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3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看着她憔悴和消瘦的脸颊,就有些心疼,他点点头,说道:“好,我不说了,什么都不说了,等过了这段时间再说……”
  “不。”丁一流着泪说道:“永远都不提好吗?假如科长还疼小丁的话……”
  彭长宜不再往下说了,也许,丁一需要时间,眼下,任凭你怎么解释,也不会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无论事实是什么样子,对于丁一来说,都需要一段时间的冷静过程,哀莫大于心死,而且,当着小许,有些话,彭长宜也不便多说。
  他们起身告辞了,因为在这半个多小时的时间里,丁一的泪水几乎就没有断过,彭长宜感到很压抑,他安慰了丁一几句话,便和丁一告辞了。
  一路上,彭长宜心情都很沉闷,不知道是丁一眼泪的原因,还是离家越来越近的原因,反正,他是心情特别不好。
  他知道,尽管丁一说永远都不提这件事,但是彭长宜心里明白,在恰当的时候,他会把一切都告诉她的。
  到了家里,让他感到奇怪的是,沈芳居然在家,而且也在抹眼泪,眼睛红肿,看来哭了有一会了。
  彭长宜有些不明白,眼下,还没有到下班时间,沈芳这个大忙人,怎么有时间在家里抹眼泪……
  阆诸下雨,亢州也在下雨,彭长宜把小许送到家,让他把从内蒙带回来的土特产拿下一部分后,他就开着车回家了。
  他没有给家里打电话,自从发现沈芳不轨后,他只要回来,就不再打电话。

  他没有把行李箱拎下来,因为那是要带到三源去的,只把江帆给他们带的土特产拿下一部分,无论是他打着伞进院里,还是将伞放到走廊下晾晒,都没有惊动沈芳,直到他开门进了屋里,又推开卧室的门,才看见沈芳趴在床上,两眼哭得红肿。
  彭长宜已经预料到了什么,因为在从草原回来的路上,小许已经告诉了他,说电局长是昨天上午就滚蛋了,下午新领导就到任了,而且,在中层以上干部会议跟大家见面会,立刻就下到了基层熟悉情况。所以彭长宜断定,沈芳伤心,一定是为了那个混蛋!
  他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就走进自己的书房,拿出一条及膝的短裤,进了洗漱间,开始洗澡。
  洗完澡后,彭长宜套上短裤和一件跨栏背心走了客厅,沈芳还在卧室里没有出来。
  彭长宜就推开卧室,说道:“出来,有事跟你说。”

  沈芳这才慢腾腾地从床上起来,走出卧室,坐在了沙发上,神情忧郁悲伤。
  彭长宜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冰镇啤酒,他打开后,一口气就喝了一听,当连续打了两个气嗝后,他感到了那种自下而上的凉爽和舒畅。
  他坐在沈芳的对面,说道:“出什么事了?”
  沈芳抹了一下眼泪,把脑袋别向了窗外,伤心地说道:“没出什么事。”
  “那为什么不上班在家哭?”

  听他说的是这个问题,沈芳低着头,小声说道:“想哭。”
  沈芳一句“想哭”,居然让彭长宜一时没话说了。
  沈芳又说道:“你关心我干嘛?”
  彭长宜说道:“无论是想哭还是想笑,总归是不正常的行为举动,你我目前还是一家,对于你的一切,我还是有责任和义务要关心的。
  沈芳听彭长宜这么说,眼泪就又流了出来,她说:“你现在巴不得我倒霉好看我的哈哈儿,你关心我干嘛?”
  彭长宜皱了一下眉头,说道:“是不是那个混蛋走了,你心里舍不得他?”

  沈芳完全没有料到彭长宜上来就这么说,而且,还一下子说到了点子上。她看着彭长宜,吃惊地说道:“你又没在家,你怎么知道他走了?”
  彭长宜冷笑了一下,说道:“因为我不是瞎子和聋子!”
  彭长宜说这话的时候,口气很冲,沈芳居然怔住了,一时没了话说。她突然想起局长跟她说的话,就质问道:“是不是你把他鼓捣走了?”
  彭长宜看着妻子,镇静地说道:“怎么走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走了。”

  渐渐地,沈芳的脸白了,她死死地盯着彭长宜,说道:“这么说,的确是你把他鼓捣走的?,你说,到底是不是这么回事?”
  彭长宜说道:“是他咎由自取。”
  沈芳还不确认,进一步说道:“我要回答,是不是你把他鼓捣走了?”
  看着沈芳仇视的眼神,彭长宜的心里就有些寒心,他紧皱着眉头,说道:“没错,是我。我还告诉你,他走,是轻的!”
  沈芳一听,噌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指着彭长宜的鼻子说道:“还真是你在背后捣鬼,彭长宜,我还真小瞧你了?轻的?难不成你还能把他送进监狱?你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要置我于死地?”
  彭长宜看着她,妻子因为愤怒和仇视,五官变得有些狰狞和可怕,他就像不认识妻子似的说道:“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了去了!”沈芳尖声说道:“这个新领导刚来一天半,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
  “什么下马威?”彭长宜问道。
  “刚来就把我办公室主任摩挲下来了,重新任命了一个男办公室主任,我以后只管一个部门,那就是纪检监察。”
  “这怎么叫下马威?你原来那个根本就不合乎套数,人家是懂管理才把办公室从你手上分离出去的,一点错都没有。”
  沈芳看着他,说道:“是啊,他懂,他懂就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先把我的主任撤了,他这是在治我,所以你高兴了是吧?”
  彭长宜打量着她,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沈芳简直怒不可遏:“你说什么意思!?我不兼办公室主任了,而是管什么破纪检破监察,什么事都没有了,闲人一个,以后也就是上班喝喝茶水,看看报纸,然后早早回家做饭带孩子。再次成为家庭妇女,这次,你终于如愿了?”沈芳说着,眼泪再次盈满眼眶。
  彭长宜说道:“你还是局领导啊?比办公室主任身价高。”再说了,上班、回家、做饭、带孩子,这是所有女人都在做的事,怎么你就这么讨厌回家做饭带孩子?”
  “我才不稀罕什么局领导,我就想当我的办公室主任,我就是不想回家做饭带孩子……”沈芳任性地说道,呜呜地哭了。
  彭长宜感觉妻子变化太大了,他赌气说道:“我看,你不是因为不当主任伤心,也不是因为回家带孩子伤心,你是因为以后不能天天见到他而伤心。”
  “你放屁!”沈芳尖声骂道。
  “没关系,我可以放手,你也可以去锦安找他,孩子给我留下,我们爷俩绝不拖累你,你可以去自由地找你的人生价值去。”

  “我就知道你想离婚,没门!我告诉你,我不离。”沈芳咬牙切齿地说道。
  彭长宜说:“你能不能冷静点?我告诉你沈芳,我是为了这个家,我不想让别人毁了这个家,但是,如果你的心不在这个家了,而是在那个肥猪身上,我也不会勉强你,你趁早去锦安找他去。”
  “不许你骂人?”沈芳尖叫着。
  彭长宜就有些火,他“腾”地站起来,简直是咆哮着说道:“沈芳,你到底想怎么着,告诉你,我的忍耐是有底线的,我不会任由你这样泛滥下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