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5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抿嘴笑,没有说明。
  林稚君说:“是啊,太隆重了,我只有回到家,才有一种受欢迎的感觉,才感觉自己没有被人们遗忘。”
  丁一说:“您现在桃李满天,是我们后辈人模仿学习的楷模。”
  林稚君笑着拍了一下她的肩,说道:“刚才你们郎台长表扬你了,小丁,干的不错。”
  丁一说:“不好,还请您多指教。”

  殷家实从林稚君手里接过康乃馨,摆放在了白色郁金香的旁边,说道:“一白一红,寓意深远啊。”
  杜春雨说:“我只不过是投其所好了一把,有什么寓意?竟跟我这文盲整词。”
  原来,郎法迁和杜春雨是同班同学,殷家实和蔡枫高出他们两个年级,也是林稚君最忠实的观众,当年林稚君被“贬”下屏幕时,殷家实和蔡枫还搞了一个观众签名,以书信的形式投给林稚君单位,强烈呼吁林稚君出镜。怎奈,他们的信泥牛入海,他们连着寄了好几封信,后来林稚君请求他们说,如果真心为她好,就不要再写信了。林稚君是他们心目中的梦中偶像,他们当然不希望给她找麻烦了。

  杜春雨所有的广告,全都是林稚君办理的,今天是划拨下半年的广告费,他邀请林稚君来阆诸,还有给她庆生的意思,林稚君提前不知道他这层意思,但刚走进这个绿色餐厅的时候,看到了桌上洁白的郁金香,就意识到了什么,刚才丁一又送给她红色的康乃馨,并且祝她生日快乐,就知道了老同学非邀请她来的意思了。
  果然,酒倒好后,杜春雨看了看殷家实和蔡枫,说道:“还是请市领导做祝酒词吧。”
  殷家实:“这祝酒词我不说,我是蹭饭来了。”
  蔡枫也说:“殷书记不说我更没有资格说了。”

  郎法迁说:“领导们都不说,我这伙计更没说的份儿了。”
  杜春雨笑了,说道“都不说是吧,我可是让到了没不是,你们要是都不说的话,那么请它说。”他说着,?就站起来,拉开门,冲外招了一下手,立刻,屋里屋外的喇叭里就传出了?“祝你生日快乐的”歌曲。紧接着,一位身着白衣服的服务生和一位身着白色连衣裙的姑娘,推着一个生日大蛋糕,和着音乐,缓缓地走了过来。
  尽管有思想准备,林稚君还是激动地站了起来,不知说什么好。
  杜春雨说道:“今天,恰逢稚君生日,本来我想进京着,后来一想还是让稚君回家过生日吧,这样,?就连哄带骗带用广告费把她诱惑出京了。”
  殷家实说:“老杜,这可是你的不对了,怎么吃独食,也不告诉我们一声,你这又是鲜花又是蛋糕的,让我们情何以堪?”
  杜春雨笑了,说道“我追求的就是这个效果,如果提前被你们领导知道了,就没有我什么戏了,所以,还是你们不知道的好。”
  林稚君笑着说道:“谢谢,谢谢春雨同学。”
  至此,丁一总算明白台长为什么带自己来了,完全是因为林稚君的原因。
  由于林稚君下午还有会,所以饭后没怎么耽误,杜春雨的坐骑宝马便送她回北京了。

  送走了林稚君,殷家实和蔡枫也走了。
  杜春雨看着郎法迁,说道:“你们用不着和谁保持一致吧,你们的工作就是采访我。”
  郎法迁笑了,说道:“这样,我把小丁留下,她采访完你后,你负责把她送回台里就行了。”
  杜春雨看看丁一,丁一笑了,说道:“杜总,您今天也没少喝酒,这样,我也回去,改天我在约您,如果您明天有时间,我明天上午来。”

  “也行。”
  丁一就跟杜春雨握手再见。
  她刚要上台长的车,就见有个工作人员跟杜春雨说了什么,杜春雨赶忙拦住车,拉开后车门,说道:“小丁,你下来,有人找你。”
  “谁找她?”前面的台长问道。
  “领导管那么多干嘛?”

  郎法迁笑了一下,他以为是翁宁找她,因为翁宁是杜春雨未来的儿媳妇,现在正在跟杜涛热恋。
  丁一下车后,便跟着工作人员重新回到了那个绿色的四合院,进了里面一个单间,丁一看见,贺鹏飞一个人正在里面闷头喝茶。
  几天不见,贺鹏飞清瘦了许多,而且有些憔悴,往日那种阳光般的神情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陌生的沉稳和凝重。
  他见丁一进来了,没有说话,而是伸手指了指自己旁边的椅子,示意她坐下来,给她倒了一杯水,放到她的面前,目光就停留在了丁一的脸上……
  丁一见贺鹏飞不错眼珠地看着自己,就有些心虚,摸摸自己的脸说道:“看什么?”
  贺鹏飞微微一笑,想跟她开句有关草原的话题,想想又咽了回去,说道:“我看见你跟他们出去了,所以叫他们把你叫了回来,没耽误你工作吧?”
  本来上午岳素芬跟丁一说贺鹏飞的事后,丁一答应找贺鹏飞谈谈,这会看见贺鹏飞主动跟自己打招呼,并且把自己叫了回来,就鼓起勇气说道:“没有耽误工作,我的工作只能结束,杜总喝了许多酒,我跟他明天再约。鹏飞,我上午还想给你打电话呢?”
  贺鹏飞微微皱着眉,看了她一眼,又给她的茶杯里倒了一点水,漫不经心地说道:“有事?”
  丁一点点头,没有立刻跟他说什么事,而是问道:“先说你在这干嘛?”
  贺鹏飞说:“是杜涛,买了电脑,出了问题,让我过来给他修,跟我定的是两点半,现在都快三点了,还不见他人毛,他办公室也进不去,我就只好到这里等他。”贺鹏飞边说边指着手表,他是一个时间观念很强的人,口气中就流露出对杜涛的不满。
  “你,不忙?”丁一小心地问道。
  “我刚从北京回来。”贺鹏飞喝了一口水说道。
  “去北京干吗了?”
  “大使馆,签证。”贺鹏飞放下茶杯,没有看丁一。
  “你、真要走吗?”丁一问道。

  贺鹏飞这看了她一眼,身子靠在椅背上,说道:“是啊,我导师已经给我发了好几封E-mail了,邀请我回去,有一个课题,正好跟我对路,他希望我能帮到他,我对这个课题很感兴趣,搞我们这行的,最适合发展的地方就是美国,那里不但有宽松的环境,而且资金也不愁问题,可以施展自己的一切想法,又有大学这个平台。而我回来后,说白了,就是一个技工,我每当有一个想法,要想付诸实践,还要先通过领导这关,过领导这关最让我烦心的不是请示有关资金,是给领导普及电脑知识甚至是互联网知识,这个过程下来后,我的激情就消退了好多,何谈发展?”

  丁一点点头,这个问题,贺鹏飞以前也很无奈地跟自己抱怨过,没办法,谁让咱们发展慢呢。她说:“你要走,是不是还要跟单位解除关系什么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