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61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振阳似乎未动,依旧拄着那把巨斧站在原地,唯一改变的是他脸上的面具。
  铁质的面具此刻依旧包裹在他脸上,只是上面遍布着密密麻麻的裂纹,数秒之后。忽然一阵轻响,那面具寸寸开裂,化作片片铁渣,散落一地。
  面具下那张恐怖的脸上,焦黑色的皮肤多了无数皲裂。红色脓水与红色血液交融在一起,滴滴答答的顺着脖颈往下流。
  恶心而血腥。

  再看阿福三人,他们此时全部盘坐在地上,衣衫整齐,身上未见半处血迹。唯有面色极为苍白,看起来似乎比陆振阳好得多。
  但实际上,我却能看出来,他们受创更重。
  阿福的阳神此时已经看不见,显然是收进了体内。而阿禄和阿喜两人。天师印章还握在手中,看似完整,但连阿福的阳神都受创无法现身,他们的天师印章岂能完好?
  仔细一看,我便发现,两人的天师印章上已经出现了无数裂纹,此时握在手里,估计是根本没有余力收进体内了。
  受此重创,若是不能将天师印章温养恢复,此生境界怕是都会止步不前。
  我转头看了一眼。王灿此刻脸色难到了极点,双目紧紧等着陆振阳,满脸都是忌惮之色。
  很明显,他以为叫阿福回来,可以稳稳的压制陆振阳。却没想到,区区未到阳神境界的陆振阳,实力竟强悍到了这种程度。

  此时王家五大阳神天师,尽数重创失去战斗力,独留王灿一人。却是天师境界还未到达,与先前相比,形势完全变了个模样。
  而陆振阳那边,除了尚留余力的两个天师之外,看似极为凄惨的陆振阳那里谁都不敢忽视。
  方才便看着他失去了战斗力。结果一斧劈退包括阿福在内的三位阳神天师,此时虽然更加狼狈,可谁也不敢肯定,他还能不能再挥出一斧。
  一旦他再挥出一斧,在场众人,再无一人能够抵抗。
  此时已是真正的两败俱伤,但四周空气依旧凝滞到了极点,所有人都虎视眈眈的彼此看着,谁也不知下一秒对方会采取如何举动。
  似乎承受不住压抑的气氛,瑶瑶微微动了一下,朝我靠近几步,怯懦的缩在我身后。
  我伸手在他胳膊上轻拍了一下,瑶瑶害怕,我心里却反而淡定了几分。

  陆振阳的确很强,但方才那种情形之下,我不信他此刻还有余力,王灿那边也几乎拼尽所有力量,而胖子父子二人与我的关系不用说。所以此时此刻,我的力量才是最强。就算无法联系到蛇灵和瞳瞳,单凭我的修为和我手中的轩辕剑。也足以应付所有人。
  或是被我和瑶瑶的动作惊动,王灿那边终于有了动静。
  他冷声道,“灵山道友好强的修为,若我没猜错的话,你手里战斧乃是传闻中的蚩尤斧吧?以区区天师修为。一斧击败三位阳神天师,真不愧是上古至宝。也罢,既然你有蚩尤斧,自然有资格进这蚩尤墓。你我皆为蚩尤传承而来,既然分不出胜负,那就各凭机缘吧。我王家代表九鼎家族表态,不会再挡你的路。蚩尤传承就在前方血枫林中的战神山上,诸位灵山道友,请吧!”
  说完,他往旁边侧身让出一步,示意不再阻挡。

  陆振阳听了他的话,面上并无太大波动,没理会他,反倒是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嘴角抖动几下。尝试半天之后,突兀对我一笑,比先前更加嘶哑的声音冲我道,“既然如此,周易,我在前面等你!”
  说完,他脖子扭动几下,僵直的身子慢慢有了动作,挥手叫上身后那两个天师,颤颤巍巍的当先往血枫林内进去。
  等他的背影消失在前方的血雾中,我心里不由一凛,转头看了一眼王灿。
  这家伙看起来高傲易怒,一副世家公子模样,却不曾想,暗地里也如此阴狠。方才那种情况下,竟还能顺势布下阴谋。
  过了这片矮山,再往前走,血枫林内便会出现血灵卫。每进去一个人,就有一个相应的血灵卫。以阿福的实力,激战许久尚且无法击败血灵卫,以此刻陆振阳的状态,遇到血灵卫,只能送死!
  更何况,他们一下进去了三个人,就算陆振阳能再度爆种,劈出那惊天一斧,也不可能是三名血灵卫的对手……他必死无疑!
  “修为的确不错,还不知撞了什么狗屎运气,拿了蚩尤斧……可惜脑子不好使!”
  此时王灿脸上挂着不屑的笑容,眼睛盯着前方的血雾,似乎已经看到了陆振阳被血灵卫击杀的画面。
  虽然他这模样惹人生厌,但想想陆振阳那恐怖实力,还有我两人之间的仇怨,我心里还是站在王灿这边的。

  只是……陆振阳真的这么容易对付吗?
  不知为何,我总觉得不会那么简单。这个陆振阳,就像一个不死小强,那么多次面临绝境,他非但没死,反而实力增长的比我还快。
  更何况他手里还有蚩尤斧啊,那样的上古凶器在手。血灵卫真能轻易杀了他?
  脑子里这么想着,面上我却不动声色,反正接下来我们肯定还要往前走的,不管陆振阳死不死,就像他说的那样,他终归会在前面等着我,不管是活人还是尸体。
  我没说话,王灿却忽然转头找到了我,开口询问我陆振阳的情况,还问我与陆振阳之间有何仇怨,为何他一来便只盯着我。
  有句俗话说,比亲人更了解你的就是敌人。这话说的没错,陆家可以说是我最了解的玄学世家了,王灿问起。我便淡淡将陆家情况介绍了一遍。至于我两人之间的仇怨,也不是秘密,我简单平静的说了出来。
  “原来如此。”王灿点了点头,看样子并未将我们的仇怨放在心上。
  片刻之后,他又皱眉问道,“即便如此仇恨,他杀你父母。你杀他祖父,算起来似乎他也没吃亏。更何况现今修为,他超过你太多,为何还如此把你放在心上?怎么想似乎都不应该……”

  他嘴里嘀咕着,神色间满是不解。
  我心里却是冷冷一笑,这个王灿身为世家公子,估计是习惯了做众人目光关注的焦点,先前陆振阳目光只盯着我,未把他放在眼里,他估计是心里不平衡。
  说起来陆振阳是我们共同的敌人,他实力那么强悍,他盯住谁就意味着谁更有危险,王灿这人却是有意思,因为这事竟还嫉妒上了我。
  我忍不住咧了咧嘴。也是有点无言以对。所幸的是,王灿嘀咕一番之后,也未再多言,把我丢到一边,转身去看他手下那几个阳神天师的伤势了。
  不管陆振阳那边情况如何,接下来蚩尤墓内还有诸多危险,单是前方的血灵卫,也需阿福来对付,所以我也赶忙跟过去,查看情况。
  几个阳神天师中,阿寿和阿财是伤势最轻的,阿福也还好,只是阳神略微受创。阳神自我修复能力很强,只需略作温养之后,便可恢复如初。
  情况最严重的是阿禄和阿喜,他两人天师印章几乎碎裂。阳神乃灵物,有自愈之能,天师印章却没这种能力,只能靠本身力量慢慢温养。
  此时陆振阳已经离去有段时间了,但阿禄阿喜的天师印章却才刚刚能收进体内而已,起码数日之内无法再动用印章之力,将来能不能完全恢复也是两说。
  日期:2017-05-29 08: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