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992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子弄死你们这帮****的!”
  “小鬼子!让爷爷教你做人!”
  打红了眼的兵,各种喊叫声,标准的动作到街头斗殴的招式,手脚用不,牙齿!咬!往死里咬!!!
  12旅的新轻坦装步营紧急回援到位,看到一片火海的弹药堆积场,看到草地混战在一起的双方士兵,指挥员被震得浑身发抖,他相信他看到的不是演习场,而是真正的白刃战的真实战场——如果他们手里都有刺刀的话!
  新轻坦装步营的指挥员让步战车的三十毫米机关炮朝天射击,响亮沉闷的“咚咚咚”声持续了好一阵子,才让混战的双方士兵慢慢的冷静下来。

  裁判员此时终于有了发挥的地方,他们站到了装甲车,指着双方大骂:“你们是土匪!指挥员!把你们的兵组织好!救治伤员!”
  数十人躺在地,伤员满地。
  无人侦察机临空,把现场的场面都拍摄了下来,传送到了导演部以及12旅的作战指挥心。
  当黄友全看到这些场景,他整个人也傻了,坐在椅子那里半天都没有说话。导演部的领导们看到这样的场景,也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失声了。
  然而,类似的事情,还在发生。
  石磊率领的快速突击队杀进了12旅后勤补给系统的其一个转站,那里有一个排的步兵以及二十多名后勤人员在维持着运转。
  一开始,快速突击队按照规矩进行了规矩,场面在裁判员的掌控之下。打着打着,也许是因为对裁判的结果不满意,双方争执起来。
  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快速突击队这边有个兵拔出了开山刀冲向了12旅那个排。那个排二十多个兵看见对方举着闪着锋芒的开山刀冲过来,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扭头跑。
  石磊也无法掌控局面了,他的兵全都扬起了开山刀,漫山遍野的去追四散逃散的12旅士兵,一直把他们追到了深山里去。石磊和刘晓光费了好大劲才把人重新集结起来。
  那些场面,也被战场监视器忠实的拍摄了下来,传输到了导演部。

  现场的裁判员同样的直接吓傻了。
  12旅作战指挥心里的黄友全在完整的看过了现场的记录之后,心底有一个强烈的感觉——他可能永远都不李牧。
  旅参谋长被吓得脸色铁青,气恼,震惊,似乎都不能形容了。
  他对黄友全说,“旅长,李牧这个团长,要当到头了。”

  黄友全慢慢摇头,缓缓的说,“是当到头了,他很快会是旅长。”
  相对无言,哪怕黄友全再不愿意,他也必须要承认,他看到了一支压抑许久的部队,终于在这个瞬间,火山一样喷发了出来。
  无人机拍摄的战场实时画面定格在了3777高地,701团的团旗还竖立在那里,迎风飘扬着。
  不管结果如何,黄友全都必须得承认,李牧用一种很不光彩的方式,成功的从精神这个方面,击溃了12旅。
  而这种“很不光彩的方式”,恰恰是当今这支军队,最最最最缺乏的东西。
  这场对抗演习,开打不到五个小时,胜负已分。
  导演部下达了终止演习指令,然后,领导们有一大堆之前根本没有处理过的屁事要处理。
  12旅被打掉的那个弹药堆积场,这个损失,算是计算在演习消耗,也是一笔很难算清楚的账。
  还有那么多的伤员。
  导演部里那些军区司令部的高参们,有置身真实战场的错觉。
  3777高地,701团指挥部。
  团旗下面有一块石头,李牧坐在那里抽烟,眺望着主阵地,那里还有硝烟在冒着。
  薛猛走过来,报告说,“老李,部队已经在集结了,赵副团长在负责。”
  李牧点点头,问,“伤亡报告出来了吗?”

  “出来了。”薛猛递过去一张纸,“万幸的是,没有死人。”
  李牧扫了一眼,微微点头,还给薛猛,问,“包小刚的情况怎么样?”
  “没有生命危险。幸好雪湖没结冰。断了一个肋骨,其他的是一些小问题,嗯,有些脑震荡,但问题不大,他的自保意识还是挺强的。石磊他们救援及时,幸好当时石磊他们是驻扎在南岸,如果是在北岸,发现不了包小刚。”薛猛有些唏嘘地说道,“这个兵,很像当年的你。”
  李牧笑了笑,“当年的我有这么傻吗,大冬天的往湖里扎,好几十米。”
  “你忘了,当年在我们特大,你们这几个兵,是真不怕死。后来在西北,遭遇境外雇佣兵那次,你负了那么重的伤,还往湖里跳。”薛猛说。
  李牧说道,“那一次是真的在打仗,我不跳,得死。”
  长叹了一口气,薛猛说,“这次演习不管如何,个人首功无疑是包小刚的。”
  “我是同意的。”李牧说。

  薛猛在他身边坐下来,接过李牧递过来的烟,点一根,抽了两口,心情顿时沉重起来,“老李,这次演习,我们的动作,太出格了。得想办法解释解释,不然面怪罪下来……”
  “如果我说,也在我的预料之外,你一定会认为我是在找理由。”李牧苦笑着说,“你不相信,面更不会相信。”
  薛猛无奈摇头说,“你让我怎么信。其实从决定把团指挥部搬到3777高地来,我隐约猜到你打的什么主意。拿指挥部当诱饵吸引注意力,我猜对了,但是却怎么也想不到,你会用这种办法,让这场演习以这样的方式结束。”
  “是终止。”李牧纠正道,“那你觉得,这种办法怎么样?”
  薛猛忍不住大笑起来,“好,畅快!咱们团的兵,现在那股子精气神别提多有劲了。”
  “要的是这样的效果。”李牧说,忽然问,“牛军她们接回来没有?”
  “接回来了,肖主任亲自去接的。那仨丫头,吃足了苦头,没有任何的野外生存经验敢跑纵深去,得亏只有几个小时,而且12旅的人发现得早,不然后果不堪设想。”薛猛说。
  李牧道,“这件事是我欠考虑了。”

  “咱们抓的俘虏,也都送回去了,我见到了12旅的旅长黄友全,他说希望和你见个面。”薛猛说。
  李牧不可置否地说,“想见我,他自然会过来。”
  说着,他指了指迎风飘扬的团旗。
  笑了笑,薛猛的心情再一次沉重下来,脸色也不好看。怎么也是回避不了最重要的那个问题——面会怎么处置李牧。
  “我听说,12旅的损失很大。他们的弹药,准备了两天的作战使用量。这些损耗,依然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恐怕会算到咱们头。”薛猛心情沉重地说。
  有个兵搬来一把椅子,李牧坐去,更舒服了,他吐出一口烟,说,“该怎么算怎么算吧。打仗,没有损耗那是不可能的。”
  “但咱们这毕竟是演习。”薛猛说。
  李牧的目光变得深邃起来,“对包小刚来说,这是战争。”
  说着,他看向薛猛,道,“701团需要鲜血,咱们这支军队需要鲜血。虽然我非常不愿意承认,但实际,包小刚死了,他也一定认为他活不下来了。从他选择跳下去的那一刻起,他认为自己死了。”

  日期:2017-05-29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