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2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的眼圈早就红了,他使劲握着彭长宜的手,伸出胳膊,拥抱了一下彭长宜,说道:“好兄弟,你也是。”
  小许也含着眼泪走了过来,他双手握着江帆的手,说道:“您什么时候回来,告诉我,我去接……您……”
  泪水,终于从江帆的眼里流出,他同样抱了一下小许,说道:“好的,好的……”
  彭长宜不敢再说什么了,他头也不回地上了车。

  等小许刚一上车,彭长宜就哑着声音说道:“快开车。”
  小许擦了一下眼泪,二话没说,猛地一脚油门,汽车就窜了出去。
  彭长宜克制着自己,不去回头,但终究还是想看看江帆,就忍不住回过了头。
  只见江帆,站在大草原上,举着右手,不停地冲他们挥着,草原的风,吹乱他的头发,吹皱了他的衣裤,他站在哪儿,不停地挥手,一动不动……

  彭长宜也忍不住向江帆挥挥手,尽管他知道他看不见他挥手……
  小许泣不成声,不停地擦着眼泪。
  回过头,也用手擦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又忍不住回过头,此时,茫茫的大草原,江帆的身影越来越小了,最后,只能看见他的白衬衣,变成一个白点……
  他不再回头了,而是坐正了身子,他忽然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江帆看不见了,后面的车座上,也没有了丁一,这次的草原之旅,就这样结束了……

  因为知道局长要走,沈芳这两天的心情也不好,一直处在患得患失当中,工作中,尽管是强打精神,但眼里还是有着掩饰不住的失落忧愁。
  她不知道局长走后新局长是谁,更不知道新局长来了还能否让自己监管办公室,如果只是当个局领导班子成员,尽管对外称呼好听,但有的局班子成员什么权力都没有,用车、吃饭签单,远不如办公室主任的权力大。
  在沈芳眼里,班子成员,的确不如办公室主任风光。办公室主任可以经常抛头露面,社会知名度高,有的时候,还可以替领导做主,是领导的第一防线,是局权力的中心。在一个单位,办公室主任的知名度,远远高于一个局班子成员,所以,对沈芳非常怕失去这个职务。
  由于外界已经有传闻局长要走,所以,这几天局里也有些人心惶惶,尽管表面上一切工作按部就班,但是,每当单位到了权力新旧交替时期,也是人心最不稳的时期。
  沈芳知道局长要走的消息还是局长亲自告诉她的呢。
  一次,沈芳陪客人吃饭,在饭店,偶然见到了老顾和林岩,她这才知道彭长宜出门了,并且没有带着老顾,但是当着林岩的面,她也没有问太多,她不想给外人造成彭长宜不拿自己的当回事的印象。
  回到酒桌后,她便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失落。等送走客人后,她和局长又回到了酒店,坐在沙发上,就有些闷闷不乐。
  局长问她怎么了,她就如实告诉他了,然后说道:“他知道了我们的事后,并没有跟我吵架,却钝刀子锯人,连出远门都不跟我说了,还是他半个月前回来那次跟女儿说要出门,但也没说去哪儿,去几天,跟谁去,我一概不知。”说着,就抹开了眼泪。
  电局长看了她一眼,点上了一支烟,说道:“男人的事,管那么多干什么?”
  沈芳说:“以前他去哪儿都是跟我说的,这次显然就是生气不说了。”
  局长看了她一眼,深深地吸了一口烟,说道:“小沈,有个事你兴许还不知道,我,可能会调回去。”
  沈芳一惊,赶紧擦着眼泪说道:“真的?那天我听别人说我还不相信呢?”
  “哦,局里有人这样议论了?”电局长也觉得很奇怪,这么隐秘的事,局里的人居然知道了,心想,亢州的水可不是一般的深啊。
  “是啊,那天司机问我,说听别人议论你要调走,我不信,我说,你刚来两年多,而且,亢州公司的各项工作又在锦安排第一,再有,你工作中也没有出现失误,也没上丨访丨告状的,如果是上面要调你的话,只有升职,但要是升职,早就听您说了呀?所以,我根本就不信,闹了半天,敢情这事是真的呀?”沈芳完全出乎自己的意料。
  “是啊,是真的。”局长又连着吸了两口烟说道。
  “是不是哪个后门关系硬的人想着亢州这个地方了?”她自作聪明地问。
  局长摇摇头,将烟掐灭在烟灰缸里。
  局长眯着眼,抽了最后一口烟,皱着眉,说道:“正常调动,没有为什么?”
  沈芳眨着眼睛,想起了自己跟局长的关系,就说道:“是上边的意思还是你自己要求调走的?”
  局长看了她一眼,想了想说道:“两层意思都有,。”
  “为什么?”沈芳几乎是尖声叫了起来。
  局长看着她,想说什么又没有立刻说出,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
  沈芳仍然在追问:“你为什么要求调走?”
  局长看她一眼,靠在沙发的后背上,说道:“走了好啊,走了,省得给你添麻烦。”
  “你为什么这么说我,我什么时候嫌你是个麻烦了?”沈芳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电局长伸出胳膊,示意沈芳坐过去,沈芳看了看门口,走过去,把房间的门拴死,这才坐到了他的身边。
  局长的手就伸进她的衣服里面,摸着她后腰的肉,说道:“你想,我们的事,被你老公知道了,我担心,你老公以后对你不好,所以早点离开的好。”
  “你怕他了?”沈芳依偎在他的身上,说道。
  “怕他?我怕他干嘛,尽管行政级别他比我高,但是铁路丨警丨察各管一段,他管不着我,而且离我那么远,我怕他干嘛?”局长梗着脖子装硬。
  “那你干嘛要求调走?”沈芳仍然揪住这个问题问道。
  局长松开沈芳,站了起来,说道:“你的事我都给你办了,而且超出了你的预期,我的作用完成了,不走懒在亢州等着他把我剁了?”
  沈芳说道:“你还是怕了?”
  局长说:“哼,让我怕的人还没有出生呢?”
  尽管他嘴上这样说,但是沈芳隐隐地感到,局长调走,应该跟彭长宜有关系。就说道:“那你干嘛调走?”
  局长忽然又坐回沈芳身边,笑着问道:“你不愿我走?”

  “当然了,这还用问?你走了,我怎么办?”沈芳实话实说。
  “哈哈。”局长又站了起来,说道:“我走了也没有关系,不管走到哪儿,也没出咱们电力系统,以后也有机会见面的。”
  “可是,一想起日后不能天天见面了,我这心里就难受……”沈芳说着,眼泪就出来了。
  是啊,她男人不拿她当回事,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了价值,找到了喜欢自己的人,这倒好,还没怎么热乎呢,他倒调走了。沈芳心里当然难过。
  局长坐在沈芳身边,说道:“以后想我,就来锦安找我。”说着,就伸出手,抚摸着她。
  沈芳的脸红了,说道:“我也想跟你调走。”
  男人吓了一跳,手就从沈芳的身上抽出,说:“那可不行,那样的话,你男人敢把我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