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322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晓帆点点头,和吴淼来到地下室,一边冲陪她下来的特警队长问道:“晚上给他吃过什么?”
  “只喝过一点豆浆,他不愿意吃东西。”
  徐晓帆点点头,走到一号囚室的门前,低头从探视窗看了一眼,只见陆建岳躺在海绵睡垫上,身上盖着一条毛巾被,也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
  “开门,叫他起来。”徐晓帆吩咐道。
  警卫打开了房门,另一名警卫搬着一张椅子和小桌子摆放在进门的地方,徐晓帆和吴淼在两张椅子上坐下来,把一个小型录音笔放在了侧面的挡板上。
  一名警卫走过去在陆建岳肩膀上推了一下,说道:“一号,起来,我知道你没睡,别装了。”

  陆建岳只是抬头朝着门口看了一眼,随即爱理不理地又面朝墙睡下来,警卫看看徐晓帆,只见她点点头。
  于是就一把掀开了陆建岳身上的毛巾被,双手抓着他的肩膀拖了起来,一边说道:“一号,如果你再不服从管理,我只好用手铐把你铐在墙上……”
  陆建岳好像害怕戴手铐,挣扎了两下说道:“放开我……”
  警卫松开了手,陆建岳干脆就脊背靠墙坐着,双手插在睡衣的口袋里,一双眼睛斜视着徐晓帆和吴淼说道:“范昌明呢,他怎么没来?你们两个还不配跟我说话……”说完,脑袋靠在墙上闭上了眼睛。
  徐晓帆冷笑一声道:“我不是来陪你说话的,而是来审问你的……”
  陆建岳连眼睛都没有睁开,哼了一声道:“乳臭未干,你有什么资格审问我?”
  徐晓帆说道:“我能抓你,就有资格审问你。”
  陆建岳不出声。

  徐晓帆沉默了一会儿问道:“陆建岳,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抓你吗?”
  陆建岳睁开眼睛瞥了徐晓帆一眼,嘴里嘿嘿笑了两声,所答非所问地说道:“挺漂亮的一个妞,怎么就干了丨警丨察呢,我看干脆就跟了我吧,保证比当丨警丨察有前途……”
  徐晓帆也不生气,她最担心陆建岳保持沉默,没想到竟然有问必答,于是笑道:“这辈子恐怕没机会了,下辈子吧……
  我刚才看了一下你照相机里的玩意,真是大开眼界啊,平时看你道貌岸然的样子,没想到竟然如此下流……”
  陆建岳也丝毫不生气,反而老气横秋地说道:“小姑娘没见过世面,感到稀奇也难怪,那不过是我的一点小嗜好。
  你听说过密室吗?国外传过来的玩意,就是一男一女在里面做点游戏,并不动真格的,只是享受一下那种气氛而已,虽然说出去不好听,但兵不犯法,你要是有兴趣,什么时候我们也可以玩玩……”
  徐晓帆脸上泛起一丝红晕,恼火地说道:“可被你玩弄的那个人并非情愿,而是被你强迫的,你应该知道什么是非法拘禁什么是**吧?”
  陆建岳一脸惊讶地说道:“有这么严重吗?陈丹菲跟我是一家人,完全是自愿……不过,你要是把这件事泄露出去,我就告你非法侵犯个人**……”
  徐晓帆哼了一声道:“完全自愿?我在门口就听见了,她要是完全自愿怎么会骂你不是人,骂你畜生都不如?”
  陆建岳摆摆手嘿嘿笑道:“小姑娘,你该不会是为了这事抓我吧,哎呀,完全误会了,她骂我不是人,骂我畜生不如,那是这个游戏的一部分,并不是真的……”

  说完,冲徐晓帆神秘地一笑,小声道:“我有受虐狂,喜欢被人骂,尤其是在床上,只有那样才能兴奋起来……不信你去问问丹菲,她知道我的小嗜好,所以……”
  忽然,徐晓帆一拍桌子喝道:“够了,下流无耻的东西,陈丹菲是你侄子的老婆,你竟然会做出猪狗不如的勾当,竟然还恬不知耻……”
  徐晓帆还没有说完,陆建岳就哈哈一阵大笑,随即说道:“都说现在的年轻人思想开放,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然还有这种老古董的想法……
  不错,丹菲确实曾经是我的侄媳妇,可你也知道,我侄子都死了好几年了,他们的婚姻早就不存在了。
  丹菲现在是自由身,跟我也没有血缘关系。
  何况又长得这么美,我自然情不自禁地爱上了她,这就叫肥水不流外人田啊,连我老婆都没意见,你们这不是多管闲事吗……”
  徐晓帆没想到陆建岳平日里看上去一副老成持重、道貌岸然的样子,实际上竟然如此无赖,一时心中直冒火,一时说不出话。
  一边的吴淼好像早就忍不住了,忽然问道:“陆建岳,你老实交代,你和周玉露是什么关系?”
  陆建岳稍稍愣了一下,随即笑道:“这件事你们应该都很清楚了,说实话,她原本也像丹菲一样,也是我密室中的伴侣。
  遗憾的是这个女人太贪婪,帮我做点事就漫天要价,最后竟然跟她母亲联合起来敲诈我,说实话,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她要是不过分也就罢了,我也不会吝啬那点钱。

  可没想到她们娘俩竟是一个无底洞,我陆某本事再大也没法满足她们啊,所以,忍无可忍,我只好报案了……”
  吴淼继续问道:“我对你们之间狗咬狗的事情没有兴趣,我问你,你为什么安排她打听公丨安丨局内部的事情?人证物证俱在,难道你还想否认?”
  陆建岳脸上无赖的样子稍稍收敛了一下,闭着眼睛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不否认……”
  徐晓帆马上打断他问道:“你不否认指使周玉露打探有关陆建民的案情吗?”

  陆建岳点点头说道:“我不否认,不过,我也只是好奇心重,刚好有个当丨警丨察的女朋友,所以就向她了解一点情况。
  你们也知道,陆建民是我的弟弟,虽然他犯了法,可毕竟是一家人,当然,我也承认,我对家人这种无原则的关系付出了代价,成了周玉露敲诈我的砝码。
  说实话,本来我是想主动找公丨安丨机关把事情说清楚,可……”说完,叹了一口气,一副后悔的样子。
  徐晓帆没想到一件严重的泄密事件被陆建岳三言两语变成了好奇心和亲情在作怪,掩盖了所有的犯罪动机。
  吴淼紧接着问道:“你打听我们的嫌疑人陆鸣也是出于亲情吗?你打听陆鸣的母亲也是出于亲情吗?还有,戴光斌跟你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要打听他的消息?”
  陆建岳好像早就胸有成竹似的,不慌不忙地说道:“那个陆鸣也不是什么秘密,外界都传说他是我弟弟的信使。
  据说他还知道我兄弟的赃款去向,我也只是随便问问而已,你总不至于怀疑我有觊觎赃款之心吧,说实话,面对你们的铁算盘,我怎么敢动那份心思啊……”
  徐晓帆听了,脸色一变,猛地站起身来,伸手指着陆建岳喝道:“铁算盘?这是我们在东江市赃款追缴小组的秘密代号,你是从哪里听来的这个名字?说!”
  陆建岳一愣,随即脸色一变,显然,他意识到自己有点得意忘形说漏了嘴,顿时懊恼不已,不过,也就是一瞬间的功夫,一脸吃惊地说道:“哎呀,这就巧了,我只不过随口一说,怎么就成了你们的秘密代号……这,这也太冤枉了,你让我从何说起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