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4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翟炳德的态度中,彭长宜知道,翟炳德对这件事本身并没有什么,叫他来的目的无非就是敲打敲打自己而已,一来不要翘尾巴,二来要时刻清楚三源是锦安市委领导下的三源,不能搞成铁板一块,更不能搞成独立王国。
  果真,翟炳德接着说道:“按说这件事本身没有什么,老百姓的土地庙里能有你彭长宜的一席之地,而且天天享受香火,这说明了老百姓爱戴你,也说明你给他们办了真事,按说你受到老百姓的爱戴是好事,是可圈可点的事,是电视台、报纸都应该大力讴歌的事。但咱们是***的干部,是人民的公仆,千万不要因此沾沾自喜,更不能重蹈邬友福的老路,把三源当成自己的天下,这样就和人民背道而驰了。三源这几年特别是来后的变化不小,这和你的努力是分不开的,你要戒骄戒躁,继续努力。”

  摸着了对方的火力位置,彭长宜的心就有点放下来了,他赶忙沙哑着嗓子说道:“是市委领导的好,如果没有市委的正确领导,如果没有翟书记和谢书记在背后给我撑腰,我彭长宜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治理不好三源这个烂摊子的啊——”
  彭长宜说这话时的表情很真诚,也很实在,而且他说的也的确是事实,丝毫没有给两位领导虚情假意的错觉。
  谢书记笑了,说道:“长宜啊,今天叫你来我认为很有必要,你干得比较顺风顺水,敲打一下也是必要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要勤跟市委汇报,其实,翟书记对你寄予的希望是很大的,千万不要辜负翟书记对你的期望啊。”
  两个人一唱一和,他们两肯定平时没少对付像他这样的干部,彭长宜望着谢长友,这个年龄已经到站马上面临离岗的老同志,在维护稳定方面的确做了很多工作,是翟炳德一只得力的臂膀,致力于为翟炳德拾遗补缺,任劳任怨,就是身体不太好,据说他已经多次跟上级组织部门打报告,要求提前离岗,翟炳德始终不肯放他走,据说答应他今年放他走,由于身体原因,谢长友在给组织的报告中称,离岗后,不再担任任何职务。

  每一个主角的身边,都应该有这样一个配角肯做拾遗补缺的工作,这样,才能维护一方权力的平衡和稳定。甘当配角,也许是人的胸怀所致,但配角也不是没有思想,据说在处理江帆的问题上,谢长友就有不同的看法,但却左右不了偏狭的翟炳德。。
  彭长宜把目光从谢长友身上移开,看了一眼翟炳德,赶忙说道:“是,我一定,这段时间事情比较多,来市委汇报工作的次数就有些少,以后,只要领导不烦,我争取一个礼拜来他个一两回的。”
  “来那么勤干嘛?你有时间来,我们未必有时间接待你?什么事勤打着电话就行,别一头扎在三源你那个小王国里不出来,美滋滋地享受着供品和香火。”翟炳德斜了他一眼说道。
  彭长宜的心彻底放下了,翟炳德能说这样的话,就说明他还没有对自己失望,如果不这样说,彭长宜反而就危险了。
  他赶紧嬉皮笑脸地说道:“这样,哪天首长们不忙,请移步到三源,享受一下我们山里的新鲜空气和柴火烧的农家饭怎么样?”
  “这暑天都快过去了,你才想起邀请我们,不去。”翟炳德绷着脸说道。
  彭长宜的屁股赶紧往翟炳德方向挪了挪,说道:“我上周不是跟市委请假出去了几天吗?”
  翟炳德说道:“是不是考察累了,辛苦的嗓子都哑了?”
  如果一个领导对你一旦产生了某种的认识或者偏见,那么在言谈话语中总是会流露出这种情绪的。现在,彭长宜就从翟炳德毫不掩饰的话中,听出了这种情绪。他说:“我上次都跟您汇报了,尽管说是考察,那也是有假公济私嫌疑的,不过嗓子哑和出门关系不大。”
  “哦,那是什么事让你上了这么大的火?”翟炳德慢条斯理地说道。
  听翟炳德这样问,他就从包里拿出那份婚姻情况报告,恭恭敬敬地放到了翟炳德面前。翟炳德看了一眼后,说道:“彭长宜,真有你的,刚当上县委书记你就开始休妻了?”
  彭长宜说:“我就知道您会这么看?我是被休的,是人家不要我了。”

  “我不信。”翟炳德说道。
  “您去派人调查,真的是人家不要我了。”彭长宜哭丧着脸说道。
  “谁信你的话?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有要跟县委书记离婚的的女人!”
  “真的是这样,如果我欺骗了您欺骗了组织,您立马崩了我。”彭长宜委屈地说道。
  翟炳德又看了看,说道:“不过,这种事只要你不影响到工作,我们是不干预的,***还没有霸道到那种程度。你把这个给你们管组织的书记吧,我不管这些咸淡事。”说着,就站了起来。
  彭长宜又把报告拿给了谢长友看,谢长友看了一眼,就交给了彭长宜,说:“还是给季青部长让他们存档吧。”

  翟炳德站起又坐下,看着彭长宜,故意说道:“彭长宜,你怎么也闹这出啊?是不是也有了候选人了?”
  彭长宜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他这是在影射江帆,就赶忙说道:“我哪敢呀,我要是提前找好了候选人,您枪毙我,我不经常回家,对家里关心不够,有怨气了……”
  翟炳德说道:“你这是什么话?好像是组织上让你丢了老婆?”
  彭长宜说:“您就别让我着急了,我越急就越说不出话,长宜哪是那个意思啊?”

  翟炳德说:“你现在单身了,以后更要注意,别整出什么花边新闻、绯闻女友之类的事,小心我收拾你。”
  “不敢、不敢,我一定注意。”彭长宜说完心想,我现在是单身汉,整出啥新闻、女友都是正常的,但就是打死他,他也不敢这么说的。
  也许,江帆是翟炳德喉中的一根刺,他总是时不时地在彭长宜面前影射江帆,已经不是一次了,想想江帆没有任其掐死,而是毅然报名去支边,并且还是上边带帽的名额,头走的时候,关系还弄到了省委组织部,这也就意味着,江帆就是支边结束,也不会再回锦安了,这多少让翟炳德心有不甘,江帆、彭长宜,这是他当初大胆启用的两个年轻干部的典型,最后江帆负气支边,他也是恼怒了很长时间,所以,他肯定不希望彭长宜成为第二个江帆,在彭长宜面前时不时地影射江帆,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好了,我和谢书记还有事,你回去吧。”翟炳德说道。
  彭长宜赶紧嬉皮笑脸地说:“您看我翻山越岭地跑来,大热的天,多不容易啊,领导们还不给个机会让我表现一下,请领导吃个便饭怎么样?”
  翟炳德说道:“算了,听你说话这声音都是折磨,赶紧回去看嗓子去吧。等我们去三源王国避暑的时候你再请我们吧。”
  三源凉国,是今年着力打出的广告语,不想被翟炳德篡改成三源王国了,看来,这才是翟炳德真正担心的问题所在。
  彭长宜赶忙说:“您饶了我呗,如果这是一楼,我肯定会毫不犹豫地跳下去了。”
  凭良心说,翟炳德还是欣赏彭长宜的,他曾经不止一次跟谢长友说,我们就是要培养几个能救火敢于往前冲的干部。所以,翟炳德在锦安主政时期,彭长宜也的确起到了救火队员的作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