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3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一会,就听见沈芳扔东西的声音,同时,尖声地叫道:“彭长宜,你给我进来!”
  彭长宜进来了,他看见一个不锈钢的水杯,被沈芳摔在地下,地面上有一滩水。
  沈芳几乎变了声儿地嚷道:“这些东西是从哪儿来的?”
  彭长宜见这些东西的确刺激了沈芳,就有些得意,看来,对沈芳这样自以为是的女人,就得用猛药,用狠药,他说道:“从哪儿来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事实。”
  “彭长宜,你才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大混蛋,居然派人跟踪他,你居心何在?”
  彭长宜也火了,说道:“你说我居心何在?我居心就是让你回头。”
  “你混蛋王八蛋,我不想活了……”沈芳抓过枕头就冲彭长宜扔了过来,然后趴在床上痛哭起来,这次,她不再顾忌邻居梁晓慧是不是听见了。
  彭长宜见沈芳悲痛欲绝的样子,这才坐在她的旁边,说道:“沈芳,无论你听还是不听,我还想跟你说,你太单纯了,你说你也老大不小的了,说起来还比我大一岁,也是奔四十的人了,你也不想想,世上的男人,哪有好东西?个个都像虎狼一样,你那点阅历,哪是他们的对手啊!我多次告诫你,不要相信社会上的任何人,凡是往你身边靠的,都会有着某种目的的,我这是在外当官,有一天如果我回到亢州来当官,你就更难以招架了。我就纳闷,为什么我说的话你不听,同样的话到了你妈嘴里哪怕是外人嘴里你都会相信。我知道,这几年我忙于奔自己的前程,对家,对你和孩子关心不够,让你忍受了太多的寂寞,甚至,甚至有可能给我戴了绿帽子,我可以原谅你是一时糊涂上了别人的当,但是你记住,只会有一次,不会有第二次!”

  沈芳面无表情地听他说完,脸上挂着泪,说道:“你说男人没有好东西,这些人也包括你自己吗?。”
  彭长宜说:“包括,我也不例外,所不同的是,我遇到后,知道该怎么办。刚才她姥姥不也是这么说的吗?”
  沈芳说道:“彭长宜,你的确说对了,别人给我的好,你从来都没有过,你心里只有你自己,在我沈芳的心里,哪怕我累了,别人说一句安慰我的话,我心里听着都是舒服的,可是你从来都没有,在你面前,我无论怎么捯饬,怎么打扮,你都会视而不见,你心里没有我,从结婚到现在,你从来都没有说过爱我的话,我干嘛要信你?家,就是你的旅店,我,就是你的三陪女,还不如三陪女,三陪女你不跟人家说甜蜜的话,人家都不你来兴趣,我哪,你对我又怎么样?我感觉不到你对我的好,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吗?我就是让你看看,我也不是单纯的家庭妇女,我也有梦想,也有存在的价值,也有人……”

  彭长宜打断了她的话,不让说下去:“你的价值不在单位,也不在社会上,你的价值在我和孩子的心里,这就够了,你我孩子都这么大了,有必要我天天跟你说我爱你我爱你吗?那是过日子的人说的话吗?再说了,你在外面就是当再大的官,实现了再大的价值,你也是我彭长宜的老婆,我看不到你其他的任何价值,老婆,才是唯一最大的价值。”
  听到这里,沈芳愣愣地说道:“这话,你干嘛不早对我说?”
  彭长宜说:“我们是夫妻,是要生活一辈子的人,我有必要说吗?再说了,每次回来,说不上几句话,我们一准抬杠,好像嫁给我,你倒了八辈子血霉似的。”
  沈芳的眼泪出来了,说道:“我就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你到家总是跟我摆官架子,好像我是你的下属似的,你以为你了不起了,也不听听外界是怎么说你的?”
  “那是你看问题角度的偏颇,我犯得上跟你摆官架子吗?再有,外界怎么说我都行,你不该信,也不该听,我告诉过你多次,我现在的身份变了,好歹也是一方诸侯、封疆大吏,不要轻信任何人的话,因为难免会有别有用心的人往你耳朵里灌输什么,可是你呢,外人的话,你都信,唯有我的话你不信,好像别人都是捧着一腔热血对你,只有我这么一个坏蛋?”
  “因为别人说的都是事实……”沈芳带着哭腔说道。
  “别人说的再是事实,都不应该成为你跟人鬼混的借口。我还告诉你沈芳,这个肥猪,不但同时有好几个女人,而且,他还是个变态狂。你看照片上那几个女人了吧,她们都是当官的家属。”
  沈芳不明白彭长宜的意思,瞪着大眼睛看着他。

  彭长宜继续说:“当年,他为了升官,把自己漂亮的老婆奉献给了当官的了,他心里就开始不平衡,就开始报复所有当官的女人,千方百计地引诱她们上床,但是上过之后,尤其是这些女人对他产生感情离不开他之后,他就会像扔抹布一样,把她们逐个抛弃掉,你以为他跟好是真心喜欢你,用不了多久,你也会成为他的一块抹布……”
  “放屁,你胡说!你血口喷人!”沈芳激动了,又抱起一个枕头砸向彭长宜。
  彭长宜说:“他就是一个玩弄妇女报复当官的变态狂,你不信的话,你可以看看这些照片的日期,你就会明白你是不是在她们中间和她们一样了。”
  沈芳立刻抓过照片,看完后,愤怒地把这些照片撕得粉碎……
  一大早,沈芳就上班走了,办公室主任不当了,她也没了往日的风光,也没有车接送了。彭长宜见她精神恍惚,双眼红肿,也有些心疼,毕竟是相濡以沫十多年的夫妻了,有些东西,早已融入到血液里了,不是说断就能断的……
  彭长宜接回了娜娜,快开学了,他见女儿穿的衣服已经有点小了,就带着女儿到了商场,买了一套开学准备穿的衣服,又给女儿买了一双鞋,还买了不少的文具,把女儿高兴坏了。
  彭长宜准备中午表现一下,他又到超市买了许多菜,买了沈芳爱吃的茴香,沈芳喜欢吃鸡蛋炒茴香。做这道菜,没有任何技术含量,彭长宜没有做过,但是他感觉自己?能做。
  彭长宜从昨天晚上到今天中午,他没有联系任何人喝酒,他也在做着努力。
  彭长宜给女儿开了院门,女儿进到院子里就喊?了一声:“妈,我买新衣服了。”
  叫了半天,没人吱声。

  其实在开门的一霎那,彭长宜就知道沈芳没有回家,如果回家,门就会轻轻碰上,而不是他转了两圈后才开的门。
  听着女儿在院子里喊妈,彭长宜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妈妈还没下班?”女儿说道。
  彭长宜说:“等咱们做好饭,妈妈就下班了,今天中午爸爸给你做饭吃,怎么样?”
  “好的,最喜欢吃爸爸做的蛋炒饭,还有火腿丁,菠菜。”
  彭长宜笑了,说道:“今天,爸爸给你做蛋炒茴香。”
  “呀,我不吃,好难闻,你炒吧,妈妈爱吃。”女儿小大人地说道。
  “别急,我再给你炒一个土豆丝,怎么样?”
  “好啊,好,我最爱吃了。”女儿高兴地就抱着给她买的东西进屋去了。
  彭长宜换上衣服,就进了东屋厨房,开始淘米做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