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325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阿龙说道:“还能做什么,打工呗,以前是买鞋的,老板亏本倒闭了……”
  “我看你们老板很信任你嘛,他一个月给你开多少工资啊”徐晓帆就像是随便聊天似的问道。
  阿龙含糊其辞道:“老板刚开业,资金紧张,所以工资也不高,勉强糊口而已……”
  徐晓帆看看一边的栓子,问道:“你是本地人吧?”
  栓子见这位女丨警丨察不仅长得漂亮,而且还和蔼可亲,顿时就往了陆鸣的警告,说道:“是啊,董家岭那边的……”
  徐晓帆眯起眼睛继续问道:“董家岭?那地方我知道,那边是不是有个青塘村?”
  栓子正想开口,阿龙一拉他的胳膊说道:“栓子,没看见客人进店了?快准备上货……”
  说完,冲徐晓帆笑道:“对不起啊,有生意呢,没事的话我就进去了……”
  徐晓帆点点头,盯着阿龙的背影消失在店里面,这才若有所思地回到了自己的车里面,她的车刚刚离开,隔壁的老板就走了过来,笑道:“阿龙,这女丨警丨察跟你聊什么呢,够靓啊,该不会是你女朋友吧……”
  栓子笑道:“他哪来这个福气,这女丨警丨察是我们老板的马子……”话没说完,就被阿龙狠狠瞪了一眼,这才意识到自己又多嘴了,赶紧闭上了嘴巴。
  陆鸣怀着“悲痛”的心情回到了陆家镇毛竹园,在水根和几个村民的帮助下真的把那头立下过汗马功劳的老母猪葬在他母亲的坟墓旁边,上面还立了一块牌子,写着:净坛尊者四个字。
  水根没文化,问陆鸣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
  陆鸣说道:“你没看过西游记吗?猪八戒到了西天之后,被如来封为净坛尊者,我家这头猪去了西天就叫这个名字。”

  一句话说的水根对这头老母猪肃然起敬,为自己婆娘没有好好喂养而感到内疚,为了安慰陆鸣,他郑重承诺,只要外甥什么时候想养猪,他免费提供一头猪仔。
  陆鸣在安葬了老母猪之后心思马上就跑到别的地方去了,哪里还有心思养猪,何况此猪非彼猪,他这辈子也不打算养猪了。
  水根没想到自己的外甥真的出息了,竟然在城里面开了公司,一听说他想找两个可靠的人看守仓库,包吃包住每月还有工资两千元工资,马上答应晚上给他介绍了几个亲戚。
  陆鸣对这三个看守仓库的人非常重视,非要亲自面试,没办法,只好住下来,晚上,水根果然从附近村子找来几个人供陆鸣选择。
  他挑选了两个年纪比较大、没有家庭拖累的本分村民,并且算起来还是他的本家,三个村民一个叫陆根生,另一个叫陆安华,还有一个叫蒋涛。
  三人一听陆鸣选中了他们,生怕再有变故,马上赶回家收拾妥当,第二天中午就卷着铺盖卷要跟着他进城。
  陆鸣不想带着两个人一起进城,担心被人看见,于是推说自己在镇上还要办点事,让他们两个自己先进城。
  “你们先去城里我的店铺找阿龙报道,我会给他打电话,只要培训合格,就算正式录用了,不过,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我可是把丑话说前头,你们去了那里,一切都要按照我的吩咐行事,否则我可不看情面啊。”
  说完,还给了没人二十块钱进城的车费,等到安顿好一切之后,他原本急着赶回城里,可水根硬拉着不让走,说是舅母已经在炒菜了,家里酿的酒也出缸了,这样来去匆匆岂不是看不起他,

  陆鸣没办法,只好留下来吃午饭,吃到一半,刚刚上任的新村长陆友民来了,水根赶忙招呼坐在下来一起吃饭。
  陆友民看看陆鸣,说道:“这不是李翠莲的儿子阿鸣吗?好久都没看见你了,现在做什么行当?”
  水根笑道:“我家阿鸣现在出息了,在城里开了公司呢,这不,昨天下午回来招人呢。”
  陆友民把陆鸣打量了几眼,惊讶道:“哦,做什么生意?”
  陆鸣虽然认识陆友民,可两家没有什么来往,只知道他年轻的时候当过兵,复员以后一直在外面闯荡。
  前两年赚了钱回来盖起了小洋楼,然后承包了几座山专门种杨梅养牛,听说一年也有十几万的进账,号称毛竹园首富,据说家产也有几十万。
  “哎呀,陆叔,你别听我表舅瞎起哄,也就是一点小买卖,和陆叔比起来差远了,听说你村子里的杨梅基本上被你包下来了……”陆鸣谦虚地说道。

  陆友民坐下来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叹口气道:“搞不成了,政策变了,城里的大老板看上了我们毛竹园,要在这里搞旅游开发,听说要把我们全部迁到镇上去……”
  陆鸣惊讶道:“迁到镇上?那我们住哪儿?”
  水根说道:“我也听说了,好像是在新镇划了一块地,准备在那里盖房子,每户给一套六十平米的楼房……”
  “那我们现在的房子和地呢?”陆鸣问道。
  陆友民说道:“地也征购了,每亩一万块钱,至于房子根据造价补偿,不过,这一块应该有不少钱……”
  陆鸣气愤道:“每亩一万块,那不是抢吗?我家的地绝不卖。”
  陆友民说道:“谁说不是?土地是我们的根,连根都没了,拿着几万块钱今后吃什么?所以,征购可以,补偿必须让农民满意。
  说句实话,要不是他们被迫,给再多的钱我也不愿意去镇上住,一家人挤在六十平米的火柴盒里还不把人憋死,哪比得上毛竹园透气……”
  水根担忧道:“可万一政府出面征购,可就由不得我们了。”
  陆鸣气愤道:“政府也不能帮着有钱人打劫农民吧,我老娘就葬在这里,难道他们连别人的祖坟也要开发?”
  顿了一下,问道:“陆叔,那镇上的领导怎么说?”
  陆友民说道:“这次征购也不是我们一个村子,镇上的领导眼下正在各村做工作,不过,要想做通村民的工作也没这么容易,谁愿意把祖宗留下来的家产这么便宜就贱卖了……
  日期:2017-06-19 07: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