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4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出乎意外的是,房门居然开着,女儿居然在家。
  他很是奇怪,冲着楼上叫了一声:“小一,是你在家吗?”
  丁一答应了一声,就从楼下走了下来。
  丁乃翔非常奇怪,说道:“你出门回来了?”
  “是的,我前天就回来了。”女儿穿着薄睡衣,无精打采地说道。

  丁乃翔更加奇怪,女儿去草原,最起码也要五六天的功夫,她前天就回来了,也就是说她只去了三天就回来了,所以他就奇怪地问道:“那你回来怎么没跟爸爸说一声,这两天?你一直都在家里?吃的是什么?”
  丁一慵懒地坐在沙发上,身体有些虚弱,精神也有些恍惚,她说道:“我一直在吃饭。”
  丁乃翔发现女儿不对劲,女儿形容憔悴,眼窝深陷,一幅无精打采的样子,他坐在沙发上,小心地说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告诉爸爸?”
  丁一无力地躺在了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丁乃翔料到女儿有事,并且这事和江帆有关系,就说道:“你到草原了吗?”
  女儿点点下颌。
  “你,见到他了吗?”
  女儿又点点下颌。
  往下,丁乃翔不敢问了。
  丁一轻声说道:“爸,让你说对了,他已经不是原来那个他了。”
  丁乃翔松了一口气,说道:“他是不是变心了?”

  丁一睁开了眼,呆呆地看着天花板,说道:“爸,我不知道……我最后的梦想也破灭了,原来一直认为他支边是有迫不得已的原因的,没想到,他心里没有我了,我们的爱不在了,而我,却还一直保留着他最后一滴眼泪,我太傻了……”
  两行眼泪,默默地从丁一的眼角流出……
  丁乃翔心情很复杂,本来,在女儿走后的两三天中,他也是一直在纠结和不安中度过的。当女儿知道自己才是促使江帆远走支边的幕后杀手后,女儿是否对自己这个当爸爸的失望?是否会恨自己?恨自己把爱人从她的身边赶走?所以,老教授这几天的忐忑不安也是可想而知的。但是从目前来看,情况似乎发生了改变,他试探着问女儿:
  “你和他谈了?”
  丁乃翔一怔,说:“那你凭什么断定他心里没有你了?”
  丁一呆呆地说:“他有了别的女人,也是内地人。”
  在丁乃翔的追问下,丁一就将过程简单跟爸爸说了一遍,最后说道:“爸爸,我决定从今往后,我不再想这个人了。”
  本来看女儿一直无法忘掉江帆,丁乃翔还心存愧疚,听了女儿的叙述后,他也十分气愤,就说道:“你早就该这样,我说过你多少遍了,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小贺才是最合适你的人,你该多想想小贺,他爸爸前两天还给我打电话问我你们到底想怎么着的……”
  “爸。”丁一打断了他的话:“我跟贺鹏飞不可能,他会找到比我更好的女孩。我这辈子,谁都不会嫁了,您要是怕别人说您有个嫁不出去的女儿丢人的话,我就还调开,到阆诸下边的县市,或者更远的地方,我有个广院的同学,她去了南方,那里经济发达,电视事业也发达,前两天给我写信让我辞职也去南方……”
  看着女儿面无表情地说着,丁乃翔知道女儿现在绝望到了极点,就打断了她的话,说道:“你怎么能这么说?哪能因为他一个江帆,你就不嫁人了?再说,你就是不嫁人,我也不会嫌弃你啊,你有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力,你是我的女儿,是爸爸的命啊……。”
  丁一闭上了眼睛,两行泪水从眼角淌出……
  丁乃翔心疼极了,他不知该说什么好,站起来,围着屋子走了两圈后又坐下,尽量让语气变得柔和,没有指责性,他说道:“人,总是要经历一些挫折和坎坷的,事业是这样,情感也是这样,不能因为一个人伤害了你,就否定一大片,我们还是遇到的好人多,比江帆优秀的人有的事,比如……”
  “比如贺鹏飞是吧?”丁一睁开眼,盯着头顶上的天花板说道:“爸爸,别逼我,我知道贺鹏飞无可挑剔,无论未来是做恋人还是做丈夫,他都会做得更好,但是女儿的心死了,这次是彻底死了,所以爸,也请你尊重我,不要再提贺鹏飞的事了,好吗?”
  丁乃翔怔住了,是啊,这么长时间的努力,也没能促使女儿和贺鹏飞走到一起,看来,感情是不能强求的,他想了想说道:“行,爸接受你的批评,这样吧,你如果想散心的话,过些日子跟爸爸去新加坡吧,我有一个学生,现在是新加坡一所艺术学院的负责人,他给我来了几次信,邀请我退休后去那里教中国书法和国画。前几天他回国,特地找到了我,并动员我先去考察一下,如果对这个艺术学院不感兴趣,他也不强求,说过两天就给我发邀请函,让我先去看看,正好你可以跟我一起去,顺便还可以给我当当兼职翻译。”

  丁一依然面无表情地说道:“爸,那个国家不用翻译,大部分都讲华语。”
  丁乃翔去新马泰旅游过,岂不知这个情况,他这样说的目的,就是想让女儿陪自己去散散心,他说:“你陪我去的话,我不孤单。”
  “让乔姨陪你去吧,我还要上班。”
  “你乔姨得哄她孙子,她才不会陪我呢?”爸爸忽然带着某种情绪说道。
  丁一说:“杜蕾一人带小虎够累的。”
  “谁家不是一人带小孩?就她孙子养得娇?哼!”爸爸没好气地说道。
  丁一抹了一下眼泪,转头看了爸爸一眼,感觉爸爸的神情有点像老小孩,就说道:“爸,你不会因为乔姨疼孙子冷落了你才这样说的吧?”
  爸爸说道:“我也不怕他冷落,反正这几年我也习惯被她冷落了。”
  丁一冲父亲笑了一下,平心而论,乔姨对爸爸还是非常上心的,爸爸的生活自理能力比较低下,有时甚至是弱智,乔姨对爸爸照顾的很是细致周到,至于对自己如何那是另一回事,所以她说道:“乔姨做得很好了,小虎现在上了幼儿园,原来她看的时候嫂子上班,还不是照顾了老的又照顾小的?您啊,知足吧?”
  这就是女儿,从来都不挑事,通情达理。但这么一个通情达理、善解人意的人,却从她的嘴里说出永远都不嫁的话,看来,这次女儿的确伤透了心,对那个人也的确绝望了,对女儿就更加担心了。他说道:“我还是希望你跟我去,你乔姨的确离不开。”

  “我怕我请不下假来。”
  “那有什么请不下来的?电视台离了你,又不是转不了。”
  丁一说道:“电视台别说了离了我,就是离了谁都能转,关键是我们现在是一个萝卜顶一个坑。”
  “那你去草原怎么能去?”

  丁一没想到爸爸这样抢白自己,心想,爸爸的确是老了,就说道:“那才几天呀,但要出国就不一样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