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6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村民们的不满最初主要集中在征地程序不透明上,他们称征地行为没有依法公示,村民们事先不知情,也没见到征地补偿合同。到后来,他们又怀疑这个补偿标准是否合理,是否又出现政府截留问题,抵触情绪非常搭。同时,政府面对村民质疑时的强制行为,又加深了村民们的反抗情绪和仇视的心理。
  后来,牛关屯村的补偿款提升到了1200——1500元,但仍然没有人去领,其它三个村子领到补偿款的村民又纷纷闹事,提出补齐补偿款的要求。一时间,使市乡两级政府陷入非常被动的局面。牛宝林因为工作不力,再次被撤职。牛宝林下台后,先后又有两位村民被乡丨党丨委委委任村支部书记,但是这两位村支书,最长的只干了12天,就都自动辞职了。至此,牛关屯两委班子全部瘫痪。
  由于这个项目在锦安市也挂上了号,所以,亢州市委、市政府为加快项目进展,多次召开协调会,派桥渠乡一位副书记兼牛关屯村党支部书记,在一次与村民对话中,这名副书记和村民发生冲突,被情绪激动的村民打伤住院。为此,乡派出所和市公丨安丨局来人,当场拘留了六七个闹事的村民。
  但是,事态并没有因为有人被拘而制止,村民们又开始有组织地上丨访丨告状,他们这次直接去了北京,但是当天就被亢州公丨安丨局押送回来,并且送进了看守所。
  这期间,不断有村民和施工方发生武力冲突,不断有村民以“破坏大好经济形势,破坏社会稳定局面”被拘留。
  牛宝林尽管没有公开出面,但据说是他在暗中给这些上丨访丨的人提供资金支持,他的车,变成了上丨访丨告状的专用交通工具,供全村人使用。后来,亢州市委、市人大做出决定,撤销牛宝林人大常委委员,给予留党察看一年的处分决定。
  这个决定彻底激怒了牛宝林,他索性站到前台,公开领导抵制征地的活动,也让这个过去不受村民们欢迎的前支部书记,意外地得到了全体村民的信任和拥护。
  为了阻止施工,防止施工方夜间毁田施工,全村老百姓一起出动,每家都派出一个人,到地里搭建窝棚,轮流看守,只要有施工人员进场施工,他们就出面阻止甚至围殴。不时有冲突发生,也不时有村民被派出所公丨安丨局的人带走。
  今天亢州召开常委会,肯定是在研究解决这个问题的对策。
  江帆说:“我来的不是时候,家栋主任太忙了,我上午过来没跟他说几句话,他电话不断。”
  彭长宜倒是没想那么多,他说:“无论出多大的事,和人大应该关系不大吧?”
  江帆摇摇头,说道:“那不一定,往往在**中,也是领导洗牌的时候。”
  彭长宜听了这话就是一愣。

  江帆没有往下细说,他问起了彭长宜离婚的事,彭长宜苦笑了一下,说道:“想必您都知道了,跟您当初的情况有点相似。”
  江帆刚一来,王家栋就跟他说了彭长宜离婚的事,所以江帆不好说什么,因为男人通常羞于谈被老婆戴绿帽子的,江帆嘱咐他照顾好孩子,千万不要让孩子觉得父母离婚了,得到的爱就少了,然后望着彭长宜说道:“那你以后怎么办?我听说你不但净身出户,而且每月还要给女儿一笔生活费,你是不是考虑一下,在亢州再置套房子,不然你以后回来连落脚之地都没有。”
  彭长宜苦笑了一下说道:“不用以后,我今天就没有落脚之地了,家里都换锁了。另外不瞒您说,我现在身无分文,只有等下个月开支了,哪敢考虑买房子的问题。”
  江帆说:“这样,我这里有一笔闲钱,暂时用不着,你先拿买套房子吧。”
  彭长宜说:“房子的问题不急,以后再说吧,您还说我呢,您现在跟我一样,北京不是也没有您落脚的地方吗?”
  “呵呵,我为什么要在北京落脚呢?”
  彭长宜听了这话,心里茅塞顿开,说道:“对呀,我为什么要在亢州落脚呢?”
  “哈哈。”两个男人大笑起来。
  江帆说道:“你跟我的情况有区别,你还有女儿,女儿在亢州,所以,亢州应该有房子。”
  “那倒是。不过我长了个心眼,古街门脸房的房租我给了她,但是产权我没有给她,而是给了我女儿,等她成年能理财了,我再过户到她的名下。”
  江帆看着他,笑了,说道:“你净身出户,已经非常难得了。”

  “您当年不是跟我一样吗?”
  “不一样,我当年是只要离婚,提什么条件都答应。我们有区别。”
  彭长宜理解他话的意思,说道:“我是觉得男人怎么都好活,女人不容易,再说了,我如果在财产分割问题上跟她计较,以后也会在社会上抬不起头,吃点亏就吃点亏吧,我还得照顾我女儿呢。”
  江帆点点头,说道:“等我回去后,就把钱给你汇过来。”江帆说道。
  彭长宜会所:“不用,等我想好,决定买的时候,再跟您要不晚。”
  江帆想想说道:“那也行,反正我也用不着那钱,放着也是放着,你买房就给我打电话。不过长宜啊,你比我幸福,你还有女儿可以疼……”江帆感慨地说道。
  彭长宜心里一动,这话他现在也有了很深的体会,原来还不显,女儿有沈芳照顾,现在离婚后,尽管还是沈芳照顾,但心里对女儿就平添了许多牵挂,所以,江帆的心情他很理解。想到这里他就说道:“您上次来阆诸,和她都谈开了?”

  “谈是谈开了,估计没得到认同,因为北京有急事我就回去了,当时我认为问题不大,自我感觉也很好,今天,的确是带着很大希望来的,准备见一下他的家人,礼物都准备好了,可是谁知她和父亲出国了。”江帆沮丧地说道。
  彭长宜沉默了一会说道:“看来,她的确在意了。”
  “这个疙瘩,一时半会怕是解不开了。”
  是啊,江帆想起丁一当时说的话:如果,我们还爱,就给这个爱一个时间吧,也让我平静平静,如果你还是你,我还是我,那么我们就有未来,反之,则没有。现在想想她当时说这话的时候,恐怕就铁了心要给爱一个时间了,她是要重新审视和考量他们的爱。
  想到这里,江帆无奈而不失幽默地说道:“长宜啊,看来,我要开始重走长征路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您还有路可走,我都不知道我的路在哪儿?”
  “哈哈。”江帆大笑了几声。
  这时,雯雯从外面进来了,她笑着雯雯生完孩子后,比以前略胖了一下,举手投足有了一种母亲的特有气质。她进门叫了一声“江叔儿”、?“彭叔儿”后说道:说道:“在走廊里就听到那么笑了,看来,知己见面就是心情舒畅。”
  江帆看见雯雯的一刹那,有了片刻的愣神,直到雯雯笑着叫了一声:“江叔儿好。”江帆才回过神来。
  彭长宜注意到了江帆的愣神,也许,自己跟他讲过丁一和雯雯被绑架,是不是让他想到了丁一?看来,江帆的确爱的很深,也很苦。
  江帆站起身,说道:“雯雯,恭喜啊,做了母亲。”
  雯雯笑着说道:“江叔儿,谢谢你上次的红包。”
  彭长宜说:“你爸把红包给你了,看来他没贪污。”
  雯雯笑了,说道:“哪能呢?”
  江帆说道:“雯雯,你太客气了,孩子和……老人都好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