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319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卢源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摸出一支烟点上,说道:“这还能不知道?市委市政府不知道有多少人已经给他打电话了,可见陆建岳能量有多大,刚刚抓到手,马上就有人坐不住了……”
  徐晓帆在一阵疯狂他过后,似乎夜晚有点后怕,说道:“我这里有两个通话记录,如果属实的话,别说抓他,判他都足够了,只是……中间好像有点出入……”
  “什么通话录音?”卢源兴奋地问道。
  徐晓帆拿出两个优盘,又拿来一台笔记本电脑,和卢源一起翻来复去把两个电话录音接连听了好多遍,越听脸上越吃惊,最后问道:“这是周玉露保存的证据?”
  徐晓帆点点头。
  “陆鸣这小子给你的?”卢源又问道。
  徐晓帆又点点头。
  卢源说道:“这应该不会错啊,周玉露难道还不清楚自己给谁打电话?我以前跟陆建岳有过几次会面,听声音很像……”
  徐晓帆担忧道:“可我心里还是不踏实,里面两个地方都称呼陆建民老大,陆建岳才是家族的老大,另外,周玉露向他透露戴光斌被抓的消息之后,他说的是‘我们不参与’,这句话有可能让我们无法指控他涉嫌125袭警案……”

  卢源摇摇头说道:“这句话含义并不确切,毕竟当时戴光斌还没有被抓住,再说,他这句话是对周玉露说的,完全可以有别的解释……
  眼下赶紧把录音和陆建岳的声音进行比对,只要证明和周玉露通话的确实是他本人,他就死定了……”
  正说着,忽然听见外面有车辆进来的声音,徐晓帆走到窗口朝着下面看了一眼,吃惊道:“怎么她也来了?”
  卢源疑惑道:“谁啊,是不是范局……他还能坐得住?”
  徐晓帆急切地说道:“我说的是唐萍,卢局……我怀疑唐萍是内鬼,等一会儿什么都别说……”
  卢源吃惊道:“什么?唐处长是内鬼?你可别胡说……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说着话,楼梯上已经传来脚步声。
  徐晓帆急忙压低声音说道:“应该不会错,没时间解释了……先什么别说,想办法打发她走了以后再说……”
  话音刚落,只见范昌明带着唐萍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瞪着徐晓帆披头问道:“晓帆,怎么回事?这么大的行动居然连卢局都不知道?你眼里还有没有领导?”

  徐晓帆嘟囔道:“范局,我……”
  “范局长!”范成明气愤地纠正道。
  “范局长,我做为秘密调查组的组长,有权对嫌疑人采取措施,如果抓错了,我一个人承担责任……”徐晓帆也气哼哼地说道。
  卢源笑道:“老范,你哪来这么大的火,不就抓了一个陆建岳嘛,又不是天王老子,值得动这么大的气?先坐下再说……”
  范昌明把手里的包扔在茶几上,坐在那里呼哧呼哧喘了一会儿,见没人说话,恼火道:“怎么不出声了?我等着你们给个正当理由呢,市委市政府的一群领导都等我我回话呢。”
  徐晓帆和卢源对视了一眼,说道:“范局长,我抓陆建岳自然有正当理由,否则怎么会平白无故抓他?”
  范昌明这才缓和了语气说道:“那好,只要你有正当理由,我也不怕有人戳脊梁骨,你说,什么理由?”
  徐晓帆瞥了一眼唐萍,见她正竖着耳朵等着她的回答,于是咬咬牙说道:“我接到内部线人举报,陆建岳涉嫌非法居留和**,我赶到的时候,正好被抓了个正着,虽然陆建岳有钱有势,但也不能随便绑架**吧……”
  听了徐晓帆的理由,不仅范昌明和唐萍怔怔地说不出话,就连卢源都是一头雾水的样子,不可置信地盯着她。
  “非法拘禁?**?”好一阵范昌明才回过神来,嘴里还是不信似地嘀咕道。
  “受害者是什么人?”唐萍忍不住插嘴问道。

  徐晓帆好像对唐萍充满了厌恶,=扭过头装作没听见。
  范昌明显然也像知道,追问道:“受害人呢?”
  徐晓帆说道:“受害人身份敏感,我暂时不便透露,不过,我已经对她采取了保护措施……”
  “连我也不能透露?”范昌明问道,随即瞥了卢源一眼,只见卢源冲他挤眉弄眼,一时搞不清楚两个下属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徐晓帆笑道:“范局长,为了保密,不过问我们的具体办案细节,这可是你自己定下的规矩……”

  范昌明张张嘴说不出话,随即气愤道:“我不过问具体细节那是因为没必要过问,只要有必要,你们要一五一十向我汇报,你确信陆建岳非法拘禁**罪名成立吗?”
  徐晓帆说道:“我们只负责提供证据,罪名成立不成立那要法官说了算……”
  正说着,范成明的手机急促地响了起来,他皱皱眉头没有接,站起身来说道:“好好,我就相信你们一次,记住,你们只有两天的时间……
  两天过后,如果你们还能令人信服地关着他,我就不追究你们的责任,如果两天之后你们被迫放人的话,那你们两个就脱衣服走人……”说完,站起身来气哼哼地走了。

  范昌明前脚刚走,卢源马上过去关上了办公室的门,小声道:“你这是唱的哪出戏?”
  徐晓帆笑道:“卢局,没办法,总不能当着唐萍的面说出拘留陆建岳的真实原因吧?”
  卢源焦急道:“可你也不能胡说啊。”
  徐晓帆诡秘地一笑,拿出陆建岳的照相机,说道:“我还真美胡说,我赶到那里的时候。陆建岳正要对一个女人下手,一看就是强迫的……我们先看看这部相机里都有些什么?”

  卢源急忙凑过脑袋,等到一张张照片被翻出来的时候,吃惊的合不拢嘴,惊讶道:“这……这女人是谁?”
  徐晓帆也看的面红耳赤,兴奋地说道:“难道你不认识她?这可是W市第一美人……陆建民的儿媳妇陈丹菲啊……”
  “是她?”卢源怔怔的说不出话,慢慢掏出一支烟点上,借以平息内心的激动。
  徐晓帆说道:“这次运气真好,且先不管电话录音里的老男人是不是陆建岳,只要我们想办法说服陈丹菲出来指控陆建岳,别说两天,起码两年别想出去。
  只是,说服陈丹菲恐怕与难度,她为了自己的名誉有可能都不会承认,眼下最重要的是找个她熟悉且信得过的人做做她的思想工作,并答应保护她的安全……”
  卢源疑惑道:“陆氏家族脏污纳垢,你能肯定陈丹菲不是自愿的?到时候可别偷鸡不着蚀把米,我看,还是在那两个电话录音上多下点功夫……”
  徐晓帆说道:“我在门口听到陈丹菲骂陆建岳,肯定不是自愿的,多半是被陆建岳骗到一笑亭然后强行控制了她……我们做双手准备,岂不是更保险一点……”
  卢源摸着下巴在屋子里踱了一阵,忽然问道:“周玉露在哪里?如果她能出面指控陆建岳的话,情况就不一样了……”
  徐晓帆说道:“周玉露显然不愿意露面,不过,还是要验证电话录音中男人的身份,如果不是陆建岳的话,让周玉露出面指控反而适得其反……”
  卢源沉思了一下说道:“我这就回局里检验录音材料,陆建岳在媒体经常露面,声音比对应该没问题,我看,你今晚先审审他,摸摸他的底细……至于陈丹菲那里,我想不起有什么合适的人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