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5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姑娘失望地“哦”了一声,明知故问地说道:“你说的坏事指的是什么?”
  彭长宜勾起嘴角笑了,说道:“是这个。”说着,就搂过小姑娘,一下子就吻住了她的唇。
  小姑娘没有反抗,也没有回应,彭长宜吻了几下后,放开了她,说道:“明白了吗?”
  小姑娘的脸有点红,她没说话,点了点头。
  “好了,采够了吗?咱们回去吧。”
  小姑娘点点头,她蹲在彭长宜的面前,将手里的一个白色的购物袋放在彭长宜的脚边,说道:“足够了,一个礼拜都不用采了,一次用不完,放在冰箱里,保鲜。”
  彭长宜又坐在那块石头上,低头看着,就见白色的纸袋里,堆了一层黄色的花蕾,跟她刚才给自己的那束菊花颜色完全不一样,就问:“这两种野菊花,哪种效果好?”

  “如果是上火嗓子疼,当然是这种好,消肿止痛,跟芦根一起熬水喝,效果更好。你手里的那种明目、醒脑效果好。咱们三源,有好多种野菊花呢。”
  彭长宜看着她几根灵巧纤细的手指,在用心挑拣着刚刚采摘下来的菊花花蕾,不知为什么,那几根手指,又引发的他的冲动,他拉过她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大掌里,看着。
  小姑娘笑了,说道:“怎么了?”
  彭长宜说“不怎么,你的手长得很好看。”
  “是吗?”小姑娘又把另外一只手放在他的大手里,说道:“怎么好看了?”
  “不像山里孩子的手。”
  “咯咯,当然了,我一直上学,家里的农活也不让我干,所以手就比较细腻。”
  “你是哪里毕业的?”
  “锦安卫校。”小姑娘垂下眼帘,似乎对自己是卫校学生有些不满意。
  “卫校?”
  “是的,当年,我如果走正规的大学分数也够,但是家里没钱,只好上了这所不要钱的卫校,但是毕业后必须回来工作。”

  彭长宜知道,为了发展促进地方医疗事业的发展,全身有个扶持山区医疗事业的行动,三级财政出资,重点扶持山区医护人员,定向培养,学费全免。
  彭长宜说道:“你今年多大了?”
  她伸出两根指头,随后转了一圈。
  “四十?”彭长宜故意说道。
  “哈哈。”小姑娘开心地笑了,说道:“二十二。”
  彭长宜想起,丁一刚来亢州的时候,也是二十二岁。但眼前这个小姑娘分明都工作了两年,他想起卫校是两年制,而丁一是四年本科。?就说道:“这个年纪完成可以接着上大学。”
  小姑娘垂下眼帘,说道:“不可能,家里就我一个女儿,父母在家种地,还指望我上班养家呢?”

  彭长宜捏着她的手指头,说道:“你想上吗?”
  “做梦都想,但没办法,我认命,业余时间看点姥爷留下的医学书籍,看看他留下的偏方,有的时候在村里,也能当半个郎中呢。”小姑娘满足地笑了。
  彭长宜说:“如果上学,你对什么感兴趣?”
  “中医。”
  “冷门,不过未来会有前景。”
  “是啊,不过我喜欢。姥爷去世后,妈妈有五个姊妹,没有兄弟,妈妈什么都没要,只要了没人要的医书和姥爷留下的一切有关的文字。我记得装了满满三箱子。后来我上了卫校,参加工作,觉得这些书都是宝贝。”
  彭长宜笑了,把她的两只小手放在自己的掌心里,用手捏着她的每一根指头,尤其是右手拇指和食指的指尖,还留着菊花淡淡的黄绿的颜色。他就把这根食指,放在自己的鼻子下,闻了闻,然后亲了一下这根手指的指尖。
  小姑娘的呼吸明显急促起来,鼻尖冒出了汗。显然,县委书记的又一个动作超出了她的想象,尽管她岁数不大,但是男女间的事情她懂得,她紧张地把手指抽回。彭长宜一愣,看了她一眼,就见小姑娘满脸通红。
  彭长宜刮了一下她的鼻尖,说道:“好好努力,争取业余时间复习功课,你如果能考上大学,我供你。”

  小姑娘睁开了眼睛,看着他。
  彭长宜也觉得自己这话有些唐突,就说道:“县里有助学计划。”
  “我知道有助学计划,但是我不合格。”陈静说道。
  是啊,山区像陈静这样的孩子有的事,助教的作用微乎其微,她还是算家庭条件不错的,比她家困难的有的是。
  “你别管那么多,只要你能考上,我就替你想办法,前提是你要加油。”

  陈静皱起眉,说道:“够呛。”
  “没有信心?”
  “呵呵,那就没办法了,我的助学计划也无法完成了。”
  陈静看着他笑了,说道:“你怎么比我还失望?”
  彭长宜感觉她还很单纯,就说:“当然了,因为我遇到一个不求上进的小姑娘。”
  陈静眨巴着眼睛,没有说话。
  一天的下午,彭长宜出院了。非常奇怪,他出院那天,没有见到小护士陈静。
  几天的相处,彭长宜对这个乖巧、聪明、懂事的小护士有了好感。只是此时,不知陈静跑哪儿去了。
  答案很快就揭晓了,当彭长宜告别齐长顺等医护人员,坐上老顾的车后,汽车驶出这个小后院,刚要驶出医院的胡同,就见一个梳着短小的马尾辫的女孩子骑着车拐了进来。老顾立刻说道:“小陈。”
  与此同时,彭长宜也看见了陈静。

  汽车戛然停在陈静的面前,陈静刚拐进胡同,猛然看见一辆汽车停住,她吓得一捏闸,自行车一歪,连车带人就倒了下去,她惊叫了一声,顾不上别的,连忙起身,从倒在地上的车筐里,迅速把一个骨碌出来的保温桶抱在怀里,不停地用手擦着上面的尘土,还好,里面的水没有流出。
  看见保温桶完好无损,她这才想起什么,就气愤地说道:“怎么开的车你……”话没说完,一双大手就伸了过来。
  由于自行车是倒在老顾的车门下,老顾开开门后无法下车,后面的彭长宜早就开门下来,扶起陈静。
  陈静一看是彭书记的车,这次由怒转喜,说道:“怎么是你们啊?”
  彭长宜说:“我出院了,因为晚上有会,所以就没有等你回来,我给你留了字条,放在枕头下面了。”
  陈静红了脸,说道:“我回家给你拿芦根水去了。给。”说着,就把那个红色的保温桶递到他面前。
  彭长宜没有接保温桶,而是伸手给她抹去额头和鼻尖的汗水,然后,弯身给她扶起自行车,支牢后才去接她手里的保温桶,一只大手盖在了她的小手上,另一只手拎过保温桶,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说道:“谢谢你。”
  又过了几天,彭长宜接到了江帆的电话,才知道江帆已经到了阆诸,然而,江帆却没有见到丁一,他说丁一请假,跟父亲去了新加坡。

  彭长宜这几天住院嗓子说不出话,所以也没跟丁一联系,这个情况他一无所知……
  彭长宜说:“您头来的时候没有给她打电话?”
  江帆说:“没有,上次她说她要平静一段时间,不让我打。”
  彭长宜笑了,说道:“她不让您打您就不打了,要知道女孩子说话有的时候是反话。”
  江帆笑了,说道:“她停机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