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334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只要把这个消息透露出去,就足够引起唐萍的警惕了……所以,唐萍的逃跑如果是因为有人泄密的话,一定是她……”
  “动机呢?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既然她是徐队亲自从三分局调上来的,自然是信得过的人,要不然也不会让她接触核心的机密……”潘浩仍然质疑道。

  吴淼说道:“这个我也说不清楚,但不能排除她被人利用,就像刺死廖木东的那名特警,他原本也没有问题,但关键时候还不是被人钻了空子,我总觉如果有人在苏绣身上动脑筋的话,她很有可能出问题……”
  潘浩不出声了,过了一会儿问道:“既然你都这么想,难道徐队就想不到?”
  吴淼说道:“你等等,我给徐队打个电话,看看她怎么看待这件事?”
  说完,掏出手机就拨打了徐晓帆的手机号码,意外的是连拨了两遍都是关机,于是一脸惊异地说道:“奇怪,怎么会关机呢?她可从来不关机的……”
  潘浩疑惑道:“会不会没电了,这阵应该睡了吧……”

  吴淼疑惑道:“出刘骜这么大的事,难道她还能睡得着?”
  说着,抬起手腕看看表说道:“走,我们去个地方,你往枫丹路开,苏绣在那里有一套房子……”
  潘浩惊讶道:“你对她怎么这么了解?难道你想搜查她的家?”
  吴淼说道:“我本来不想告诉你,可既然涉及到案子,干脆直说了吧,不过,我警告你,这件事不能再告诉第三个人,如果我的怀疑是错误的,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潘浩不高兴道:“怎么?难道你连我也信不过?”

  吴淼说道:“不是信不过,而是有可能牵扯到徐队的个人**……”
  潘浩一听,好奇心就更大了,急忙说道:“只要跟案子没有关系,我不会说出去,你就别吞吞吐吐了……”
  吴淼只好说道:“我怀疑徐队和苏绣一起睡觉。”
  潘浩瞥了一眼吴淼,失望道:“这就是你发现的**?”

  吴淼补充道:“我说的是徐队和苏绣之间有不正当男女关系……”
  潘浩嘿嘿笑道:“你这话更让人听不懂了,难道苏绣男扮女装……”顿了一下,好像忽然明白过来了,小声道:“你的意思是……她们是同……”
  吴淼说道:“眼下我也不是十分肯定……不过,我相信自己的判断,前几天我为了印证自己的怀疑,在徐队的单元门口守了半个晚上……”
  “啊……”吴淼还没说完,潘浩就惊呼一声,吃惊道:“你竟然跟踪徐队?”
  吴淼嗔道:“谁说我跟踪徐队,我跟踪的是苏绣……我只是验证一下徐队是不是晚上在这里睡觉……”
  “结果呢?”潘浩问道。
  吴淼说道:“结果徐队没有来,不过,苏绣晚上十一点多钟和另外一个女人回来了,那个女人年纪好像比她大,现在想想很可疑……说不定徐队最近忙的没时间陪她,她就在外面找了新欢……”

  潘浩警告道:“没有真凭实据你可不要乱说,再说,这种事又不犯法,你哪有权力窥探别人的**……”
  潘浩嘴里虽然这么说,可还是调转车头朝着枫丹路驶去。
  枫丹路并不是主干道,相对比较僻静,已经是夜里十二点左右,路上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行人了,吴淼指挥着潘浩把车开进了一个家属院,停在了四号楼前面,然后伸手指着三楼的一扇亮着灯的窗户小声道:“房间里有人……”
  潘浩忧虑道:“如果你上去碰见了徐队岂不尴尬,我看还是算了……”
  吴淼说道:“今天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不信徐队还有心思来这里,多半是在办公室……这样,你守在这里,我上去看看动静,给苏绣来个出其不意……”
  潘浩说道:“可她家里不一定只有一个人,或许还有别人呢。”
  吴淼打开车门说道:“你就别瞻前顾后了,我只是上去看看,又不是成心要偷窥她的**,要是没事的话,我向她赔礼道歉罢了……”
  潘浩没办法,只好眼看着吴淼走进了单元门,他还是有点心里不踏实,犹豫了一下掏出手机给徐晓帆拨了一个电话,结果还是关机,于是只好坐在车里面等着,一边注视着三楼的那扇窗户。

  其实,张淼的判断是错误的,徐晓帆此刻还真的在这套屋子里。
  唐萍的畏罪潜逃以及范昌明停职反省和市公丨安丨局内部人事调整让徐晓帆深受打击,以至于有点心灰意冷,对调查小组的前景和个人前途悲观失望。
  晚上她心事重重地陪着范昌明和卢源在一家饭馆,看着两位领导借酒浇愁的样子,心里越发不是滋味。
  尽管范昌明处心积虑地安排好了“后事”,可她知道那不过是一种无奈之举,最终局势会怎么样完全取决于省厅和市委的调查小组最后会得出什么样的结论。
  如果范昌明离开是公丨安丨局的话,卢源的副局长也保不住,她自己即便继续待在调查小组,也不会再有什么前途。
  最重要的是,125袭警案和陆鸣母亲意外死亡这两件事很有可能被追责,既然范昌明和卢源首当其冲,她自然也逃不了干系。
  这样一想,哪里还有心思考虑案子上的事情,要不是她滴酒不沾的话,真想陪两位领导他一醉方休。
  范昌明和卢源这场酒一直喝到晚上十点多钟,徐晓帆开车把他们分别送回家,然后自己回到了调查小组。
  本来,她每天晚上回来她都要下去看看陆建岳,一来检查警卫情况,二来看看自己的阶下囚有没有一直崩溃的迹象。
  可今天她对这个老男人一点兴趣都没有,一进门就直接上楼回到了自己宿舍,连灯都没有开,往床上一躺,然后就一支接一支抽烟,直到藏在床头的半包烟抽完了才罢休。
  也许是内心中的失落感让她想找个人说说话,不由而然地想起了自己的“小情人”,就在她和范昌明卢源刚刚在饭馆坐下来的时候,苏绣就给她打过一个电话。
  好像是问她晚上过不过去,她当时心烦意乱,态度生硬地一口回绝了,并且学着范昌明的样子关掉了手机,只想图个清静。
  日期:2017-06-19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