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335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现在想想忍不住一阵内疚,慢慢从床上坐起身来,看看手表已经十一点多钟了,苏绣差不多应该已经睡下了,脑子里想起女孩往日里小鸟依人的样子,心里就有点痒痒。
  可就在她抬腿下床的一瞬间,忽然一个念头闪过她心头,刚才在饭桌上,范昌明再一次提起唐萍的逃脱不排除有人泄密的可能性。
  当时她的脑子里一直琢磨着吴淼和潘浩两个人,此刻冷静下来想想,自己大小情人不也是知情者吗?怎么就把她忽略了呢?
  徐晓帆又慢慢躺在床上,脑子里回想起自己和苏绣之间的那点往事,她们是两年前在三分局认识的,当时女孩刚刚参加工作不久,在三分局办公室当文员。
  本来,徐晓帆一直对自己异于常人的“嗜好”感到羞耻,并不敢过分暴露出来,即便对哪个小姑娘有好感,也不敢过于亲近。
  可当她见到苏绣的时候,不知为什么就控制不住了,女孩的甜美娇柔外貌和性格对她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最主要的是,当她有一天开玩笑似地问苏绣有没有男朋友的时候,女孩竟然给了她一个既令人吃惊又让她兴奋不已的回答。
  “我讨厌男人……”
  徐晓帆没想到自己竟然会碰到一个真正的“同志”,她几乎都懒得去调查苏绣为什么会“讨厌”男人,没多久两个人就从牵手开始,进而到搂搂抱抱,最后就在她的单身公寓里如漆似胶了。
  不过,徐晓帆还是对苏绣的背景做了一番了解,发现女孩出身在一个很普通的平民家庭,父亲是一家公司的职员,母亲则没有正当职业,有个哥哥在公交公司开车,家里的经济条件也很一般。
  可正因为这样,她才敢放心跟“小情人”交往,并且在周玉露出事之后,干脆跟卢源打了一个招呼,把她调到了自己身边当内勤。
  但不管怎么样,她都找不到苏绣泄密的动机,因为,她和唐萍扯不上任何关系,即便在后来的工作中两人见过几次面,可也只是打个照面而已,甚至连话都没有说过,她为什么要冒险向唐萍通风报信呢。
  要知道,她这么做不仅是对自己职业的背叛,更是对自己“情人”的背叛,如果没有强大的外界因素,她不可能这么做。
  不过,徐晓帆也不得不承认,如果唐萍这次外逃确实是因为有人向她泄密的话,在所有几个内部知情者当中,苏绣的可能性更大。

  尽管她没有这个动机,但也不能排除被人利用,甚至掉入人为陷阱的可能性,廖木东被刺杀就是活生生的教训。
  想到这里,徐晓帆再也坐不住了,从床上跳下来,换上一条牛仔裤,然后把手枪往屁股后面一插就出了门,路过苏绣宿舍的时候稍稍犹豫了一下,然后就推门走了进去。
  宿舍很整洁,什么东西都摆放的整整齐齐,就连床上的被子都跟在警校的时候一样叠的四四方方,看上去一目了然。
  这也是徐晓帆喜欢她的一个原因之一,做为内勤,必须一切都要做到井井有条,这一点周玉露就做不到,也许是已经结过婚的关系,周玉露要显得大条的多,在她的宿舍里,经常可以看见乱扔的袜子和丨内丨裤。
  墙上挂着一套警服,说明苏绣下午下班回去的时候穿的是便服,徐晓帆的目光将房间里所有的东西一一扫视了一遍,最后又回到挂在那里的警服上。
  她走过去伸手在警服的几个口袋里摸索了一会儿,最后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个粉红色的优盘,本来做为一个内勤,口袋阿里装着一个优盘也没什么奇怪的,可问题是,恰恰这个优盘引起了她的注意。
  按照调查小组的工作纪律,外界的优盘是不允许在工作电脑上使用的,并且不经批准不能带出办公室,一方面担心感染病毒,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防止犯罪分子利用软件窃取机密,而苏绣对这条规定应该很清楚。
  但眼前这个优盘无论是颜色还是品牌都不是局里面统一发放的那种,应该是苏绣自己带进来的,既然她手里有距离统一发放的优盘,为什么还要把自己优盘带来呢,且不管是否有泄密的嫌疑,起码是违反了工作纪律。
  徐晓帆拿着苏绣的优盘来到自己办公室,插在笔记本电脑上打开来只看了一眼目录,心就凉了半截,因为优盘里面的一份文件正是对陆建岳的审讯记录。
  徐晓帆怒气冲冲地驾车来到了苏绣的住处,却发现窗户上并没有灯光,她没有马上下车,而是坐在那里试图平息一下自己的心情。

  说实话,现在她对自己的悔恨远远超过了苏绣的背叛,有那么一瞬间甚至有种自暴自弃的想法,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只要自己不说,谁知道苏绣是泄密者呢?
  可她毕竟是一名职业丨警丨察,最终还是无法容忍这种对职业的背叛,尽量让自己硬起心肠,怒气冲冲地下了车。
  令人出乎预料的是,苏绣不在家,从屋子里的迹象来看,小情人好像下班以后根本就没有回来过,难道是去了她母亲家?
  徐晓帆也不开灯,一屁股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心里只是琢磨着,一旦苏绣泄密证据确凿的话,接下来该怎么处理。
  说实话,从个人感情来说,她当然不想就此毁掉女孩的前程,这不仅对苏绣本人很重要,对她的家庭也同样重要。
  就在这时,徐晓帆隐约听见楼梯上有脚步声上楼来,似乎还听见了一个女人说笑的声音,等到脚步声在三楼停下来的时候,她一闪身就躲进了厨房的门后面,紧接着就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
  “哎呀,你进来干什么……你不是说送我回来就……就走吗?”只听苏绣微微喘息道。

  一个女人的声音笑道:“你这小东西怎么不知好歹啊……今晚姐姐就陪陪你吧,还有事跟你商量呢……”
  徐晓帆躲在厨房的门后面什么都看不见,不过,她一听就知道苏绣肯定喝酒了,只是不清楚这个女人是谁,难道苏绣背着自己又找到了新欢?
  两个人并没有开灯,而是跌跌撞撞地走进了卧室,过了一会儿,卧室那边亮起了灯,只听苏绣哼哼道:“别来纠缠我……我们已经……已经两清了……”
  只听女人笑道:“宝贝,先躺在床上,我帮你脱衣服……”接着,只听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伴随着苏绣不情愿的娇呼。
  徐晓帆心里直冒火,苏绣一句醉话已经让她把事情猜了个大概,不用说,苏绣泄密应该跟这个女人有直接关系,听她的口气,好像还要继续利用苏绣呢。
  她慢慢从厨房的门后面出来,紧贴着墙朝着卧室的方向移动了几步,想听听女人究竟还要跟苏绣商量什么?

  “哎呀,你上来干什么……下去……快下去……”只听苏绣娇喘吁吁地嚷嚷道。
  女人嬉皮笑脸地说道:“怎么?还害羞啊,又不是第一次了……等一会儿我把摄像头装上,试试效果……”
  苏绣挣扎道:“不行,这种视频要是传出去,我还怎么做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