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3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第二天没有回三源,尽管沈芳做了背叛自己的事,但他始终认为是那个肥猪引诱的她,绝非她主动出轨。沈芳头脑简单,又有自身明显的利益诉求,那个肥猪肯定是利用了她这一缺陷,加上他本身就对当官仇视的变态心理,对沈芳施以手段,沈芳不跌进坑里就奇怪了。
  晚上,他给康斌打了一个电话,询问了一下万马河的情况,才知道三源只是阴天,没有下雨。康斌说:“听说翟书记出国了,你在家呆一两天没事,有什么事我在及时跟你沟通。”彭长宜说家里的确有些事情,如果没有什么事,他最晚明天回三源。
  放下康斌的电话,他又给齐祥和赵丰打了电话,尽管这几天不断接到他们汇报工作的电话,但是今天没有接到他俩的电话,彭长宜心里还是有点不踏实。齐祥和赵丰跟他讲述了同一件事情。那就是在十三道梁子村,清理彭长宜牌位问题遇到了一点小小的阻力。

  九道梁子村,坐落在三源一个偏僻的小村子,意思是要翻过九道梁才能到这个村。这个很偏僻,干部下乡都不愿去这个地方,大多是打电话,这里的老百姓十年八年的也见不着一次县领导来下乡,但是彭长宜来了后,已经到这个村子去了两次了,一次是当县长的时候,给这个村修缮了小学,修通了进村的道路,还给村里打了一眼生活用的水井,老百姓对此感恩戴德,他们从那个时候起,就开始在土地庙里供奉彭长宜了。更主要的是,这个村子还有一件事,让村民们对彭长宜更加爱戴。

  村里有个姓高的年轻矿工,因为不堪忍受葛二黑的敲诈,被葛二黑的爪牙打折腿,至今走路还拐,他老父亲多次告状也没有告下来,而且,每去一次县城告状,他就在半路上被人截住打一次,但是山里人天生的执拗和不屈的性格,让他一次一次地告,而且不去县城了,直接去锦安,彭长宜来了后,积极出面协调解决这件事,连哄带吓,让葛二黑出足了医疗费和务工补助费等等,而且还派专人询问这家人对处理结果是否满意,这不但让这家人非常感动,也让全村人都很感动。

  老汉专门来了一趟县城,刚到县政府大门口就下跪了,那个时候彭长宜还是县长,正好被老顾看见,老顾急忙去拉他,老汉不起。老顾着急地说:你要是想彭县长倒霉,你就跪吧!老汉听到这话才赶紧起来。
  山里人质朴,既然无法表达他对县长的敬意,就回来在家里的观音菩萨旁边,也给彭长宜立了一个牌位,每次给菩萨烧香的时候,都会给彭长宜烧。后来,这名高老汉,就义务担当起清扫山上土地庙以及日常修缮维护的事宜,他逢人便讲,来这里给彭青天烧香上供,保准灵验,随着葛二黑的完蛋,邬友福和葛兆国也先后下台,这个村子连着响了三天炮竹声后,土地庙里的香火更旺了。彭长宜当上县委书记的时候,下乡来到这个村子,全村人都出来迎接他,其实他不知道,那个时候,彭长宜已经被当做“彭青天”供在土地庙里了。久而久之,彭长宜便悄悄地进驻到了山头上的土地庙,凡是像回事的土地庙,几乎都有他的牌位。

  由于九道梁子村地处深山区,山高路远而且偏僻,尽管那里的香火很旺,但是齐祥和赵丰是最近才得知九道梁子村的土地庙还供着彭长宜这件事的,他们便悄悄地进了村,找到负责土地庙的高老汉。如今的高老汉已经是村民代表了,但是任齐祥和赵丰磨破嘴皮子,就是不许他们上山拿走彭长宜的牌位,而且在进山的路口,还设立了路障,派专人把守。齐祥和赵丰无奈,想找村干部协调,但是村支书和村主任全都躲了起来。本来是好事,只是表达方式不正确,他们还不能跟乡亲们动怒,所以只好无果而回。

  彭长宜听了齐祥和赵丰讲述的情况后,就告诉他俩,这事等自己回去再说吧。不知为什么,自从玉琼跟彭长宜说了这件事后,彭长宜心里始终有一种不安。
  晚上,娜娜打回来电话,彭长宜刚一接电话,娜娜就哭了,说道:“爸,姥姥说你回来了,她不让我回去,爸,你来接我,我想你……”
  彭长宜就听电话里岳母说“娜娜,咱们不回去,一会你小舅妈他们来,他们出门给你买了新衣服……”
  “不,我不稀罕,都是你坏,不让我见我爸爸,我自己走……”娜娜说完,就挂了电话。
  彭长宜对着电话喊了两声,见女儿挂了电话,就把电话打了回去,是岳父接的,岳父说道:“长宜,没事了,小孩子哄哄就过去了,现在正跟姥姥在里屋呢。”
  彭长宜不好再说什么了,就挂了电话。
  沈芳没有做饭,而是自打母亲走后,她就一直躺在里间的卧室没有出来。
  彭长宜饿,他是一顿三餐缺一不可。来到厨房,拉开冰箱,就见冷冻抽屉里,塞满了冷冻的各种肉类,鸡鸭鱼肉样样齐全,冷藏柜里,只有啤酒饮料和酸奶,甚至连鲜菜都没有,可想而知,沈芳现在连饭都不做了。
  他拿了钥匙,便出门了。不一会,买回了两份饭菜。推开卧室的门,对着躺在床上的沈芳说道:“起来,吃饭。”
  沈芳背对着他,没有言语。

  彭长宜知道她一时半会想不通,就没再说什么,而是一个人来到厨房,拿出一听啤酒,边吃边喝。
  等他吃饱出来后,沈芳仍然没有出来。
  他再次走进卧室,就见沈芳在嘤嘤地哭,彭长宜就有些心软。且不说这么多年的夫妻了,即便沈芳再难处,他们已经处了十多年了,有些东西已经融入血液中了,尽管沈芳和电局长在车上鬼混,但这在当今社会,似乎不算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想想自己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沈芳其实是个纸老虎,看起来精明,实则还是个头脑简单的女人,他始终认为妻子是一时糊涂,听信了那个肥猪的甜言蜜语,上了那个肥猪的当,真是因此跟沈芳离婚,对沈芳,对这个家庭又有些说不过去。再说,彭长宜也做不到。夫妻间处久了,可能爱的激情可能会被生活琐事淹没,但随之会有一种有别于爱情的东西日渐增长,那就是亲情。何况,在他传统的理念中,对沈芳还有一份感恩之情,两人已经习惯过这种拌嘴的日子了,更何况彭长宜已经摸索出一套对付沈芳行之有效的手段和措施,他和沈芳,就跟自己的左右手一样,尽管彼此相握没有什么激情和感觉,但失去就会疼,就会不习惯。

  尽管他反感岳母反复强调的那句话,但想想这话还是蛮有道理的。同样的问题,他彭长宜遇到会处理,沈芳就不会,不然也不会弄得鸡犬不宁。他和叶桐是这样,和丁一也是这样,但是,他那个头脑简单还自以为是的妻子却做不到。再加上那个肥猪有的放矢的引诱,沈芳没有不陷进去的理由。
  沈芳已经执迷不悟,不下猛药都难以清醒,想到这里,他从包里拿出一个纸袋,那里有肥猪和别的女人亲热的照片,他拿着纸袋,走了进来,郑重其事地说道:“沈芳,如果你心里对那个肥猪还心存念想的话,请你看看这个。”说着,就把纸袋扔到了床上。
  沈芳翻过身,她没有起来,仍然躺在床上,眼睛红红地看着那个纸袋说道:“这是什么?”
  彭长宜说:“你看看就知道了。”他说完,?就走了出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