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361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嫩妈大副,你写个报告,我签名,给公司发过去。”船长眼珠子又转了一圈,有些不自然的盯着我。
  “船长,报告怎么写?释放救生艇的理由是什么?”我咽了口唾沫。不知道该怎么接船长的话。
  “你就说你们在弃船演习过程中,轮机长不幸掉到了海里,失踪。”船长挠了挠头,似乎这是唯一一个理由可以释放救生艇了。
  “船长,弃船演习,轮机长不需要随艇下呀!况且全船人都知道我们开救生艇是去洗海澡,而且是你给下的命令释放救生艇,我们艇上面还有一个科考队员,你让我这么说,万一船东咨询一下科考队的人员,岂不是都乱套了?”我把自己的疑问又抛给船长,而且着重提醒了一下他救生艇是他让放的。
  “大副,那我们该怎么办啊?”船长有些心慌了,他毕竟是船上的最高领导人,我们乘救生艇去洗海澡可是他同意了的,洗海澡失踪了一个人,追究起来肯定是要最先追究他的责任呀!
  “船长,我们现在不是仅仅统一咱们三个的口径,更重要的是和我们一起去洗澡的王红军教授。”我咽了口唾沫,看了一眼老九。
  “嫩妈红军儿那边你们就不用操心了。”老九给我们吃了一颗定心丸。
  “大副,那我们怎么说呀?”船长盯着我,眼睛里全是恐怖。
  “船长,我们就说白鲸轮的螺旋桨不知道什么原因老是发出异响,只能让水头和机舱的人员下去检查,老九和老鬼主动请缨,我身为大副陪同,检查之后发现原来缠上了渔网,在甲板部水头和机舱部老鬼的共同努力之下,我们把渔网搞掉了,因为大家都比较兴奋,所以想着乘坐救生艇去兜兜风,可是在回来的路上,老鬼不幸失踪。”我慢慢的说了一个听上去很浪漫的理由。
  “大副,这,这个能行吗?”船长有些支支吾吾的,这种理由鬼估计都他妈的不会相信。
  “船长,这是最符合当前形式的理由了。”我把烟头碾碎掉,忽然想起了刘洋,估计现在已经变成鲨鱼的屎了,想到这里我眼泪差点流下来。
  “大副,你就这样写吧,我签字。”船长似乎也想不到更好的理由了,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从船长房间出来,我跟老九商议着是不是该给刘洋祭奠一下,毕竟大家一起生活了这么长的时间。

  大厨也是一个感性的人,他不停的摸着眼泪,以前在海神公司实习的时候,刘洋一直是他的二厨,现在说没有就没有了,大厨的心里也确实痛苦。
  “嫩妈老二,我觉的事情不太对。”老九突然说道。
  “哎呀呀,猪头,鲤鱼,大螃蟹,洋啊,你刘叔给你上供来啦。”大厨手里端着三个大碗,里面装着他为祭奠刘洋所准备的贡品。
  “刘叔,刘洋生前爱吃什么呀?”我有些伤感,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哎呀呀,小洋儿生前啊,就爱吃鸡屁股,我寻思可能是因为他那个吧,我今天呢就没拿鸡屁股过来,死了就换个活法,男人有什么意思,女人那才叫舒服。”大厨抹了一把眼泪,给眼前的酒杯里面倒上酒。
  “刘叔,你快别说了,别说了。”我赶忙打断大厨,这他妈的哪里是在说悼辞呀,这分明是在讲黄色小说么。
  “嫩妈老二,我怎么觉的事情有点不对呢。”老九把猪头上的耳朵撕扯下来一块,塞进了嘴里。
  “九哥,我去,怎么会这样?”我惊讶的并不是老九说的事情不对,我惊讶的是这个猪头竟然是个熟的。
  “嫩妈老二,说不上什么不对,别想了,给二尾子送行吧。”老九摇了摇头,似乎想摇掉自己心头那些不安的想法。
  上完供之后,三个人把猪头切了切放到盘子里,算是替刘洋吃掉了,又喝了几瓶啤酒,也就睡下了,梦里梦到刘洋被一群鲨鱼追到天黑,但是鲨鱼就是不吃他,只是用嘴顶他的菊花,搞得我差点梦遗了,醒了之后心想难不成刘洋竟然把自己的性取向传遍四方了,连鲨鱼都想要爆他的菊花。
  船长把老鬼失踪的报文发给公司,公司的回复很简单,启动应急预案,如果实在找不到老鬼,暂时由机舱大管轮代理老鬼,而新老鬼公司会安排他去我们抛锚水域的菲律宾,然后找一个合适的机会乘小船上来。
  刘洋的失踪让老九大厨和我收敛了许多,我们不再想着去捞沉船里的东西,不能说是不想,而是没有了机会。
  船长已经完全不信任我们三个了,而且不仅仅是不信了,他已经完全不想理我们三个了,公司在菲律宾找了一个代理,代理发报告诉我们菲律宾的移民局准备上来检查,让我们做好准备工作,船长因为这个检查整个脑袋都大了,因为此时我大华夏跟菲律宾正因为南海争议问题吵的不可开交,虽然我们挂的是荷兰国旗,但毕竟我们船上所有人都是中国人,这菲律宾鬼子不知道爱国情操怎么样,如果爱国情操高尚,我们是不是还要像以前一样被人诬陷呢?

  想到当年我们被鬼子诬陷藏毒暴打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要知道老九的性格,说干就干的呀!
  王教授似乎对死了个人并不是特别的关心,在他的岁数,在他的阅历来说,死人似乎比撒尿都他妈的正常,况且他和刘洋也没有什么交集,所以接下来的日子,他还是在房间里待着,由他的下属来研究怎么清理沉船,以及打捞沉船上的东西。
  王红军遭受到了剧烈的打击,她甚至一度怀疑自己的小学数学老师是不是个哑巴,怎么没有教给他5以内的加减法,以至于她差点因为这件事和老九绝交。
  我和老九则喝酒吃肉,当然每次都要倒在海里一杯,也算是祭奠刘洋了。
  菲律宾移民局的人是凌晨2点左右突袭来的,他们乘了一艘看上去比索马里海盗用的还要破旧的小汽油艇,尽管是在晚上,依然能看出这艘小艇已经破的不忍直视,搞得值班水手差点拉响了防海盗的警报。
  移民局的人上来之后非常的热情,他们丝毫没有受到我们两国之间的困扰,来到后甲板之后,紧紧握住了我的手,问我有没有青岛啤酒。

  我他妈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老子就剩一箱崂山了,你们爱喝不喝呀!
  移民局的人还是比较通融的,崂山就崂山把,反正都是青岛产的。
  虽然菲律宾人不是人,是猴子,但也不能干喝啤酒呀,我招呼大厨给他们炒了几个小菜,两个猴子喝了一箱崂山之后,人也变的可爱了起来。
  酒足饭饱之后,菲律宾人开始了新一轮变态的动作。
  “大副,我需要你把所有人召集到会议室里来,我们要检查你们的海员证。”腰还没老九肱二头肌粗的一个菲律宾猴子,用手指着我的脸,很放肆的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