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331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倒是有点于心不忍,安慰道:“你和陆老闷不是现在还没断吗?他养你养也没什么区别,不管怎么说,这个儿子让你从陆老闷那里得到了不少好处吧?”
  朱雅仙晕着脸说道:“有什么好处,无非是服侍了他这么多年罢了……我当时还不是为了和蒋碧云争一口气?”
  陆鸣笑道:“其实,你那时失去了一次极好的转正机会,你当时为什么没有趁机让陆老闷休了蒋碧云娶你做老婆呢?”
  朱雅仙嗔道:“你怎么知道我没这么想,哼,你是没有见过蒋碧云,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美人,看看三姑娘就知道了,老闷被她迷得割舍不下。
  并且我毕竟是嫁过人生养过孩子的女人,老闷也不可能娶我,所以,我只能放弃不切实际的幻想,只要老闷不抛弃我们母女,也就满足了……”
  陆鸣调侃道:“这跟嫁过人没关系,我听玉露说,你年轻的时候也是陆家镇的一枝花,关键是你的成语还不够征服陆老闷吧……”

  朱雅仙嗔道:“我会成语,难道蒋碧云就没有绝活?”
  陆鸣好奇道:“她有什么绝活?”
  朱雅仙说道:“她不但上过学,而且还会唱小曲,那《十八摸》能唱的男人死去活来……当然,蒋碧云要是一直都不会生的话,早晚一天会被老闷休掉,可没想到她运气好,过了几年就生下了三姑娘,我算是彻底死了心了……”
  陆鸣没想到偏居一偶、与世隔绝这么多年的陆家镇暗中竟然有这么多光怪陆离的事情,看来陆大将军的后裔可真都是人才啊。

  忽然想到自己天生沾花惹草的品性,会不会也跟陆大将军有关,难道自己也是陆大将军的后已不成?
  “对了,向你打听一件事,这件事也跟老闷有关。”陆鸣说道。
  朱雅仙好像对陆老闷的事情最感兴趣,一听就像吃了士力架一样,马上来劲了,问道:“什么事?老闷的事情我基本上都知道。”
  陆鸣问道:“那你认不认识蒋凝香?年纪应该跟你差不多。”
  朱雅仙说道:“陆家镇出了这么一个女人谁不认识,她的名气差不多跟陆家兄弟一样大……不过,她跟老闷有什么关系?”

  陆鸣说道:“她年轻的时候不是也在陆家镇待过吗?听说还在陆老闷的餐厅打过工呢……”
  朱雅仙说道:“那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那时候蒋凝香最多也就十几岁吧,后来就去了城里面……
  其实蒋凝香也是穷苦人家出生,谁能想到最后就变成金凤凰了呢,我真后悔这么早就嫁给了那个死鬼,那时候如果也去城里面闯荡的一番,不见得就比蒋凝香差多少……”
  陆鸣见朱雅仙并不清楚蒋凝香和陆老闷之间的往事,有点微微失望,不过,当年蒋凝香一发现自己已经怀有身孕,连陆老闷都没有告诉,而是直接去了城里面。

  别说朱雅仙,恐怕连陆老闷自己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后来再被财神一搅和,蒋竹君的身世可不就成了一笔糊涂账了嘛。
  陆鸣看看表,差不多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于是站起身来说道:“时间不早了,我去豪客来宾馆开个房间,今晚就住在陆家镇了……”
  朱雅仙瞪了陆鸣一眼,说道:“神经病啊,家里不住非要住宾馆,难道钱多的没处花了?晚上你就住玉露的房间……你先坐一会儿,我去安顿蒙蒙先睡,回头给你炒两个小菜,晚上光吃荷包蛋可不行……”
  陆鸣见朱雅仙诚心挽留,也就不打算去宾馆了,说实话,他觉得哪个男人要是娶了周玉露,并且能满足她们的物质需求的话,母女两个都是会伺候男人的主,自然会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
  可惜自己现在心已经野了,即便再喜欢周玉露,也不可能一门心思扑在她身上,且不说别的女人,只要一想起陈丹菲此刻就在距离他不远处的某个地方,心里就像猫抓的一般。
  真不清楚这个女人怎么会有如此巨大的魔力,不过是匆匆见过一面,但一颗心好像已经被她拿走了一般,难道她是自己前世的克星?
  第二天一大早,陆鸣还没有醒过来,就感觉有人在摇晃他的身子,睁开眼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儿子”蒙蒙,考虑到周玉露的前夫是个好吃懒做的家伙,生怕自己也给儿子留下不好的印象,赶忙爬起身。
  刚吃过早饭,阿龙的电话就来了,说是已经在豪客来宾馆门口了,陆鸣心里一直惦记着陆老闷家里的陈丹菲,磨磨唧唧的不想走,要不是手头有急事要处理,真想在陆家镇住上几天。
  不过,他还是有点不死心,趁着等陆大青短信的空档,让阿龙开着车来到了陆老闷家所在的新镇丰华路。
  远远的就可以看见陆老闷气势恢宏的三层小洋楼,以及用围墙围起来的半个足球场小大的园子,紧闭的铜门两帮还有两只威风凛凛的狮子,上面的仿古门楼上写着两个鎏金大字:陆宅。
  “我靠,这家人真牛逼,肯定是陆家镇的土豪吧?”阿龙感叹道。
  陆鸣说道:“这里的主人是你们家救命恩人的兄弟……”
  “陆建岳?”阿龙脸色一变,问道。
  陆鸣摇摇头说道:“是财神的同父异母兄弟陆建华。”

  遗憾的是两个人在车里面等了将近二十几分钟,陆家的大门始终紧闭,没有看见一个人出来,正好收到了陆大青发来的短信,陆鸣只好恋恋不舍地离开了陆家镇。
  根据徐晓帆的安排,吴淼和潘浩提前一天到达了唐萍前往参加会议的H市,准备在机场直接将唐萍接到预定好的一个宾馆房间暂时软禁起来,届时市公丨安丨局局长范昌明将亲自跟她谈谈。
  然而,出乎预料的是,第二天下午,吴淼和潘浩在H市机场却只接到陪同唐萍一起来参加会议的办公室副主任孙检,并没有看见唐萍的身影。
  据孙检说,当天上午他和唐处长一起到了W市国际机场,可在办理登机手续的时候,唐萍忽然接到了范昌明的一个紧急电话。
  她吩咐孙检先自行前往H市参加会议,她自己则要等到处理完事情之后才能赶过去,就这样,孙检就单独来到了H市。
  吴淼一听,二话不说马上就给徐晓帆打了一个电话,把情况做了汇报,徐晓帆扔下电话,马上带着两个人赶到了W市国际机场,在机场安全部门的配合下,很快就发现了唐萍的踪迹。
  原来,唐萍并没有离开机场,而是在孙检登机差不多二十分之后,以唐志华的假身份登上了一架飞往新加坡的航班,至此,徐晓帆基本上断定,唐萍已经出逃了,而且还是一次有预谋有准备的出逃。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刚准备抓捕秦刚,他就在东江市跳楼了,现在还没有对唐萍动手,她就坐飞机跑掉了……

  到目前为止,我们的行动也只有五个人知道,唐萍怎么会知道我们要对她采取措施……肯定有人泄密……”
  在市公丨安丨局局长办公室里,范昌明就像一头被激怒的狼一样走来走去,卢源和徐晓帆坐在沙发里低垂着脑袋说不出话。
  “我问你们话呢,怎么都哑巴了?”范昌明见两人不出声,好像更生气了,冲着两人咆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