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2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不敢。”
  “他敢,我看这个家伙什么都干得出来……他可以闲着你不用,他可以用别人,但是他不容许别人用你,男人都是自私的。”局长说道。

  “你知道他用别人吗?”沈芳问道。
  男人想了想,就想冒坏水,说道:“他正当年,年轻有为不说,一走就是一个礼拜两个礼拜,他摸不着你,不代表摸不着别人。他饿了,当然会找食吃的,很简单的道理,你还用问吗?”
  沈芳从男人的怀里抬起头,说道:“你跟我说实话,男人,都这么色吗?”
  “哈哈,何止男人,你们女人不也是这么色吗?”说着,就在沈芳的胸前抓了一把。
  沈芳脸红了,说道:“女人不色,男人色。”
  “不色你跟我在干嘛?哈哈哈。”男人淫笑着。
  沈芳一下子挣脱男人的怀抱,就要站起来。
  男人赶紧抱住她,就把她摁倒在沙发亲……
  沈芳机械地应付着他,在心里就打开了自己的小九九,等想好了办法后,这才跟他吻了一会后,说道:“你什么时候走?”
  男人为她这个时候问自己这个问题很扫兴,就直起身,说道:“快的三四天,慢的话也会一周吧。”
  沈芳忽然扑倒他的怀里,说道:“舍不得你走……”

  男人的激情再次被调动了起来,反正也是要走的人了,这个女人以后兴许自己就用不到了,放着这个大美人不用白不用,用了也白用,不用她男人也认为你用了……
  男人来了极大的兴趣,想到彭长宜的威胁,似乎来了极强的报复欲,他心想,你彭长宜不是要把我赶出亢州吗?那好,你老婆我还是用定了,以后,见一次用一次,本来,当官的女人老子用完就没兴趣了,但是你老婆不同。想到这里,他胯下的东西立刻变得狰狞起来。
  想到这里,他就拉开西裤的拉锁,把那个东西掏出来,撩开沈芳的裙子,将她的丝袜和丨内丨裤褪到臀部,就架起沈芳的双腿,对着腿间,没有任何**就进入了……
  沈芳那里很涩,男人有些费力,他抽了出来,说道:“宝贝,你真是一个待开发的女人,你男人真是傻瓜,让这么好的资源闲置,看来,他这方面技巧欠缺,没能力让你幸幸福福地做女人。”
  临了临了,他都没有忘记在沈芳面前羞辱打击彭长宜。
  沈芳伸出手,堵住了他的嘴,不让他这个时候提彭长宜。

  局长淫笑着,说道:“好,我不说了,说眼下。宝贝,真干,看来,不逗你,你真的不行。”说着,便对着她的敏感部位又揉又捏,直到沈芳叫出声,直到沈芳变得湿润,他才重新又插了进去,这次一下子就尽根而入,沈芳带给他的包裹感,不由得让男人欢叫了一声,说道:“好爽——”,接着,便律动开来……
  尽管此刻承欢在这个别的身下,但是沈芳似乎精力不怎么集中,她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不过,再怎么走神,也经不住男人疯狂的冲撞,渐渐地,她就陶醉在他的冲撞之下了……
  由于受到时间和地点的限制,局长过了一会瘾后,很快就缴枪了,沈芳赶快起身,进了卫生间,尽管这次局长没能让她飞上巅峰,但是那强烈的刺激感仍然让她兴奋的脸红了……
  第二天,局长刚到单位办公室,沈芳就推门进去了,她手里拿着厚厚的一沓票据,放到局长面前,局长看都没看,将那沓票据倒扣过来,逐张签。好一会,局长才签完,他把笔一扔,说道:“还有吗?”
  沈芳笑了,说道:“目前没有了。”

  局长笑了,歪着脑袋说道:“怎么样,我够意思吧。”
  沈芳也笑了,说道:“就该这样,你都要走了,还不给我留点念想。”
  “我就是想给你留念想,别我走了再来你不理我。”
  “哪会呢?”沈芳伸手拿过那沓票据,装进了一个大信封里。

  局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有可能啊,现在不都是这样吗,人走茶凉。”
  沈芳看着他,就发现他的脸上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悲凉和沧桑,她心里也很不好受,尽管跟他相爱时间不长,但是这个男人的确对自己够意思,而且从他身上,她尝到了做女人的快乐,她小声说道:“您别这样说,谁忘了您,小芳都忘不了您。”
  “是吗?”电局长问道。
  “嗯。”沈芳使劲地点着头。
  电局长笑了,说道:“过来,我亲一下!”
  沈芳看了一眼门口,说道:“不行,上班时间,让人看见。”
  “放心,不会有人来。”
  “因为大家知道我要走了,我没有用了,所以他们不会来了。”电局长这话说得有些凄惨。

  听他这么说,沈芳才注意到,在他签字过程中,还真没有人来找他,平常局长屋里哪有断人的时候?她在这屋里至少停留有十分钟了,想到这里,她对这个男人就有些可怜,说道:“没关系,他们都不来还好呢,我来。”
  局长看着她,说道:“宝贝,我还真是喜欢上你了。”
  他说的是实话,经他手的女人,尤其是当官的女人,他大多拿下就算完成任务,很少有第二次、第三次……
  沈芳说:“那你带上我吧?”
  “这个,眼下做不到,且不说我还未立足,就是立足之后,你男人也不会让你跟我走的。”
  沈芳就耷拉下脸,说道:“这是我自己的事,跟他没有关系。”
  局长笑了,说道:“你好好在这里干,放心,请神容易送神难,无论谁来当这个头,都办不了你,因为,你已经在这个位置上了,况且,我是回锦安总部的,这个面子任谁都会照顾的。”他有意把沈芳绑在了自己身上。
  沈芳点点头。
  局长说:“咱俩出去溜达溜达?”
  沈芳非常明了他的“溜达”是什么意思,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他们一起走出办公室,没有拉开任何距离,一同上了车,就驶出机关大院。

  在和甸一家宾馆里,局长让沈芳再一次欲死欲仙……
  再说彭长宜,他们从草原回来,到达阆诸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午后。
  那天,天空上正下着雨,丁一打着一把伞,她家老房子的大门口处等他们。
  刚拐上这条笔直的在两排高大的毛白杨掩映下的马路,远远地,彭长宜就看见在家属院的大门口一侧站着的丁一。丁一那单薄的身影,在这寂静的下着雨的午后,是那么的孤独,弱不禁风……
  那天,彭长宜没有跟丁一过多解释什么,有些话,他还要留给江帆自己去说,他只对丁一说道:“小丁,作为你的兄长,我有必要说你两句,这次,你的确是冤枉了市长。我不想为他辩解什么,有些话,还是让他亲口跟你说更合适。我只想说,市长很苦,真的很苦,他始终都没有放下你,那个医生是个误会,你一直都是那么的通情达理,怎么这次这么冲动而且不计后果地连夜跑了,我们回来的时候听说,你半夜还遇到了狼,被好心人救走了……”

  丁一早已泪流满面,她冲着彭长宜不停地摇头,说道:“别说了,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说,让我安静一段时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