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6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雯雯知道,他其实想说的是王圆,临时改成了老人,就说道:“都好,我们现在是全家总动员,围着王子奇转。”说着,就开始给他们倒水。
  彭长宜惦记着王家栋,就说道:“雯雯,你爸还在开会?”
  “是的,都开了半天了,刚才司机小王告诉我,说我爸爸让我过来看看。我才知道是江叔儿回来了。”

  彭长宜说:“开什么会你知道吗?”
  雯雯说:“肯定是牛关屯征地的事,据说上午老百姓又把进场施工的人员打了出来,还砸坏了一辆挖掘机,韩书记怒了,大发雷霆,派出所和公丨安丨局出动了好多警力,拘了十多个人,送到看守所了。刚才我听说,牛关屯有六十多人去了北京新华门静坐呢。”
  彭长宜和江帆显然对这个情况感到吃惊。
  雯雯说道:“我去给两位叔叔安排饭去。”
  彭长宜说:“雯雯,不用你管,你还是回家看孩子去吧,你妈妈一人带他够呛。”彭长宜知道,自从王圆判刑,王家替王圆交上非法所得,还交了一大笔罚款,这样,他家就把保姆辞退了,孩子就由王圆妈妈和雯雯妈妈共同看护。雯雯在工作之余,也是偷偷地往家里跑看孩子,一家人还是很有凝聚力的。
  雯雯笑着说:“今天没事,我妈妈也来了,两个老的对付一个小?的问题不大,就是他现在能估摸出我下班的时间了,这个时候,喂他什么都不吃了,他就两眼盯着门口,只要一关门就哭,呵呵,就等着吃我这两口奶。”
  “哈哈。”江帆笑了,说道:“家栋的孙子是神童啊。”
  彭长宜也笑了,说道:“这个事,王子奇的爷爷也跟我说过,只要关门就哭,别的时间关门就没事。现在的孩子普通都变聪明了。”
  “是啊,后来我爸爸说,雯雯啊,你下次再上班走,别站在门口跟他摆手再见了,你从卫生间的窗户跳出去,以后冷了,这王子奇同志不让关门也不行啊。”
  “哈哈哈。”彭长宜和江帆都笑了。
  江帆和彭长宜大笑过后,雯雯沉了沉口气说道:“江叔儿,您没看见小丁吧,她走了,跟她父亲去了新加坡。”
  “哦?”江帆一愣:“你知道?”

  雯雯说:“是的,她走的时候给我打了一个电话。”
  “那她说什么时候回来?”江帆前倾着身子问道。
  “这个她还真没说,她说她爸爸受聘于新加坡一所中文艺术学院,教美学和书法。她也跟着过去了,说是照顾爸爸一段时间,也散散心。”
  彭长宜问道:“那她怎么跟单位请的假?”
  “好像是停薪留职吧,台里不准她那么长时间的假,是林稚君出面帮他跟台里说的,台里才同意了她的假。”

  “她的假期多长时间?”彭长宜继续问道。
  “她说暂时请了半年,也可能会呆一年,她也可能会在那里找份工作。”
  “那单位会不会跟她解除合同?”
  “应该不会吧,她也没说准,不过半年的假是请了。如果她继母去照顾她爸爸,她也可能会提前回来。”
  江帆和彭长宜突然都不做声了。
  雯雯说道:“江叔儿,您好歹算是回来了,您不知道,有人把眼睛都望穿了,不说天天以泪洗面,也是想起就落泪,身为女人,我是太有体会了……”?说道这里,雯雯的眼睛就湿润了。
  雯雯这话是实话,王圆远在南方监狱中,从孩子出生到王圆的事尘埃落定,作为一个妻子、儿媳、母亲,她承受的压力不会比其他人少。彭长宜就听说本来雯雯想再接着请一段时间的假在家带孩子,但是王家栋说:“别人都是歇完产假就上班,咱们不搞特殊。”所以,雯雯二话没说,就上班了。
  “江叔儿。”雯雯又说道:“可惜她没有告诉我她去了新加坡什么地方,等她再来电话,我一定问出她到底在新加坡什么地方,到时再给江叔儿通风报信。”
  江帆苦笑了一下,当着雯雯小辈人,他还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硬着头皮说:“她还说什么了?”
  “其它的没说,我也没问,因为小丁的性格就是这样,除非她想跟你说,不想说你问也白问。”?雯雯很了解丁一的性格。
  “这倒是。”彭长宜对雯雯的话表示赞同。
  雯雯走后,彭长宜便陪江帆喝酒,但是两个人都不同程度的有些心情沉重,他们没有再说丁一的事,讨论更多的还是亢州关于强征的事。
  晚上,彭长宜给女儿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女儿自己回来的消息,让女儿等他,给他开门,不想电话里却被沈芳夺去,沈芳说道:“我们要休息了,太晚了就不给你开门了,明天早上再说吧。”说完,也不等彭长宜说什么,就挂了电话。等彭长宜过了一段再次拿起电话的时候,接电话的不再是女儿了,而是沈芳。
  沈芳小声并且恨恨地说道:“彭长宜,我已经说过了,请你明天白天来拿你的东西,这个家不是你的了。”说完,就挂了电话。
  是啊,这个家已经不是他的了……
  挂了电话,彭长宜冲江帆苦笑了一下,说道:“今晚我跟您作伴了。”
  江帆摇摇头笑了。
  直到晚上十点钟,王家栋才散会回到宾馆。

  他疲惫地进来了,坐在沙发上,不停地捏眉头,神情肃穆而沮丧。
  彭长宜赶紧给他倒了一杯水,王家栋没有去喝,而是放下手,抽出一根烟,江帆给他点着。
  他狠狠地吸了两口后,就掐灭了。阴沉着脸说道:“要出事。”
  “出事?”江帆和彭长宜几乎同时说道。

  “是啊,德民今天在会上提出辞职了。”
  “哦?为什么?”彭长宜说道。
  “为什么?这帮混蛋要把枪口对准老百姓,德民不干,只好辞职。”
  “枪口……”江帆说道。
  王家栋说:“是啊,要武装进驻牛关屯,但是今天开会阻力很大,我和德民,还有温庆轩坚决反对这样做,会开到现在,都没有形成正式的决议。”
  “怎么会这样?任何时候,枪口都不应该对着群众啊?”江帆说道。

  彭长宜知道,他们说的所谓的枪口,并不是冲老百姓开枪的意思,这里指的“枪口”,实际上就是强制的意思。
  “所以,他们才是一帮疯子,偏执狂!”王家栋腾地站起来,在屋里来回走着。
  “锦安知道吗?”彭长宜问道。
  “能不知道吗?”王家栋反问道。

  彭长宜想起今天谢长友来三源,行色匆匆的样子,但是,他对亢州的事却只字未提。
  这时,传来敲门声,王家栋的司机小王进来,说温庆轩和尚德民在另外一个房间等他。
  王家栋说道:“长宜,你多陪陪江主任,我过去一趟。”
  江帆赶忙说道:“您去忙,别管我,我明天一早走,另外,鉴于这种特殊形势,您也要多加注意,按说,人大和这事没有多大关系,您……”
  江帆话的意思非常明显,也是善意的提醒,王家栋岂能不明白?他点点头,说道:“有时也不能怕这怕那的,兴许你越怕,事情就越找你,如果想让我完蛋,怎么都能让我完蛋。”

  不知为什么,王家栋这句话彭长宜听了特别担心。彭长宜的担心几天后就得到了验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