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34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嘟囔道:“我说个名字,你恐怕会想起什么……”

  “谁?”
  “蒋凝香。”
  陆老闷呆了一会儿,说道:“我跟她几十年没有往来,这事跟她有什么关系?”
  陆鸣笑道:“你是贵人多忘事吧,你想想,那个女丨警丨察为什么问你二十多年前跟哪些女人发生过关系,这个蒋凝香难道不是其中一个吗?”

  陆老闷盯着陆鸣看了半天,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事?”
  陆鸣说道:“难道你不知道我跟财神在一起关了半年?”
  陆老闷疑惑道:“你的意思是蒋凝香找人老报复我?”
  陆鸣也纳闷,自己把话都说道这个份上了,可陆老闷好像还是没有明白过来,只好进一步说道:“她就是找人报复你也没必要抽你的血啊,我看,那个女丨警丨察会不会是滴血验亲啊……”
  陆老闷的脸白一阵红一阵,最后说道:“我警告你啊,这件事不许告诉任何人……明白吗?”
  陆鸣一脸冤屈道:“这不是你女儿逼着我说的吗?要不然她又怀疑是我在搞鬼……”
  陆老闷再没说话,拉开门就走了出去,说道:“这件事我明白了,跟陆鸣没有关系……”
  三小姐疑惑地瞥了陆鸣一眼,说道:“爸,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陆老闷喝道:“你给我闭嘴……”说着,看看徐晓帆,说道:“徐警官,你找我谈什么,直说吧。”
  徐晓帆好像也百思不得其解,看看陆鸣说道:“陆先生,我今天来这里不是找你的,而是想找陈丹菲谈谈……”
  陆老闷还没有出声,只听头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我就知道你是来找我的……”
  陆鸣听到这个声音浑身忍不住微微一颤,猛地抬起头来,只见陈丹菲身穿一套翠绿色宽松的绸衫,从楼上慢慢走了下来。
  陈丹菲的目光从徐晓帆和苏绣的脸上扫过,偏偏没有看陆鸣一眼,她走到陆南星身边,从她手里拿下毛绒玩具随手扔在椅子上。
  然后牵着女儿的手一边往楼上走,一边扭头对徐晓帆说道:“我知道你的来意,你什么都没必要说,我不会跟你们合作,也不会跟任何人合作……”

  徐晓帆好像被陈丹菲的傲慢态度激怒了,质问道:“难道你就不想……”
  陈丹菲没等徐晓帆说出话,马上打断她冷冷说道:“不想,我什么都不想……”说完,拉着女儿的手就要上楼。
  徐晓帆愤怒道:“那你敢不敢说,你是自愿的……”
  陈丹菲慢慢转过身来,一字一句地说道:“你说的不错,我是自愿的……”
  陆鸣察觉到陈丹菲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不仅脸上泛起微微的红晕,甚至好像目光也有意无意从他的脸上飘过。
  一颗心顿时缩成了一团,眼睛只顾盯着女人绸裤中若隐若现的两瓣屁股滚来滚去,只是听不明白徐晓帆跟她几句对话的意思。
  “好,既然你愿意纵虎为患,早晚有一天你要后悔……”徐晓帆冲陈丹菲的背影愤愤地说道。

  这时陆建华站起身来说道:“好了,你们也见过她了,可以走了吧……”
  徐晓帆不情愿地站起身来,问道:“最近是不是有别人来这里找过她?”
  陆建华哼了一声道:“既然进了我家的门,她就受我保护,也只有你们丨警丨察能进来,其他人谁敢找上门来……
  徐警官,我在电视上也看到了你的英雄事迹,心里也很佩服,不过,我可以开诚布公地告诉你,我家里的人跟你的案子没有任何关系,希望你今后别在我们身上浪费时间了……”
  徐晓帆盯着陆建华问道:“家里人?陈丹菲是你家里人吗?”
  陆建华说道:“那当然,她是我侄媳妇,我女儿的嫂子……”
  徐晓帆继续问道:“那陆建岳还是你的亲哥呢,难道不是你家里人?”

  陆建华一愣,随即说道:“即便亲兄弟,也不一定走一条道……”
  徐晓帆说道:“既然这样,你就不要把话说的太绝,你自以为能保护这个女人吗?”
  说完,冲话站在那里怔怔发呆的陆鸣恼火地说道:“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难道还想住下来?”
  陆鸣刚想跟出去,陆建华一拉他的胳膊说道:“你今晚住在陆家镇吗?我想跟你谈谈……”
  陆鸣没想到陆老闷竟然会主动找自己谈谈,并且还是当着徐晓帆的面,要是在以前,他应该避嫌都来不及,这么说来,陆建民的赃款案子确实已经时过境迁了。
  陆鸣也不清楚徐晓帆还有什么安排,只好说道:“现在还说不上,这样吧,留个电话,如果我晚上不走的话,再跟你联系,我倒是想跟你打听一下有关毛竹园搬迁的事情……”
  苏绣开着车刚刚离开陆建华的豪宅,徐晓帆就迫不及待地问道:“你刚才和陆建华躲在屋子里都说些什么?”
  陆鸣说道:“这事牵扯到个人**,你还是别打听了。”
  徐晓帆回过头来瞪着陆鸣说道:“我现在可是以丨警丨察的身份在问你话呢,别给我嬉皮笑脸的样子。”
  妈的,这贼婆娘在陈丹菲那里碰了一鼻子灰,心里正憋屈呢,还是别惹她为好,不过,蒋竹君的事情还是不能告诉她。
  “我知道你是以丨警丨察的身份问话,但这件事跟你的案子没有任何关系,我难道非要回答你?丨警丨察也不能打探跟案子无关的个人**吧?”陆鸣嘟囔道。
  徐晓帆霸道地说道:“有没有关系我说了算。”
  陆鸣一听,心里面也有火,梗着脖子说道:“那我不说你能怎么样?”
  徐晓帆转过身来一双眼睛狠狠地等着他,最后叹口气说道:“好好,长脾气了……现在是大款了……”
  陆鸣一时心里还真有点过意不去,嘟囔道:“反正这件事跟案子没有一点关系,我可以对自己说过的话负责……”
  徐晓帆好像跟陆鸣赌气,一直坐在那里不出声,直到快出陆家镇的时候,陆鸣才忍不住问道:“徐队长,你还有别的事吗?”
  徐晓帆好像醒悟过来,嘲讽道:“对了,我怎么忘记了,你的魂还留在陆建华家里呢……苏绣,停车,让他下去……”
  陆鸣被徐晓帆手中心事,胀红着脸打开车门,哼哼道:“你别瞎猜,我是想找陆老闷问问家里搬迁的事情……”
  徐晓帆把脑袋伸出车窗,似笑非笑地说道:“别嘴硬,你那点小心思还瞒得住我,不过,就算你中了大奖,她也不会用正眼看你一下,多半是热脸贴冷屁股……”
  陆鸣一阵恼火,恼羞成怒地说道:“我就愿意用热脸贴冷屁股,怎么着?”
  徐晓帆见陆鸣一副好斗公鸡的架势,咯咯娇笑道:“我能怎么着,还不是担心你幼小的心灵受到打击?”
  说着,冲陆鸣招招手,说道:“这样吧,看在你今天陪我来、又接受苏绣的份上,我给你支个招,说不定还真有点用处……”
  陆鸣虽然不太相信,可还是半信半疑地走过去,只听徐晓帆小声道:“我刚才不是给你一张优盘吗?你把里面的东西给她看看,不过,一定要向她保证不会泄露出去……”
  陆鸣惊讶道:“优盘上究竟什么东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