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660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心里泛起一阵阵的寒意,用这种方法,实在狠毒。
  杀人不用刀。
  “爸,你真厉害。”
  “说两句讨好的话。也不能让我对你的评价高几分,回去好好想想如何做事,对了,有一件事忘记问你,你做那事的时候没有录像吧。”
  “没...没有。”

  “你什么癖好我心里清楚,录了赶快给我销毁,懂吗?这会伤了你,也会毁了我。”
  烟燃烧,殆尽。
  打开烟盒,只剩最后一根。
  没有犹豫,我伸出手指,夹住,拿出来,按下打火机,啪的一声,火苗窜出,火红火红。
  嘶嘶,烟丝燃烧的声音,听起来意外的美妙。
  醇香的味道充斥整个胸腔。味道很好。
  我享受这个过程,仿佛武林高手与人对决,大战之前沐浴焚香,不在乎对手强弱,这是一种态度。
  抽烟也是一种态度,认真面对的态度。
  我在思考,认真的思考。
  听到父与子的对话,让我明白很多事,真的要好好感谢这对父子,父亲解惑,儿子不知道听进去多少,可我听懂了。说的很详细,从这点来看,我要好好感谢。
  特勤的人下的手,上边的意思,我不由好笑,这到底是多恨我啊!把我开除还不够。还要斩尽杀绝。
  大概也是巧了,正好出了易鸿远这档子事,有拿来做文章的空间。
  可是,这里面不纯粹,王家参与了。
  是我大意了,我觉得王家已经不是威胁,王承泽死后,还有别的王家人,这些王家人应该感谢我的,我杀了王承泽,给了他们机会,让他们上位。我觉得,他们会拼命压缩王承泽直系亲属的生存空间,王家内乱,便不会有精力对付我。
  这是我预料到的,我以为仇恨埋在心里,最深的那个位置,不会忘也不会轻举妄动,维持平衡,对我很有利。
  显然,我低估了仇恨的力量,仇恨不计后果没有理智的。
  不知道王承泽直系亲属出价多少,可我想那一定丰厚,要不然怎么能让人动心呢。

  仔细想了想,我便明白,王家人之前为什么不动,现在却动了,我被开除了,我不再是特勤人。
  只要我在特勤一天,便不会有人搞得太过分。
  离开特勤,便是失去了保护伞。
  好现实呢。
  被这样对待我觉得没什么,这是一段因果,没问题,我杀王承泽,王家人杀我。借刀杀人,合理。
  可是,那个女学生有什么错?
  她因为太弱小就应该死?
  死的时候还被侵犯?
  我现在没资格考虑这事,我自身难保。
  不过,有一天,恰好有那么一个机会。让我遇到这对父子,我是不介意杀掉他们的,哪怕溅我一身的血。
  抛开阴谋诡计,这父亲的教育方式还真够别致的,用事实说话,观点虽然残酷。可自有道理,丛里法则,本就是弱肉强食,明哲保身,拿该拿的利益,不贪。实力慢慢增大很容易,可要做到这几点,着实不易。

  这人,值得佩服,也值得忌惮。
  不过,也是有好消息的,真的要感谢儿子的变态嗜好,将一切录制下来,本打算留下来慢慢欣赏常常回味的好物,这一刻,成为我翻身至关重要之物。
  所以,他们是谁?
  思考的时候,总有些声音乱入,砰砰砰,敲门的声音。
  “董先生,你好,我们是记者,想采访你一下。请问你有时间吗?”
  连冒昧都不说,这么没有礼貌吗?
  “董先生,我们知道你在家,行不行,可否给个答复。”
  我站了起来,走到了门边。透过猫眼,向外看去,一个女人,稍有姿色,三十出头的年纪,不过妆有些浓,唇是红色的,她的手中拿着个话筒,无线的。

  身后一个男人,一米七,胖,扛着摄像机。额头上有汗,喘着粗气。
  “董先生,董先生,给我点回应好不好。”
  我没有说话,看了一眼便回了屋,拿起烟盒才发现刚才我已经抽完最后一根烟。翻箱倒柜,在客厅的柜子里找到一条烟,不知道放了多久,点燃一颗,缓慢的抽了起来。
  有一件事,我很在意。
  人。什么时候开始不懂得敬畏。
  我是杀人犯,他们宣扬的结果,我残忍至极,**了一个妙龄女郎,我手眼通天,证据确凿却能大摇大摆的出来。这样一个祸害,为什么不怕我?
  这女人带着一个摄影师便上门了,还是来我家,不胆战心惊吗?胆子好大啊!不怕我下毒手?

  还有今天来围堵我的人,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拿鸡蛋来砸我,我要掏出一把刀来,捅死几个人,他们怎么办?
  胆子太大,却不符常理,这样来看,背后有人推波助澜。
  一根烟抽完。
  声音钻入耳中,直达心中。
  “那边还顺利吗?咳!咳!”
  声音沙哑。说完剧烈咳嗦起来,感觉咳到没气。
  “还算顺利,不过...”
  “说!”
  声音很严厉,透着决然。
  “找的那些人要加钱?”
  “哈哈哈!”这人大声笑了起来,“一天两千还嫌少?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他们要加一千。”
  “给!”这人肯定的说,“别说加一千,就算加二千,加三千,我也给得起。”
  这人的声音,有些熟悉,刺激我的大脑,有些记忆变得清晰起来。

  王家,王承泽的父亲。
  “只要董宁能死,我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
  声音突然变得阴冷,丝丝的凉意,纠缠。
  知道了,王家想要我的命,迫不及待。
  “这样撒钱。要不了他的命吧。”
  问题出现了。

  “愚蠢,谁说我要动手了,我只是加速这个过程,搞臭一个人,不管他多么的有用,都会被舍弃的,我打听过了,董宁很有用,可惜,有人跟我有相同的目的,我花了很多钱,我不在乎花钱,只要能达到目的,这钱花的就值。”
  王家的人...是疯了吗?
  只要我出一点点的事,王家便会很开心吧。
  “这事,你就看着办吧,要什么要求,只要合理。我都可以满足,可是事一定要办好,丢鸡蛋这种事情做过一次便不要继续了,搞点大事,找的人大多数不都是年纪大的吗?最好让董宁动手,没有冲突。你去制造冲突,懂吗?”

  “这个...合适吗?”
  “你跟我说说,有什么不合适的。”
  “那些人都挺大岁数了,万一出...”
  “你很仁慈啊!他们拿了我的钱,难道不应该替我做事?那这种钱的人,又能高尚到哪里去。死不死的你需要操心吗?”
  “是是是。”
  “去安排吧,别让我失望,新闻媒体那边钱也及时给,公众号那边也多催催,我要造势,这事搞得越大。对我越有利。”
  “那些人准备好了,只是董宁的行踪...”
  “不是给你电话了吗?”
  “那边说不想插手了!”
  “什么?这事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王承泽的父亲暴跳如雷,突然一声脆响,什么东西被砸坏了。
  日期:2017-05-29 08: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