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3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来到四楼后,他发现两个工人模样的人正站在地上,打量着这个房间。她进来后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其中一个说道:“是你们单位找我们来粉刷这个房间的。”
  沈芳明白了,就说道:“不用了,这个房间不用粉刷,你们可以出去了。”
  另一个人说道:“那可不行,我们都耽误快半天的时间了,而且,已经有人去买料了。”
  按照以往沈芳的脾气,她一定会大声训斥他们几句,然后把他们轰出去,但是,她现在她已经没有多大力气跟人吵架了,就从包里掏出一百块钱,说道:“损失我补,现在,请你们立刻出去,这个房间不需要粉刷!”
  两个工人面面相觑,一个说道:“那行,这活儿我们不干了。”说完,抓起桌上的两百元钱就出去了。
  沈芳砰地一声就把房门关上了,坐在椅子上,眼泪又流了出来……
  望着这个比自己楼下那个办公室条件差很多了的办公室,沈芳感觉自己就像做了一场梦一样,她的心里乱糟糟的难受,感觉自己就像一个长跑运动员,跑了半天,又回到了起点,……
  流了一会眼泪,她便戴上两只套袖,开始打扫卫生,直到这间办公室变得一尘不染后,她才满意地坐了下来,从纸箱里找出一叠复印纸,在一张空白纸上写下了几个字:离婚协议书……
  写好离婚协议书,沈芳又看了一遍,折好,放进随身带的包,看了一下表,早就过了下班的时间了,她拎起包,把门锁上,下了楼。

  楼里,同事们早就走光了。她从车棚里推出自己的自行车,这辆车在这里放了半年多的时间了,她用事先带下来的抹布,擦干净自行车,又压了压轮胎,见轮胎已经没有多少气了,就推到门口的传达室,让一个老师傅拿出气筒,帮忙把轮胎的气打足,骑上车就回家了。
  到了家门口,没有看见彭长宜的车,她以为彭长宜回三源了。就浑身疲惫地进了家门,见彭长宜的鞋还在门口,这就说明他没有走,不知为什么,见到彭长宜的鞋后,她的心里忽然有些热,眼泪又禁不住地流了出来……
  她换上了衣服,来到了厨房,就看见桌上有刚刚切好还没有下锅炒的菜,其中有一盘包着保鲜膜的鲜绿的茴香,还有半碗打好的鸡蛋,另外一盘是切好的蒜台,显然,丈夫和孩子等她回来。她知道彭长宜不会做饭,能这样已经实属不易了。
  彭长宜有过敏性鼻炎,所有刺滋味强烈的菜他都不敢吃,他买茴香,是为了自己,因为她跟妈妈一样,妈妈就爱吃这道菜,所以她从小最爱吃鸡蛋炒茴香。
  从来没有被丈夫感动过的沈芳,此时,竟然流出了眼泪……
  很快,就听大门响,沈芳赶紧擦去眼泪,是彭长宜和娜娜回来了。娜娜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妈妈的自行车,她大声叫了一声“妈妈”后,就抱着两盒冰激凌走了进来。
  彭长宜跟在女儿的后面,手里拎着一提啤酒,进门后看了她一眼,说道:“回来了。”

  沈芳没好意思看他,就笑了一下,算是回答。
  这顿饭,是沈芳做的,吃完饭,挨个洗完澡后,所有家庭科目进行完后,娜娜在自己房间睡着了。
  彭长宜也回到了书房,躺在床上看一台小电视。
  沈芳走了进来。
  彭长宜看见沈芳手里拿着一张白纸,就从床上坐了起来,说道:“有事?”
  沈芳仍然没敢看他,把那张白纸放在彭长宜的面前,说道:“你看看,如果没有什么意见的话就签字吧。”
  彭长宜低头一看,就一张离婚协议书。他皱着眉,把那张纸扒拉到一边,又躺在了床上,没有说话。
  沈芳一皱眉,问道:“你签还是不签?”
  “不签。”彭长宜摇着头,看着电视说道。
  “为什么不签?这下你不就顺利达到目的了吗?我这样做,应该是正合你意才是呀?”
  彭长宜冷笑了一声,说道:“我没有这样想过,你不要把你的认识强加在我的头上。”
  “彭长宜,别欺人太甚!”沈芳突然就提高了声调,同时眼泪就流了出来。
  彭长宜“噌”地起身,把通往女儿房间的门关严,低声说道:“你嚷什么?”
  “你说我嚷什么?你为什么不跟我离婚?你不跟我离婚,就是欺负我,羞臊我?”沈芳哭着说。
  彭长宜看着她,说道:“那是你的认为。”说着,就又躺在了床上,看着电视。
  沈芳走过去,就把那台小电视机关了。
  彭长宜就闭上了眼睛,没有理她。

  沈芳坐在椅子上,说道:“姓彭的,你最好快点签字,免得我后悔,如果我后悔了,等你想离婚的时候,我可就不离了,我就会耗你一辈子!”沈芳狠呆呆地说道。
  彭长宜仍然没有吱声,背过身去,做出要睡觉的样子。
  “你到底是签还是不签。”
  彭长宜闷声说道:“我刚才就说了,不签。”
  他的态度,越发激怒了沈芳,沈芳狠狠地低声说道:“彭长宜,我告诉你,别看你不签字离婚,但是我知道,你并不是离不开我,是怕你的前途受到影响。我并不领你情,相反还会看不上你,尽管我有错,但是我也不跟你过了,因为你这个人太阴险狡猾,。”
  彭长宜听了这话,又翻过身,看着她说道:“我怎么阴险狡猾了?”
  “你心里最清楚。”
  “我不清楚!”彭长宜有些生气。
  “你毁了我!”沈芳说道这里,她哭了。
  “我怎么毁了你?”
  “你说哪,你为了达到目的,把别人弄走了,把我搞臭了,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就跟一个脱光了衣服跳舞的小丑一样,在你面前丢人现眼,我告诉你彭长宜,婚,我肯定要离,如果你不离的话,我就去找你们领导。”
  “难道,你就这么想跟我离婚?”

  “想,非常想。”沈芳坚定地说道。
  彭长宜说道:“好,等你冷静后,咱们再讨论离婚的事。”
  日期:2017-05-28 09:1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