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帝国的子民》
第365节

作者: laohu5999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5-27 09:37:11
  第九章.酣然入睡
  09-3.马前威其人(下)
  孙子百天一过,杨岳发让儿子专程去江城,要好好的答谢“五百年”,结果被家人认出了。
  让进去喝了杯茶,坚决不收谢礼。“五百年”的规矩是:不能破解的灾难,不能再收酬谢。
  杨冠琦也是闷闷不乐,50块大洋,先在桃花巷消遣了6块。回家告诉杨岳发:五百年没在家,留下谢礼就回来了。说真话唯恐刚刚心平气和的杨岳发,再度会每日惊恐万状度日如年。
  杨岳发倒是觉得:五百年的借故不见,或许是收了钱不说点啥不好,涉及到算命,又破了“三年不重算”的规矩。再挨上小一年,和儿子一同再去一趟江城,定能也把那场灾难躲过去。

  辛末年八月初七,杨弘福周岁。杨岳发又请来全屯的各家掌柜,再摆下了三桌酒席。当天晚上就是“九一八事变”。一千多里外的事情,守在车站干活,也两天后才当个事传了过来。
  杨冠琦这样平民百姓,和官府的争斗没啥关系,今天老张进关坐进了中南海,明天出关被炸死在柳条沟,都不耽误吃喝。最多是十里八乡的谁家男人打仗打死了,扔下个漂亮的媳妇,大家津津有味的议论几天。如果不是守着车站,或许鬼子都越过了满沟,直接奔向鹤城,只要不在30里内打炮,也还啥都不知道呢。但车上陆续出来伤兵和逃难的人,让杨冠琦感到了不安。
  一个军官带着个士兵,问他买不买枪。杨冠琦从小跟着杨岳发舞刀弄棒,爷俩贩运的时候,车上藏着两把长刀,车下还有一根扎枪,每人身上带着看匕首,防备歹人骚扰。枪打小见到枪就喜欢,杨冠琦也早就想买把护身,带着比刀壮胆。曾经和老爹商量过,惹出杨岳发雷霆之怒:遇到大绺子,只要不要命,要啥就得给啥。三五个小毛贼,这些家伙就够用,你买枪要作死?!
  杨冠琦见俩人面善,按耐不住多年的渴望,更加又要兵荒马乱的架势,便和二人讨价还价。
  一支九成新的二把匣子,带200发子丨弹丨30块大洋。杨冠琦从车上卸下了驾辕的大白马,骑上就跑回了家。把上回贪污的钱拿了出来。买下枪又请俩人在车站边上的小酒馆喝了顿酒。

  酒后俩人和杨冠琦赶着马车,一起来到了离车站10里外的僻静处,教会了他拆枪和打枪。分手时当官的对当兵的说道:“大哥挺够意思,酒喝得也敞亮,再给大哥留下100发子丨弹丨。”
  杨冠琦乐的合不上嘴,在兜里抓了一把,把剩在兜里的13个大洋,抓出了一大半,塞给了当兵的。两下都高高兴兴,开阔天空的聊了好一阵,杨冠琦才赶着大车,晕晕乎乎的回了家。
  杨岳发自从抱上孙子,更惦记着再去一趟江城,企盼五百年能把他那场血光之灾给破解了,哪怕是化小,也能心里踏实的过日子。孙子周岁的那天,离上次算命的满三年,只差了12天。
  沈阳北大营一闹鬼子,铁路上都是闹哄哄的,有从奉天那面逃回来的,也有北边军队向江城开拔的。据说江城周边都是大兵,周围守军列着架子要干仗,鬼子还可能马上就要往北边来。
  天下又要大乱,算命的事就只能等等消停了再说,不能顶着刀光剑影,炮火连天的找倒霉。

  心里总觉得不踏实,家里的斧子和铡刀,连同砍刀和菜刀,都磨得飞快,以防飞来横祸。
  两把长把大斧前院后院各一把,小斧子自己和儿子的屋里也都放上一把。砍刀放在厨房和大门前狗窝的盖上,前院马棚里的大铡刀,不扎草的时候就拽下销钉,把刀身立在马棚跟前。
  日期:2017-05-27 11:25:21
  杨岳发和杨冠琦商量:把马棚挪到后院去,腾出大门西边院墙的地,再盖两间房子,开个小豆腐坊,守家在地的干点啥。开战就会征夫,大车被征用了,家里人就都要跟着提心吊胆。
  杨冠琦33岁得子,自然也不愿意有啥风险和闪失,可天已经撒冷,想盖房也得明年开春。

  杨岳发对杨冠琦说道:头天奉天开打,第二天宽城子就被占,这小鬼子太邪乎,比当年的八国联军都敢干。江城那边只要有动静,就不能出去干活了,守在家里猫着,别让人给祸害了。
  有些后悔当年短视,不该让儿子跟着自己搞贩运。念了两年的中学,去铁路当差,还是在城里日本人俄国人的买卖,谋上个差事,当时都不难。现在自家买卖不做了,就只能赶大车了。
  杨冠琦也深以为然,但守在家里无疑是聋子瞎子,出去能听到点动静,心里也就早有点数有个应对。晚出早归,躲在屯西三里地已经停火了的砖窑里,每天练习打枪,倒是也挺开心的。
  杨岳发练有飞刀的绝技,杨冠琦也深得真传。从小从打弹弓开始,到徒手撇石头,贩运的时候总是装着一袋鸡蛋大小的石子,杨岳发指到哪他就砸向哪,臂力所至也能百发百中。30M开外,杨冠琦随身的匕首,能扎中草丛中的兔子,曾在去海伦的路上,一把匕首就猎到过狍子。
  十几天的功夫,就打出去一大半,剩下的12联120发子丨弹丨,杨冠琦不舍得再打,30M外打鸡蛋大小的石头,举手就打一枪一个准,自觉也能将就着应付一阵了,遗憾的是没舍得打过整弹仓10发连续射,最多的一次,接连扣动扳机,打了出去7发子丨弹丨,还心疼自责了好半天。

  分手前塞给当兵大洋的时候,当兵的一句话,让杨冠琦很是震撼:好手得蒙着眼睛装枪。
  中国军队不打日本人,自己开打了,东北军黑龙江洮南镇守使张海鹏,开始向鹤城进兵。
  杨冠琦午间和一起趴活的车把式壁虎子在酒馆喝完酒,便赶着车回家,还是先到了砖窑。
  一路上故意不戴手套,把手冻得僵硬。进到砖窑里,在“卧子”坐下,闭上眼睛开始拆枪。
  刚把枪拆开,手的僵硬也缓过来了点。东边的屯子方向,传来两声枪响,杨冠琦骤然紧张起来,赶紧把枪装好,压进了一联子丨弹丨,把枪塞进怀里出砖窑,赶着大车就往屯子里狂奔而去。
  一股不祥之兆,瞬间在他脑子里出现。方圆2、30里地,就属他家的大院子扎眼,全屯没20户人家,遇到打劫他家就是首当其冲。听到张海鹏进军鹤城,杨岳发就后悔房子盖得太张扬。
  刚到屯子边,杨冠琦看到还有2、30M的家门口,脑袋像崩开一样,骤然勒停狂奔的马车。
  院子里大门边狗窝盖上的那把大砍刀,足有一尺半长,刚被杨岳发磨得飞快,平时藏在爷俩冻天清粪才拽着的小木爬犁下,明晃晃的横在了家门口的路当间。从砍刀不到2M处起,沥沥溂溂的血迹,经过了他脚下,滴淌在东南的小道上,直到几十米外看不见,还没断流的延续着。
  屯子里中间的道上,见不到一个人,家家的院门紧闭不冒炊烟,像座被废弃了无人的村落。

  杨冠琦跑到家门口,呆呆的矗立在了那里。院门大敞四开,拴在院内一黑一黄两只猎犬,发疯般的向前蹿起着,竭尽全力的试图挣脱锁链,冲着站在院门的主人,带着哀鸣狂吠不止…。
  杨岳发趴在在院子中间,手里紧握着长把的伐木大斧。斧头上沾满血迹,旁边倒着一具脑浆四裂的男尸。肩胛骨上有道砍伤,但伤口不是很深。或是躲闪的及时,或者是力道不很大。
  日期:2017-05-27 12:04: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