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4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说道:“这不大可能了,一来是她死乞白赖地非跟我离,我不离就得给她收尸,要不她就拿刀抹脖子。再有我们已经办了离婚手续,已经有法律效应了,这不是儿戏。”
  “那这么说,你不想复婚?”岳母生气地说道。
  彭长宜在心里冷笑了一声,说:“您别这么说,您回去问问小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我不用问她也知道是怎么回事。长宜,妈求你,这婚离不得,你们还有孩子,你们考虑过孩子的感受吗?”岳母就有了哭音。

  彭长宜长呼了一口气,说道:“您放心,所有的责任和义务我都会尽的。我前面就到盲区了,我先挂了。”说完,不等岳母回话,他就挂了电话。
  挂了岳母的电话,彭长宜索性关机。这样,一来防止岳母再打来,二来自己也清静清静。
  老顾说道:“老太太让你复婚?”
  “你复吗?”
  彭长宜说:“那个地方又不是咱们家开的,想怎么着就怎么着。”
  老顾笑了一下,他明白了彭长宜的意思,就说道:“还是冷静一段再说吧。如果社会上的人知道你离婚了,估计你后面会排起长队的。”
  彭长宜说:“你要保密,就是别人问起你都不能说。”
  “我当然会保密了,就怕消息会从亢州传出。”老顾笑了。
  彭长宜说:“放心,那哥几个是都不会轻易向社会上扩散的,即便亢州有人知道,也且到不了三源呢,所以你要注意。”

  老顾说:“我,你不用嘱咐,还想想想你今后的日子吧。”
  “我今后的日子没得想,过一天算一天吧。”彭长宜疲倦地靠在了后背上,闭上了眼睛,他的嗓子有点沙哑,干咳了两声后,从旁边拿起水杯,喝了两口,润润嗓子后又说道:“老顾,这次去北城着吗?”
  老顾说:“去了,见着了刘主任和林书记,我说中午请他们,结果还让他们请了我。”
  “都是好兄弟,他们怎么好意思让你掏钱?”
  “那顿饭还有朱市长。”
  “我说我不参加了,朱市长说,是不是长宜来了,你就不走了?我说,要是长宜来了,我就更不敢奔前了,那是我的领导,我们有纪律,大家哈哈一笑就过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是不是又提长宜如何如何了?”
  “整顿饭就没离开你这个话题。”
  “哈哈,他快得癔症了。”彭长宜笑了。
  自从樊文良调走后,朱国庆就跟钟鸣义打得火热,不太买江帆的账,他的仕途也一般。按照规定,江帆将政府和开发区成功剥离,他从此只是一个分管工业的副市长,朱国庆就对江帆有些不满,后来他一直没有得到重用,韩冰来后,他又靠上了韩冰,比钟鸣义时期还活跃,终于,张怀提前离岗,去了统战部,他的仕途上了一步,当上了常务副市长。而此时,远在三源的彭长宜,已经当上了县委书记。每每谈起自己的仕途,朱国庆都嘬牙花子,说道:我当了六七年的副市长,才进了一小步,仍然是副的,看人家长宜,早就当上县委书记了,人不能跟人比啊,你不知道哪一步走运……

  人,往往将别人仕途的顺利归结于走运,却忽视了别人在成长过程中付出的努力,放大自己的不运气,心里不平衡,其实,每个人都具备成长能力的,这个成长能力,是一个人全面素质的综合考量,既有硬件也有软件,当初清理小炼油的时候,江帆的本意是想让朱国庆做这事,但是朱国庆不积极,以自己分管开发区分不开身为由没有接受,这样,江帆才想到了彭长宜,把彭长宜特地从北城调上来,让他以市长助理的身份去做这件事。

  那些笔杆子们在给领导撰写工作报告的时候,总是喜欢引用一句话,那就是机遇与挑战并存,细想想,这话千真万确。许多看似没有人愿意做的工作,往往蕴藏着巨大的机遇。记得当年某个西部山区省,历来是个缺粮的省份,人口在全国率先过亿,也是全国老大难的省,派去那里的几任省委书记都没有起色,后来,中央又派去了一个干部,这个干部到那里后,狠抓了改革和粮食生产,工作闲暇就跟农民下地劳动,居然把全国缺粮的省份变成了粮食产区。后来民间就有了一句广为流传的口头禅:要吃粮,找xx,后来这个干部做到了副总理。

  想想当初彭长宜到北城送信那次,刚进北城大门,就被看门人老胡拦下,让他在传达室等朱书记,朱国庆回来后,他才知道母亲去世了,朱国庆便给给派了一辆新买的日野车跟着他回家,朱国庆是按照部长的指示给他带了许多的东西,但他想的非常周到,连米面包括孝布都给他准备了,所以,彭长宜一直对朱国庆心存感激,并且非常尊重,尽管在后来的钟鸣义时期,他和江帆合作的不太莫逆,但彭长宜也从来不介入他们的事。后来彭长宜调走后,就和朱国庆几乎没有什么来往了,因为在部长这个圈子里,似乎朱国庆早就淡出了,林岩调到北城后,由于朱国庆是从北城出来的,又是常务副市长,江帆走了后,加之工作关系,林岩就跟朱国庆来往的比较密切了,所以老顾说的情景,彭长宜是一点都不感到陌生。

  老顾不再提朱国庆和林岩,他突然转了话题,说道:“如果吴总不这么快结婚就好了。”
  彭长宜听了这话觉得不对劲,就说道:“吴总结不结婚和我有什么关系?”
  老顾笑了,不说话。
  彭长宜觉得他的话里有话,就说道:“我说你这个老同志够坏的,想哪儿去了?”
  老顾仍在笑,说道:“我可是什么都没有说啊。”
  “你没说比说了的还坏,注意影响啊,这话可是不能随便说的。”
  老顾笑着说:“男人,一定要找一个崇拜自己的人当老婆,这样就不会给你气受,看我家那位了吧,从来都不给我甩脸子,知冷知热的。”
  彭长宜笑了,说道:“好了,别刺激我了。我眼下身无分文,房无一间地无一垄,下次再回去,我都不知道住哪儿,等孩子大了再说吧。”
  “凭你的实力,就是找个二十郎当岁的小姑娘,也极有可能。”老顾说道。
  “得嘞,说点别的,我是断然不能找小姑娘的,有代沟。”
  “我这不是在给你开心吗?”
  “你这是再堵我心!”

  尽管是玩笑话,但是老顾说的的确是事实。如今,老夫少妻比比皆是。二十多岁的姑娘,嫁个七八十岁的富翁,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据说,在生物进化方面,老夫少妻又是最佳的组合,据英国《泰晤士报》报道,奥地利维也纳大学的科学家研究发现,年龄较大的男性将目光锁定在年轻姑娘身上,而女性则喜欢更为成熟的男人,这些做法其实遵守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一自然法则。也就是说,在选择性和婚姻的对象时,人们对某一年龄段的异性青睐有加,是一种进化的结果,生出的孩子都非常聪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