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166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谁说姬牢可以离开这里了?广仁。你有些喧宾夺主了吧?”广义盯着被围在中间的姬牢,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元昌是大术士往开一面。不过姬牢真背方士一门灭门大罪。既然来了那就别走了,刚才你不是要代替元昌赎罪吗?先把你的罪赎了再说……”
  说话的时候,广义的手一挥,一柄长剑凭空出现,在空中翻滚了几圈之后,直挺挺的插在姬牢面前的地面上。随后。这位昆仑大方师盯着姬牢冷冷的说道:“楼主,请吧……”
  “好”姬牢没有丝毫犹豫,从地面上拔起来长剑之后。剑刃搭在他左侧的脖颈之处。另外一只手从脑后反手抓着了剑身,只要用力一拉,便可以将自己的头颅割下来。
  眼看着姬牢手上就要开始动作的时候。他手中的长剑突然脱手飞了出去。同一时刻便听到广义暴跳如雷的声音:“广仁!你为什么要阻拦?方士一门毁在你们师徒二人的手上,不让你来谢罪已经是看在徐福大方师的面子上了!当初宗门崩塌的时候,你们师徒为什么要散掉门中方士?还向我和广悌隐瞒消息,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这么多年以来你有数次机会可以铲除姬牢,却都将他从面前放过!当初是不是你们里应外合才崩塌的方士宗门!”

  “广义你喝醉酒了吗?竟然敢这么和大方师说话!”没等广仁回话,火山已经忍不住的对着广义大吼了一声,如果外人看来,这两个爆脾气的方士实在太像,他们俩才应该是一对师徒。
  这时候,广仁看了席应真一眼,本来是希望这位大术士能够出面调解一下。不过看到了席应真笑眯眯一脸准备看热闹的样子,广仁苦笑了一声,随后转回头来拉住了自己的弟子,随后对着昆仑大方师说道:“广义师弟,广仁所做问心无愧。你若不满的话可以前去东海向徐福大方师禀告,徐福大方师自然会有决断……”
  说到这里的时候,广义顿了一下,随后对着站在原地的姬牢说道:“楼主,你的罪上天自有公道,天要要罚你也是借他人之手,而不是要你自杀逃罪。走吧,等着天罚……”
  “我明白了”姬牢倒是好说话,让他自杀二话不说就要抹脖子。现在听到广仁让他离开。这位曾经的问天楼主对着广仁的方向行礼,随后说道:“那罪人等着大限之期到来,姬牢告辞了……”
  说完之后。楼主将刚才脱下来的破衣服重新穿好,随后又将破烂的不能再破烂的包裹背在身上,转身向着身后的山门位置走了过去。路过广孝身边的时候。广孝和尚看了姬牢一眼,手上似乎要做出来什么动作。不过挨着周围的人太多,最后广孝只是冷冷的目送姬牢从这里走出去,随后开始催动起五行遁法来。
  广义本来还想要拦住他。不过眼前突然多出来一个人影,正牌大方师广仁站在他的面前,说道:“广义师弟,姬牢自有天罚,你还是稍安勿躁的好。”
  “广仁,刚才姬牢出现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广义盯着广仁的眼睛,再想要阻拦姬牢的时候,楼主已经走出了禁制的范围。昆仑大方师只能眼看着他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此一时彼一时,上天不让姬牢死在这里,我们谁也没有办法。”广仁说完之后,转身回到了刚才自己所在之处。
  这时候,归不归走到了刚才元昌所在的位置。小心翼翼的在地上摸索着。老家伙先将细长的木匣收好,随后叫过来百无求,将地上看不到的龙鳞法器一件一件都放在了二愣子的怀里。问过吴勉确定了地上再没有散落的法器之后。老家伙这才笑眯眯的回头对着席应真说道:“术士爷爷,您那一套龙鳞法器先存在我这里,回去之后一定给您挑一套好的。那什么,广义大方师这里也挺忙的,我们就不打扰了。傻小子,东西抱住了,千万别撒手……”

  眼看着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要离开,席应真开口说道:“老家伙,你们到百里熙的山上等着术士爷爷,还有话和你们交代。”
  本来广义、广孝二人都在眼红这一地谁也看不到的法器,当初吴勉就是仗着这样的法器厉害,才打烂了姬牢的脸。他那时的修为还在火山之下,如果现在广义、广孝得了这样的法器,就算和广仁翻脸又如何?
  不过看着百无求两只手怀抱的样子,广义广孝二人也知道捞不到什么好处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归不归满载而归,广义现在才回过味来:方士宗门重开山门,我是大方师,为什么好处都被别人得了?昨晚的大典就是一个笑话,日后如何经营才能件头疼的事情。
  看着吴勉、归不归等人都离开了宗门,席应真和广字辈的人没话说,当下大大咧咧的顺着山门走了下去,这时候,广义也不管广孝,直接对着准备要离开的广仁说道:“广仁,你这次来就是为了看我笑话的吗?”
  广仁还没有回答,小方士清月又从外面跑了过去。这次没等广义问,他先说道:“大方师……徐福大方师派人带来一封亲笔书简,要您亲自去山门迎接……”
  本来广义已经做好了和广仁撕破脸的准备,突然听到徐福的人到了,这些日子以来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出现了。广义也没有心思去理会广仁师徒了,当下深吸了几口气,努力的平复了心态之后,这才吩咐弟子大开中门。奏响礼乐迎接徐福大方师的使臣。

  片刻之后,广义带着弟子到了大门口,便见到一个白头发的方士站在大门口。虽然这几年广义一直在忙重开山门的事情,不过世间有关修道之士的大小事都逃不过他的耳目。虽然和这白发方士第一次见面,不过他还是马上叫出来这人的名字:“是公孙屠师弟吧?听说徐福大方师的海外弟子当中有人成为白发的体制,真是可喜可贺。公孙师弟原来辛苦,请到正堂休息。稍后门中弟子到齐在宣读徐福……”

  “广义先生误会了,我只是前来送徐福大方师的私信。大方师没有叮嘱这私信要于众人宣读……”送信的人正是那位借了吴勉光才变成白头发的公孙屠,这个白发方士看着广义身后乱乱哄哄的大小方士。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除了信简之外,徐福大方师还有几句话要我代为转告广义先生。不知道有没有私密一点的场所?”
  听到这个公孙屠从始至终都没有称呼自己大方师,就连师兄都没有叫一句,只是不咸不淡的称呼自己为先生,广义的心里已经有了不详的预感。当下擦了擦冷汗之后,先是屏退了门人弟子,随后恭恭敬敬的带着公孙屠到了一间密室当中。
  也不知道两个人在里面谈了什么,差不多一顿饭的功夫之后。两个人从密室当中走了出来,两个人的表情都没有什么异常。广义还请公孙屠吃了一顿酒饭,看两个人交杯换盏的样子,就好像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样。吃喝的空隙,广义得知广仁、火山还有广孝和尚三人已经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宗门,好像在故意躲避这为徐福使者一样。
  吃喝完毕的时候,天色已经擦黑。不过公孙屠却没有留下来的打算,而广义也没有相劝。只是公孙屠离开的时候,广义独自将他送了出去。本来谁都以为出去这位昆仑大方师稍后便会回来。没有想到直到第二天天亮也没有见到他的人影。
  日期:2017-06-19 07: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