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国术传记——老一辈武学宗师们传奇的一生,武术被尊称国术的黄金岁月!》
第221节

作者: 作者白鹿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18 10:22:33
  237 生死抉择
  老爷子说道:“你绑架了张作霖,就没想过传出去,武林中人会怎么说你吗?”
  李书文微微一笑:“将死之人,身后之事就不去想了,随便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去吧,我已经不在乎了。”
  老爷子又说道:“如果我能让你活下来,此事就此打住,不能再牵连出任何麻烦来。”
  李书文好奇地问道:“我还能活下来吗?”
  老爷子说道:“当年,你们胆敢劫御驾,不就是已经不想活了吗。”
  李书文问道:“说说看,你怎么能让我活下来,张作霖会听你的?”
  老爷子说道:“这个你不用管,你得答应我,一旦出去了,马上离开东北,此生不得在踏入这里。”
  李书文哼笑道:“凭什么要我信你,要不再过过手,你要是能赢的了我,我的生死就由你说了算,怎么样?”
  老爷子叫道:“好,我们一言为定。”老爷子起身关上了门。

  众人一见,纷纷问道:“这是要干什么?”
  傅昌荣说道:“老爷子这是要用武林的规矩,给自己定生死,他不想死在枪口之下!”众人纷纷围了上去,都想一看究竟。
  书房本身并不大,东头是卧室,西头是书房。他们俩人腾挪之地只有中间的这间不大的四方厅房。靠北墙还摆放着一些精致之物,打碎了就太可惜了。
  李书文是不打算活了,问道:“你说吧,怎么个打法?”
  老爷子一笑,说道:“我比你长几岁,抡胳膊踢大腿的事儿,那是年轻后辈们爱玩的。我们就比比看谁快。你用你的枪刺我,只要你能刺到我,就算我输了。但是,我要是侥幸赢了,你就得听我的。如何?”

  李书文见他口气不小,点点算是答应了。
  就见老爷子脱去长褂,摘掉帽子,手里拿着一把普通的纸折扇,说道:“请!”
  李书文一见,他这是以扇为剑,问道:“当年,我记得你用的是八卦刀,现在怎么换成扇子了?”
  老爷子抖抖手中折扇,说道:“用它一样好使,来吧。”
  李书文手握大枪,眼神一冷,就见大枪嗡地一声,直接就向宫保森的面门刺来。
  爬在外面看的人倒吸一口气!

  只有傅昌荣坐在一边,好似闭目养神,但是他的耳朵却没有放过里面一丝动静,他通过听觉判断俩人各自使得是什么脚法,以此来分断他们使出的手法。
  姑娘见枪头就要刺到他爹的脸颊,心都要提到嗓子眼儿了。
  就见宫保森脚下快速一闪,折扇一挡,就在寸迟之间,枪头顺着折扇划了过去。
  李书文一看他手法脚法,叫道:“好一招形意寸步,八卦拈花。你还真想把这两门功夫,糅合到一起啊!”

  宫保森举着折扇,说道:“还请你老兄指教。”
  就见李书文手法一变,手中的大枪,就像脱缰的野马,穿刺而来。
  宫保森一看,心叫,这不是岳家军的连环追刺杀之枪法吗。
  就见李书文脚步一掰一扣,分寸有定,向他身体的不同部位刺来。
  宫保森脚法一变,不是向后,而是向前移动了半步,别小看这半步,就这能躲过大枪的横扫,逼得李书文只能直刺。
  李书文见他一把折扇,把自己的枪法挡的游刃有余。
  就在他思索反击的一刹那间,宫保森用左手在枪杆上一拍,整个枪头顿时失了准确性。
  李书文赶忙向回一收,稳定住枪身。李书文一回想,刚才他的步法身形,心中叫绝。

  宫保森可说是在原地腾挪转身移位,都只在一步之间运行,没有什么较大的动作。
  李书文说道:“你可是把八卦的游龙隐现身法,使到了极致啊!”
  宫保森一笑,说道:“你的枪法也不俗,把黄师伯的精髓都发挥出来了。”
  李书文见外面天已大亮,说道:“不打了,我输了。你说了算,我听你的。”说着,把大枪扔在了地上,随手把门打开了。
  众人纷纷看着他,这时卫兵举着枪,就等着张作霖下命令了。
  宫保森走出来,说道:“我要见你们大帅,我有话要对他说。”
  郭松龄走出来,说道:“多谢前辈搭救之恩,但是此事不能就这么了结了。”

  宫保森说道:“将军,他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他死了不要紧,但是,你想过后果没有·”
  郭松龄不明白他这是什么,问道:“前辈这话是什么意思?”
  宫保森说道:“他在江湖上纵横几十年,在武林中威名远播,手下弟子个个都不是等闲之辈,他要是死了,大帅以后就很难高枕无忧了。”
  郭松龄一听,这还了得,想了想,说道:“前辈请随我来。”说着,带他去见张作霖。
  张作霖这一夜可说是受到惊吓了,只要他稍稍有一丝不轨之举,想跑!李书文手中的大枪随时都能要了他的命。

  他这会坐在大厅里,正在听手下汇报,他们二人比试的结果。就见郭松龄带着他来了。
  张作霖起身敬道:“多谢您了。”
  宫保森拱手说道:“大帅无恙就好。”又问道:“不知,大帅想怎么处置他为好?”张作霖看看郭松龄。
  郭松龄走上前,小声将刚才宫保森对他说的话,有重复地对他说了一遍。
  张作霖想了想,说道:“以您的意思,是想来救他,对吗?”
  宫保森说道:“救他,也是救大帅。只要大帅能高抬贵手,放了他。他已经答应老夫,会尽快离开东北,此生不再踏足这里。如何?”
  张作霖不信,问道:“他真的会走吗?”
  宫保森给他打包票,说道:“武林之人说出来的话,就是誓言。这一次他可是把自己一生的名声都赌上了,只要大帅愿意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他也不会向外人提起此事。大家全当没有发生过,到此为止,如何?”
  张作霖有点不甘心,郭松龄急忙劝解道:“大帅,我们还是不要与武林为敌,反而还可以卖给他们一个面子,让世人都知道大帅是个心胸大度之人。”
  张作霖咽了一口气,说道:“好,我就信你一次,他必须马上离开,老子永远都不想在看见他。”宫保森连连答谢。
  但是,张作霖看着他,说道:“傅昌荣现在受伤了,我身边缺个人,不如您留下,这样我也好安心点。”

  宫保森一想,算了,此事要是不答应,李书文能走的了吗。
  张作霖见他首肯了,立马撤兵,叫人把李书文放了出去。并一路押解他,送他上了火车,看着火车开走,才离开。
  此事就算到此告一段落了。
  宫保森回到四合院,从自己的房间拿出了一个锦盒,当着傅昌荣他们几人的面打开了。里面有一本药书,还有一个精致的四方小盒子。
  宫保森伸手取出来,打开了里面是一丸丹药。他对傅昌荣,说道:“这叫五行丹,你把它贴在肚脐眼上,每日早起仰面对着太阳,打坐练功,会对你的伤势有帮助的。”
  他又把药书交给自己的女子,说道:“你按这上面的学习,每天给他配药,内服外贴,会好的快一点的。”
  回到别院,高童柏百思不得其解,他问道:“师傅,李书文怎么就会败在老爷子的手里了?”
  傅昌荣知道他没有看明白这其中的道理,正好趁此时告诉他一些武林规矩,以免以后出门什么都不懂。

  傅昌荣讲道:“当年,在刺杀慈禧时李书文凭着自己的一杆大枪横冲直撞,无人敢挡,只有宫保森敢用八卦刀与之较量。当时他们都还年轻,功夫都很了得。李书文没想到自己会棋逢对手,眼看着慈禧就在眼前,就是不能刺杀成功。后来,神机营的火枪队来了,才把他们打散了。”
  高童柏说道:“那就是说,当年他们就结下了仇恨,是吗?”
  傅昌荣一笑,说道:“当年之事,活着的老辈们现在都还庆幸,要是真把慈禧给杀了,大清的权利能不能重新掌握到光绪皇帝的手里,都很难说。”
  傅昌荣长话短说,讲道:“现在,他们能在此碰面,这是一种机缘,往日的仇恨早已烟消云散了。老爷子能以一把折扇击挡住他快速的枪法,不是说老爷子功夫有多深,而是李书文已经抱着必死的心了,所以手上没有用真力。俩人比的是胆识,输赢已经不重要了。”
  就是不比,老爷子也是要想办法把他救下来的。
  高童柏明白了,说道:“难怪您会想着把老爷子请来啊!”
  傅昌荣说道:“武林之中的事,还多着呢,有你学的。”
  后记,许兰州去了李景林的大营后,俩人一合计,准备带兵向黑龙江一带撤离。
  但是,被张作霖给发觉了,带兵围剿。
  兵败后,俩人逃到了北京,加入了皖系。后来直皖之战,皖系失败,李景林脱离许兰州,又在第一次直奉天会战中加入了奉天。
  再后来,第二次会战因为冯玉祥的临战倒戈,直系大败。
  打来打去,李景林都没有能打出属于自己的一块地盘来。

  后来,他继郭松龄之后,有心与冯玉祥联合反张作霖。但是被部下出卖,没有成功,自身逃到了山东。
  在山东开办起了国术馆,为以后的武术发展带了一个好头。
  (先说到这里,后面还会详细告知大家,敬请期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待续首页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