怜惜的心情,并且为自己无法保护她而感到深深的自责。
  甚至觉得对不起财神,毕竟,自己在继承了他的遗产之后,直到现在都没能兑现照顾陈丹菲母女的诺言,这样一想,觊觎陈丹菲的心思反而淡了许多。
  离开网吧之后,陆鸣找个地方顺便吃了一顿午饭,为了保持矜持,他不想过早跑到陆老闷家里,以免让陈丹菲看出自己急迫的心情,他总觉得陈丹菲对自己的心思有所察觉。
  不过,他此刻的注意力不在陈丹菲身上,而是琢磨陆老闷为什么会突然提出要跟自己谈话,他将会跟自己谈些什么。
  当然,财神赃款的事情肯定是跑不掉的话题,只是不清楚他会不会也怀疑自己掌握着财神的赃款。

  事实上,除了财神的赃款之外,彼此之间确实也没有什么共同的话题了,至于土地征购的问题,只不过是在徐晓帆面前找的一个借口而已,对于陆老闷来说,自己不过是个小人物,哪有心思跟自己探讨这种问题。
  陆鸣沿着步行街闲逛了一阵,在路过陆大青寿衣店的时候,发现店面已经改成卖烤饼的了,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弯腰正从一个门口的烤炉里拿出一个个烤熟的酥饼,见陆鸣站在那里看着他,于是笑道:“又脆又香的酥饼买几个吧……”
  陆鸣走过去买了两个酥饼尝了一下,味道果然不错,于是问道:“这里前一阵子还是一家寿衣店,怎么变成卖烤饼的了?”
  男人笑道:“店老板回老家了,不干了……怎么?难道你想买寿衣……”

  陆鸣急忙暗自呸了几声,赶紧溜走了,老板的回答让他放心了不少,既然连盘下陆大青店面的老板都不知道他中大奖的消息,说明知道这件事的陆家镇人也很有限,如果是家喻户晓的话,那倒是令他担忧了。
  不过,看着老板烟熏火燎的模样,心里面不禁感慨,陆大青也不过是个小生意人,比这个卖烤饼的也强不了多少。
  可就是因为一张彩票,彻底改变了人生,而这个卖烤饼的男人,这辈子恐怕只能过这种烟熏火燎的生活,这都是命啊。
  一声手机铃声打断了陆鸣的思绪,看看来电显示,没想到是蒋竹君,心想,这婆娘难道有第六感觉,正准备给她打电话问问情况呢,她就打过来了。
  “你是不是在陆家镇?”陆鸣劈头问道。
  蒋竹君愣了一下,笑道:“你成精了?怎么知道我在陆家镇?”
  陆鸣哼了一声道:“肚子里怀着孩子,少做缺德事啊。”
  蒋竹君奇怪道:“你有病啊,我做什么缺德事了?”

  陆鸣说道:“你刚才怎么跑到陆老闷家强行抽人家的血,难道还不缺德?万一他是你亲爹的话,到时候还想不想让他认你?”
  蒋竹君不屑道:“哎吆,我可不稀罕什么亲爹,我不过是想搞清楚真相而已……哎,奇怪了,你是怎么知道的?该不会派人监视我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