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5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么?又停机了?”彭长宜挪揄着说:“您说,她这招儿跟谁学的?怎么学得这么好呢?”
  江帆笑了,说道:“好了,我马上去亢州,忙完后你还不回来?明天是周末?”

  彭长宜说:“好,?我马上安排一下。”
  彭长宜放下电话后,正想把秘书叫过来,这时,桌上的电话就响了。
  “你好,哪位……”
  “哈哈,彭大官人,你终于能说话了,哎呀,你这一开口说话,就跟铁树开花、哑巴说话一样,哈哈,痛快,痛快,你要是再不开口说话,我就被被憋死了。”是吴冠奇。
  彭长宜也笑了,说道:“你该感谢我前段不能说话,那样没人跟你大嘴仗,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也没人还击你,多好?”

  “不好,不好,这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不好,你还在医院吗?”
  “我都能说话了,干嘛还在医院呆着,那我就真有病了。”彭长宜反驳道。
  “呵呵,医院好啊,有小美人陪着,伺候着,出院才是有病的表现呢?”吴冠奇奚落着说。
  彭长宜笑了,他说:“你这张臭嘴,怎么什么都说啊,你说我到没事,还连带上无辜,你就不地道了。”

  “无辜,谁无辜?我看那个小护士对你上心了,看你的眼神都跟看我们不一样。跟你多开几句玩笑她都不让,唯恐你多说话病情加重似的。她恨不得把你当鸡仔护在翅膀底下了。”
  彭长宜说:“你就瞎说吧,人家还是小姑娘。”
  “不是瞎说,是真的,就连我家小楠都说,小姑娘喜欢上你了,那眼神,好崇拜的。”
  “我说,别你家小楠小楠的了,你没必要总是这样宣布主权吧,一个大男人,总是把老婆挂在嘴边,也不怕人家笑话?”彭长宜撇着嘴说道。

  “哈哈。”吴冠奇大笑着说道:“我找你有事。”
  彭长宜一听吴冠奇要来,就说道:“我马上回家,有事改天。”
  “我已经到你们县委院子里了。”
  彭长宜一听,就起身往楼下的大门口看了看,正好看见吴冠奇开着那辆道奇车进来了,他说了一句:“那就快点上来。”说我,就挂了电话。
  吴冠奇完婚后,出去度蜜月只用了一周时间,因为搞企业的实在是离不开,尤其是产业园区这个项目。彭长宜生病期间,他和羿楠去医院看过他,但是彭长宜不能说话,只能笑,吴冠奇感觉不能和彭长宜斗嘴很没意思,加上小护士一再告诫他们尽量少地和病人说话,也就不敢和他多呆了,难怪他说陈静像老母鸡护鸡仔那样护着病人了。
  想起陈静,彭长宜就笑了一下,奇怪,出院好几天了,陈静居然没有给他打过一个电话,那天出院的时候,彭长宜写了一张字条,上面只写着自己的电话号码,其余什么都不写,也许,小姑娘认为他出院后,医患关系就解除了,问候或者回访病人不是自己的事?
  这时,就听走廊里传来“咚咚”的脚步声,吴冠奇胖,他吨位重,对地面的作用力大,脚步声音就大。很快,?秘书就给他开了门,吴冠奇就嘻嘻哈哈地进来了。
  彭长宜站了起来,说道:“你早不来晚不来,单等我要回家你来了。”
  吴冠奇认真地说:“同志,有点组织纪律性没有,上班时间回家?”
  彭长宜说:“我都二十多天不回去了,今天家里有事,刚打电话的时候我刚放下家里的电话。”

  吴冠奇一听,彭长宜不像是在说谎,就说:“那怎么办,中午有个应酬,你一定要参加的。”
  彭长宜一听是应酬,摇头就摇的跟拨浪鼓似的,非常认真地说道:“上级三令五申,政府官员不出席企业的任何商务活动,除非是招商。”说完,就开始拉开抽屉,拿出手包,准备回家。
  吴冠奇一见他的确有事,就说道:“要不,你下午再回吧,我跟你说,中午这个客人你必须出面接待一下,你要是不接待,就会落个不仁义的恶名,因为,这个老领导马上要退。”
  “谢长友。”
  彭长宜一愣,说:“你怎么跟谢书记也有连儿?”
  吴冠奇笑了,双手抱在胸前,说道:“别忘了,我跟谁都有连儿。”
  “我说你消息够灵通的,连谢书记要退你都知道?”
  吴冠奇得意地说道:“你知道的,我也知道,你不知道的,我还知道,不仅锦安的消息我灵通,省里的消息我同样灵通。”

  彭长宜笑了,说道:“吹吧,是不是中南海的消息你也灵通?”
  吴冠奇抬头,说道:“中南海的消息要等半夜我才能知道。”
  “哦?”彭长宜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夜观天象,不到夜里我怎么知道。”

  “哈哈,你真是个大吹!我说,谢书记是你请来的,还是他自己来的?”彭长宜问道。
  “当然是我请来的了,哎,死乞白赖才请来,我说您到我这里视察视察,人家领导不来,如果不是我连皮后,根本邀请不到的。长宜,不瞒你说,我想聘请他来当顾问。”吴冠奇说出了实情。
  彭长宜说:“好事啊,谢书记为人为官都不错,要是他能来当顾问,是你的造化。”
  吴冠奇赶紧说:“你先别说呢,目前还只是我的一厢情愿,我想他肯定不会来。”
  “唉,这个老爷子也耿直的很啊。”
  彭长宜笑了,说道:“这倒是,没听说过谢书记到哪个企业吃拿卡要过,你要是不拿出一百二十分的诚意,估计请不动。”
  “我正在努力,你知道吗,他只要答应,就是一次不来都没有关系。我就达到目的了。”
  如今,许多领导下来后,热衷于到企业做顾问,说是贡献余热,其实是不想退出历史舞台,凭谢长友的性格,估计不会答应吴冠奇哪怕其他企业家这个要求的。当然,如果他能来三源给吴冠奇当顾问,对企业甚至对三源都是有利无害的事。想到这里,他问吴冠奇:
  “对了,你这个消息灵通人士,我问你,谁接谢书记的班?”
  “这个我真不知道,极有可能空降。”吴冠奇认真地说道。
  谢长友,锦安市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那个时候,政法委书记一般都是副书记兼任。他不仅为官清廉,而且口碑不错,这么多年任劳任怨地辅佐翟炳德,拾遗补缺,东抹西抹,为翟炳德处理过不少的棘手问题。他在副书记的位置上退休,这在锦安还是从来都没有过的,大多是到了一定年龄后就不再担任主要领导职务了,而是到人大政协过度一下,到年龄后再退休,但是翟炳德迟迟不让他退,直到年龄到站,这也说明谢长友有着一定从政的魅力。

  “不过,我估计今年锦安政坛,人员变化会不小。”吴冠奇又说道。
  彭长宜知道好多企业家其实也是政治家,他们既要关注商场,又要关注官场,官场,往往会作用于商场,每一次人事变动,都会给他们带来商机或者是杀机,所以,他们一只眼瞄着商场,一只眼瞄准官场,有时比官员本身都更加关注官场东向。
  彭长宜说道:“怎么个变化不小?”
  吴冠奇斜着眼看着彭长宜,说道:“还用我说,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真不知道。”彭长宜认真地说。
  “董市长要调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