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传说中的四大凶物,居然全被我撞了一遍》
第37节

作者: 张无忍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17 06:36:30
  我急的脑门上都出汗了,说,老张,不行啊!
  张无忍也急了,说,你扶着棺材钉,我来砸!
  结果他抡着锤子一用力,棺材钉不但没钉进去,反而咔嚓一声给折断了。

  张无忍说,先别管胸口,试试四肢和眉心!
  我顾不上恶心,掰开怒脸尸体的双手,放在了棺材里面。这下棺材钉很快就钉了进去,但是眉心和心口却用尽各种办法也钉不上去,反倒是棺材钉一根也没剩下,全都被我俩给砸断了。
  张无忍说这样可不行,眉心和心口才是它的尸门所在,钉死四肢,最多只能拖延一下它的速度,今晚上肯定要出事。
  我们俩急的团团转,我有点心慌了,说,不然咱们跑吧?
  张无忍瞄了我一眼,说,怎么?扔掉尸体跑路?别想了,先不说你能不能跑掉,就算是跑掉了,帝铭上校会放过你吗?就算是他放过你了,怒脸尸体出去祸害人,你心里能安稳吗?老何,这是因果,跑不是办法。
  他抽了一支烟,似乎也在那愁眉不展。过了片刻,他把烟头扔掉,打开了车上的导航。

  过了一会儿,他指着地图上一个地方跟我说,咱们唯一的生机,恐怕就是这里了。
  我凑过去看了一眼,发现地图上清清楚楚写着三个字:云集寺。
  我俩合力把棺材盖盖上,又将三清镇尸符贴在上面,想了想还是有点担心,干脆把八卦镜也放在了棺材盖上。
  日期:2018-05-17 06:56:30

  这次换我开车,但是张无忍并没有坐在副驾驶上,而是用金漆在棺材上不断的写着佛文。
  只不过这个时候临近黄昏,棺材上面一直在腾腾的冒着黑气,以至于张无忍的佛文一旦写上去,就变成了黑色。
  张无忍吓得脸色都白了,后来干脆不写了,拿着密宗铁棍守在棺材旁边一步也不离开。
  我问老张,现在有很多和尚都招摇撞骗,云集寺那边行不行啊?要是帮不上忙,咱们丢了命不要紧,害死了人家可就罪过了。
  张无忍说,这是没办法的办法。这玩意儿厉害的很,咱们根本就制服不了。至于云集寺到底能不能帮咱们,就要看运气了。
  他告诉我,佛门中有一种僧侣,叫法僧。这种僧侣平时吃斋念佛,闲暇时候也会强身健体,然后学习一种很特殊的佛学。
  他们并不是武僧,可是却比武僧还要厉害,因为他们专门修行的就是如何镇压冤魂,超度厉鬼。
  法僧在打扮上跟普通僧人是没区别的,但是每一个法僧都有一件或者几件厉害的法器。有的是降魔杵,有的是佛珠,甚至有的干脆就是身上的袈裟。
  据说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以至于各种妖魔鬼怪层出不穷,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佛门法僧几乎是倾巢而出,沿途超度亡魂,降伏妖魔,实实在在的出了一把力气。根据柏林禅寺的宏德老和尚说,那个年代死在外面的法僧不计其数,有的是被乱民所害,有的是被妖魔反噬,更多的则是干脆被拉去当了兵,然后因为不愿意伤人而死在了战场上。
  到了现在,佛门法僧数量已经急剧减少,但是少,不见得没有。因为直到现在还有很多法僧凭借一双脚底板行走天下,沿途看病救人,化解戾气,所求报酬只不过是一顿斋饭。
  如果云集寺里有法僧,我们估计就能躲过这一灾,如果没有法僧,好歹我们也能在佛祖面前周旋一二。总比在荒山野岭里等死要好。
  日期:2018-05-17 07:16:30
  商务车开的飞快,雨水拍打在挡风玻璃上发出咣当咣当的声音。因为阴气缭绕,盘旋不定,所以车内的温度极低,我不得不开了暖风才算是好了一点。
  云集寺在许昌境内,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寺庙。我们找到这的时候已经快要九点了。这个时候三清镇尸符早已经腐朽不堪,一点作用都没了。之所以能撑到这,除了四个棺材钉钉死了怒脸尸体的四肢之外,还因为张无忍一直在用毛笔沾着金漆在棺材上描绘佛文。
  尽管描绘出来的佛文很快就被阴气浸染成了黑色,可佛文消失的快,张无忍画的速度也不慢,双方几乎是僵持不下的那种状态。
  我看到云集寺的庙门,当场心就凉了半截。不为别的,实在是因为这座寺庙太小了,只有一个三进的院子,一个牌匾。寺庙外面的灯倒是还亮着,还是那种看起来很暖心的明黄色。
  我心说这样的寺庙里究竟有没有法僧?如果没有的话,今天晚上我们可怎么办?
  事已至此,已经由不得我多想了,有法僧也罢,没法僧也好,我们总得要熬过这一晚。所以我按了一下车喇叭,下车就过去拍打庙门。

  小雨淅淅沥沥,让我清醒了很多。我听见门后面传来一个急匆匆的脚步,然后一个光头和尚从里面走了出来。
  我拿着张无忍给我的一个圆形碟子,说,小师傅,我们是赵县柏林禅寺来的,有事情想要求助。
  日期:2018-05-17 07:36:30
  光头和尚低头看了看,就说,稍等片刻。然后快步走了回去。我走到车上,看见张无忍仍然在不停的在棺材上描绘佛文,但是金漆明显已经不多了。
  张无忍有点着急了,他把金漆一股脑的洒在棺材盖上,咬破手指,用鲜血在上面画了个古怪的佛文,这个佛文比刚才用毛笔画出来的要强多了,最起码阴气侵蚀下还能支撑得住。
  张无忍从车里跳下来,急匆匆的说,怎样了?要是没有法僧,我们最好远离这。除了佛门的法僧,我想不出谁还能对付这东西。

  我无奈的说,有没有法僧,马上就知道了。
  寺庙并不大,但是我们等了足足十多分钟,里面才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大门打开的时候,我顿时眼前一亮,因为出来的和尚足足有四五个,其中两个和尚穿着大红色的袈裟,脚步迈的飞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