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4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打针!彭长宜立刻就睁开了眼睛,就见刚才那个小护士手里举着一支注射器,注射器的针头上顶着一支小空药瓶,她戴着口罩和帽子,只露出两只黑黑的灵动的大眼睛,彭长宜似乎见过这对眼睛,很清澈,也很好看,让他想到了丁一。
  小护士见他盯着自己看,以为他害怕,冲他笑了一下。

  彭长宜仍然盯着她,指指她手里的注射器,又指指自己。
  护士摘下口罩,又笑了一下,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轻声说道:“是退烧针。”
  这时,齐祥从外面进来,说道:“退烧针,我让加的,不然烧糊涂了。”
  彭长宜听了后,就冲齐祥瞪着眼,有心想说:你以为在饭店呢,说添两菜就添两菜,这是在医院,有随便添针的吗?但是他发不出声音,只是冲着他瞪眼睛。
  齐祥一幅若无其事的样子,跟那个护士说:“打呀,愣着干嘛?”

  护士又笑了,她看着彭长宜说道:“没事,我打针不疼。”
  齐祥也说道:“小陈打针是最不疼的,我试过,你也试过,上次你胃疼住院那次,就是她负责给你扎针。”
  小陈冲他调皮地笑了一下,示意彭长宜侧过身。
  彭长宜无奈,只好侧过身,上面的手扎着针,旁边的老顾伸出手就想帮彭长宜,就见那个小护士轻松地扒下了他的裤子,将消毒棉签放在彭长宜的屁股上。

  彭长宜正在发烧,冰凉的棉签挨到他的皮肤,使他激灵了一下。凉棉签擦了几下,又换上了一个更凉的棉签,又擦拭了几圈后,小护士这才抖腕将针头又快又准地刺入他的肌肉里。
  开始,彭长宜没有感到疼痛,但在进针的时候他感动了疼痛,闭着眼,呲着牙。
  小护士笑了,轻轻地竖起一根指头,不停地挠着针头四周的皮肤,这让彭长宜分散了注意力,而且感觉她轻轻地挠弄很舒服,而且还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他反而不希望这个过程结束了,但很快挠弄停止了,那个冰凉的棉签又触到了自己的皮肤,紧接着,随着一声“好了”,针头被她拔出,同时,冰凉的棉签就被压在了皮肤上。停留了一会后,那个小护士又说了声“好了”,这才拿开棉签,冲他笑了一下,帮他提上裤子,然后端起托盘走了出去。

  彭长宜没有吃饭,一直昏睡到了下午。等他睁开眼的时候,头顶的吊钩上,已经没有了输液的药瓶,手上也没有了输液的针,他举起双手,伸了一个懒腰,摸了一下脑门,脑门潮乎乎的,感觉自己不烧了,一脚便蹬开了身上盖着的白色薄被。
  天都快黑了,西边的天空,被夕阳染红了,就连病房里,都是那种橙黄色的光晕。不知为什么,在这夕阳照耀的时候,他想起了丁一……
  自从草原回来后,他还没有和丁一通过话,一来是自己烦事缠身,二来他也想让丁一冷静冷静,还有,对丁一的离开也有些生气,也借机想让丁一感受到他的不满。种种原因凑在一起,才没有和她联系。掐指算来,差不多有一周的时间了,他不知道丁一怎么样了,就掏出了电话,但很快就放回去了,即便要通电话,他也发不出声音来。
  既然烧退了,是不是自己可以发声了?他试着咳嗽了几下,仍然憋得难受,声音很哑、很沉闷,他便不再努力了。
  许是听到了动静,门被打开了,给她打针的那个小护士进来了,这次她没有戴口罩,手里端着一个特大号的玻璃水壶,里面装着黄不黄、白不白的不太透明的液体,她轻轻放在彭长宜旁边的床头柜上,又拿过彭长宜的水杯,把里面的水倒进卫生间的洗手池,就端起水壶,往他的杯子里倒了半杯,没有立刻端给彭长宜,而是走到床尾,轻轻地将床头摇起,直到感觉一个最恰当的位置,她才固定住摇把,又轻轻地走到床头柜前,端起水杯,笑着递给彭长宜。

  彭长宜看了一眼那个玻璃水壶,又看了眼自己的水杯,然后看着那个伸着手端着杯的小护士。
  小护士笑了,说道:“芦根水,我妈妈熬的,小偏方,治嗓子,很好喝的。”说着,双手就又向前了一点,几乎挨到了彭长宜的嘴。
  彭长宜接了过来,抿了一口,感觉很清凉,有一点淡淡的苦味,还有一点淡淡的甜味,就连着喝了几口,倒不是有多好喝,主要是凉滋滋的,从嗓子眼下去很舒服。
  很快,半杯芦根水就见了底,小护士又给他倒了半杯,说道:“以后,我让妈妈天天给你熬,连着一个星期,你就是不吃药打针嗓子也能好了。”

  彭长宜捏着嗓子,费力地说道“你妈妈是干什么工作的?”
  小护士笑了,说道:“我妈妈没有工作,在家务农,我姥爷是老中医,妈妈在娘家的时候,跟他学了好多东西,掌握了许多小偏方,所以我小的时候,几乎没有来过医院,都是靠妈妈的小偏方。你别不信这些小偏方,可是治大病的?”她认真地说道。
  彭长宜很喜欢听小姑娘说话,柔柔的,有那么一种水滴落到石头上的韵味。他冲她使劲点点头,意思是自己很信她的话。
  小姑娘笑了,知道他说不出话,就不等他问,努力给他解释这芦根水的好处:“每年冬至和夏至,喝芦根水,可以预防感冒,预防上火,预防嗓子哑,我后来上了卫校,特意查了资料,才知道这个小偏方都上了本草纲目了,很神奇的!”
  彭长宜笑了,他干咳了两声,果然感觉嗓子的负担不那么大了,就又要过水杯,小口喝了几口。
  小护士笑了,说道:“未来几天,你什么水都不要喝了,就喝这一种水,我让妈妈明天熬的时候,再配上一点绿豆,也可以配上一点野菊花,咱们三源的野菊花是最好的。不过这两天家里农活忙,妈妈没时间去采,等我倒班的时候,我去山上采点,胎菊最好。这是妈妈今天给我熬的,给你喝了,就不用谢我了。”说完,调皮地冲他笑了一下。
  难怪她说话这么好听,敢情是这芦根水的功劳。彭长宜笑了,冲她点头致谢。
  “我去拿体温计。”说着,冲他一笑,就轻轻地走了出去,整个过程脚步几乎没有声音,就像一片云那样轻柔。

  彭长宜感到很舒服,心情也很放松。
  快下班的时候,康斌和赵丰过来了,康斌进来就说道:“彭书记,你回来的时候我就听着你说话不对劲,那个时候就让你吃点药,你不吃,认为自己的身体棒,没事,怎么样,说不出话来了吧。”
  彭长宜笑了,刚想说话,就被康斌拦下了:“我下午就说来看你,可是他们不让,说你说不了话,心里白赚着急,我一想,不来看你,我心里不踏实。”
  这时,那个叫陈静的小护士进来了,康斌说:“小陈,你要好好照顾好彭书记,不许出现任何纰漏。”
  小护士笑了,说道:“好的,那么现在就请康县长尽量少的说话,我的病人不宜讲话,尽管讲不了话,但听了你们的话他不说也着急。”
  康斌笑了,说道:“敢批评叔叔了,看我回头一定给你告状,好好让你亲叔叔管教管教你。”
  彭长宜见康斌跟小护士混得很熟,就想康斌肯定经常来这里,因为康斌本身有糖尿病,每隔一段时间,就来检查一次,顺便做一些保健治疗。但陈护士的亲叔叔是谁,他并不知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