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330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朱雅仙说道:“这可怎么说呢,都是一母所生,性格脾性上自然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几个兄弟都很霸道,都心狠手辣,都乱搞女人,还喜欢争权夺利……
  不过,也有不一样的地方,比如陆建岳为人阴险,翻脸不认人,做起事来从来不顾别人的感受。

  陆老闷就比他强多了,虽然也不是个东西,可毕竟还讲点良心,最重要的是老闷比较仗义,如果对了他的胃口,有时候倒也能掏心掏肺的……
  所以,他们陆家四兄弟也分成了两伙,老闷跟他二哥陆建民关系最好,陆建岳跟老三陆建伟穿一条裤子……”
  “那个陆建伟是个什么样的人?”陆鸣问道。
  朱雅仙摇摇头说道:“我对他也不太了解,基本上没有接触过,不过,蛇鼠一窝,既然他和陆建岳穿一条裤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在陆家几兄弟中个子最小,光长心眼不长个,听说鬼点子最多……”
  “那陆老闷和陆建岳之间究竟有什么矛盾,”陆鸣问道。
  朱雅仙犹豫道:“具体详情我也说不上,多半跟陆建民有关系……”
  顿了一下,忽然一脸神秘地说道:“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陆老闷和陆建民是同父异母兄弟,所以他们的关系显得更亲密……”
  陆鸣惊讶道:“怎么会是同父异母兄弟,他们不是叔伯兄弟吗?”
  朱雅仙小声道:“这是陆家的家族秘密,众人都知道,陆建岳,陆建伟,陆建华是大老爷陆秉承所生。
  而陆建民是二老爷陆秉钧所生,而实际上,当年陆秉钧偷偷跟他嫂子有一腿,生下了陆老闷,这种事当然不会说出去,所以陆老闷自然挂在陆秉承的名下,实际上是陆秉钧的儿子……”

  陆鸣惊讶道:“该不会是谣传吧?”
  朱雅仙说道:“别人都以为是谣传,可我知道基本上错不了,老闷喝多酒的时候自己都说漏嘴过,实际上他们家族内部的人都知道……
  别的不说,只要看看三小姐和陆建民儿媳妇的关系就可见一斑,这三姑娘跟家族的其他兄弟姐妹都没有什么来往,可独独和陆明……
  啊,我说的是陆建民的儿子,独独和陆明亲近,这也说明陆老闷和陆建岳的关系更加密切,这不,昨天晚上陆建民的儿媳妇带着女儿都投奔陆老闷来了……”
  陆明一听,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吃惊道:“你刚才说什么?陈丹菲投奔陆老闷来了?这……这是怎么回事?”
  朱雅仙不明白陆鸣为什么反应会这么大,疑惑道:“你……你认识陈丹菲?”

  陆鸣掩饰道:“我只是在里面的时候听财神说起过?”
  “财神?财神是谁?”朱雅仙不解道。
  陆鸣说道:“就是陆建民,他的外号叫财神……”
  朱雅仙笑道:“这个外号起的真好,活着的时候是大款,死了以后还藏着一大笔钱,可不就成神了吗?”
  “你少胡扯……说说陈丹菲的事情,你说她来投奔陆老闷,难道今后就待在这里了?”陆鸣见朱雅仙啰嗦,催问道。
  朱雅仙警觉地瞥了陆鸣一眼,说道:“我也不是太清楚,昨天晚上我去老闷家的时候,还以为他家里来了客人,问过三小姐才知道是陈丹菲来了。
  不过,我没有看见她,听说是病了,在床上躺着呢,我也总觉得这事有点蹊跷,陈丹菲要是生病为什么不去自己父母家,而是大老远跑到老闷这里来呢,会不会是出了什么事……”
  陆鸣一听,心里顿时心急如焚,马上就上火了,坐立不安地恨不得马上跑到陆老闷家里问个清楚。

  不过,他心里清楚自己目前的身份,如果对这件事过分关心的话,有可能引起朱雅仙的猜疑,这个女人可是情场老手,自己那点小九九可被被她看破了。
  “你说,这事会不会跟陆建岳被抓有联系,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巧?”
  朱雅仙犹豫道:“陆家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不过,我见过陈丹菲,真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啊,既然老公和公公都死了,就凭陆建岳父子的德行,难说不会横插一腿……”
  陆鸣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失声道:“那陆老闷会不会也……”
  朱雅仙没听完就明白陆鸣的意思了,白了他一眼说道:“这就是老闷和陆建岳父子的区别,他虽然好色,可不会乱来,何况三姑娘和陈丹菲关系最好,要不然,她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陆鸣稍稍放心了一点,一只手下意识地往口袋里掏烟,这才想起最后两支烟刚才在寿衣店都抽掉了,来的时候也忘买烟了。
  朱雅仙马上就明白了陆鸣的意思,笑道:“烟瘾犯了吧,我都忘记给你拿烟了……”说着话,从一个抽屉里拿来一包烟扔给陆鸣,竟然还是一包大中华。
  陆鸣拿出一支点上,一瞥眼正好看见墙上的一个相框,忽然想起一件事,问道:“我听玉露说过,她好像还有一个弟弟在部队当兵?”
  朱雅仙惊讶道:“她……她跟你说过这件事?”

  陆鸣点点头没出声,总觉得朱雅仙的神情有点不大自在,心里有点纳闷。
  朱雅仙犹豫了好一阵才说道:“她说的应该是老闷的儿子阿邦吧,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可不像亲弟弟一样吗?前不久已经复员回家了,眼下在老闷的公司帮忙呢……”说完,眼睛不敢看陆鸣。
  陆鸣总觉得朱雅仙好像有点言不由衷,笑道:“玉露可不是这么说的……”
  朱雅仙恨声道:“哎呀,这个死丫头,怎么什么话都对你说……算了,既然是一家人了,我就实话实说吧,陆邦是我跟老闷的生的儿子……”
  “啊……”陆鸣惊叹一声,原本他怀疑周玉露会不会跟陆邦也有什么感情纠葛,没想到竟然被自己诈出这么一件家族**来。
  “你和陆老闷的儿子?那……他老婆知道吗?”陆鸣惊讶地问道。
  朱雅仙哼了一声道:“她当然知道……这事说起来话长,当年我和老闷好的时候,他老婆蒋碧云三天两头找我闹事,搞的陆家镇所有人都知道我跟老闷有一腿……
  遗憾的是她自己肚子不争气,结婚几年也没下过一个蛋,反倒是我先生下了阿邦,老闷自然高兴坏了。
  可问题是这孩子要是归我抚养,毕竟名不正言不顺,结果,老闷就跟我商量,想让阿邦算在蒋碧云的名下,条件是蒋碧云再也不会来跟我闹,今后我们两个都是老闷的女人……
  没想到蒋碧云竟然同意了,我虽然心里万分不舍,可那时候要是离开了老闷,我和玉露可能都活不下去,所以只好认了,再说,阿邦跟着自己的亲爹也不会吃亏……”

  陆鸣心想,怪不得朱雅仙和老闷能维持这么长的关系,原来暗中生了一个儿子,可既然蒋碧云不能生养,三小姐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这种事难道还瞒得住?陆邦应该知道你是他的亲生母亲吧?”陆鸣奇怪道。
  朱雅仙说道:“有几个老人知道这件事,可凭老闷在陆家镇的赫赫声名,谁敢出去胡说,除非不想在陆家镇待了……不过,生不如养,阿邦现在可不认我这个娘……”说着,竟有点伤感的样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